澳门:二万人上街反离补法的斗争

2014年8月3日 下午 10:08Views: 34

主权移交以来最大型的抗争运动揭示背后的社会危机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对于关心政治的大众来说,一般不会对澳门有太深刻的印象,澳门往往只是一个赌风弥漫的城市,金碧辉煌与霓虹光管似乎掩盖了贫苦大众真实的生活实况。澳门于2009年已经率先通过基本法廿三条,并且近年来年年「派钱」维稳,而立法会中被保皇党占据,只有寥寥四位的民主派(总共33席)。难怪当香港年年六四七一数以10万计上街抗争之际。有澳门人却概叹远在主权移交前澳门已经是「解放区」。

整体社会气氛被牢牢「和谐」、立法会早已沦为建制派的橡皮图章,澳门特首崔世安于五月一如既往地将议案送往立法会作象征式的通过。此时,手中的议案为《候任、现任及离任行政长官及主要官员的保障制度》,简称「离补法」,而内容大致如下:

● 特首离任后可取得相等于月薪7成的长俸(以现任特首崔世安为例,他于1999年至2009年担任社会文化司长10年,可获700多万元离      任补偿,离任特首时另可领取每月约18.9万元「长俸」。)

● 主要官员离任则可获得额外一次过补偿,相当于任职月份乘以月薪的14%至30%

● 建议特首在任期内可享有刑事豁免权

此案早于去年12月的时候已经于立法会「一般性讨论及表决」获得通过,这次只是按程序计画于5月27日在立法会正式通过。澳门对上一次就政治议题而起的抗争是2008年的反廿三条游行,当时只有过百人参与示威。崔世安心想,这次也不可能出什么岔子吧?

MACAU-2

崔世安拒绝撤回法案,群众于27日表决日当天包围立法会

5月25日,「澳门良心」发起游行反对离补法案。游行由塔石广场走至政府总部,起初大会预计只有1千人参加,但当天却有超过2万人走上街头,超出预期二十倍!澳门人口只有61万人,以人口比例来说相当于有22万人在香港上街。示威者要求政府撤回离补法,而当特首拒绝撤回,群众即时号召行动升级,于27日表决日当天包围立法会,再有超过7千人集会。最后,特首崔世安于29日宣布撤回草案,反离补的抗争最后以胜利告一段落。

事实上,反离补的抗争能够动员如此广大的群众参与,除了法案本身的荒谬与高官贪婪自肥外,亦是澳门经济社会危机累积起来的民怨所致的。正如没有沙士所致的失业及经济危机,香港2003年也不会有50万人上街反对廿三条。澳门自主权移交以来加速发展赌业资本,近年人均生产总值已经一跃成为亚洲第一(每月约58,000港元),是香港的两倍多,但总体劳动者的个人入息中位数只有每月约13,000港元,与香港的水平差不多。可见澳门的就业状况与工作条件非常差,财富集中在小撮人手里。

适逢今年八月底为澳门的特首小圈子选举,在接任期间虽然在小圈子的钦点下现任特首崔世安乃唯一候选人,无疑两万人的抗争在此刻对统治阶级来说尤为尴尬,加上澳门政府少有处理突发示威运动的经验,今次犯了众怒后可谓手足无措,唯有立即撤回方案。

与香港同样,新任特首亦需要处理2019年的「普选」政改问题。反对小圈子选举、反对假普选的斗争亦会在澳门掀开。澳门正仿效香港「和平占中」发起民间公投运动,抗议特首小圈子选举,可见两地运动会互相鼓舞。

在未来的斗争中,应当将民主普选的议题,结合群众反对贫富悬殊、资本垄断、官商贪腐的劳动者议题。社会主义者一直强调,需要完善退休保障制度的是穷人而不是高官。而政治代表的薪津应该与普通工人工资相等,不应享有经济或政治特权。澳门群众及工人也需要广泛群众性工人政党,提出社会主义纲领以挑战当今的资本主义制度,才能达至真正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