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以色列国家恐怖行动引起世界公愤

2014年8月10日 下午 11:43Views: 76

需采取大规模行动结束屠杀和封锁

Judy Beishon

加沙地带受围困封锁的180万人遭受到来自海陆空的无情轰炸。这场战争在人口密集的沿海聚居地上发生,其残暴激起了全球大规模抗议,在香港有数百人参与游行。

本文写于战争爆发后的不久,论述了社会主义者对- 以色列轰炸加沙这场一面倒的战争,以及数十年来争取独立巴勒斯坦国的斗争- 的立场。 Judy Beishon的文章首次刊登于本刊在英国的姊妹报纸《The Socialist》,本文是该文章稍作改动的版本。本文清晰解释了为何资本主义政府及机关(例如联合国)并不能为冲突提供出路,而解决方案只能来自由下而上组织群众斗争以及工人阶级替代方案。

自以色列于7月8日发动空袭加沙以来,超过1,800名巴勒斯坦人被杀害,当中超过300名为儿童。由于学校、住宅、医院甚至一个难民中心都被击中,情况相当可怕,令全世界都震惊。自以色列政府于7月17日开始地面攻击(在本文完成后才发生),64名以色列士兵死亡,而巴勒斯坦方面的资源来源更指死亡数字超过150人。

以色列政府宣称此次轰炸加沙是出于「自卫」目的。但双方不仅军事力量相差悬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地区近几十年来一直处于以色列残酷镇压和事实上的占领之下。即便「停火」期间,以色列军队也从未停止对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控制地区的侵犯,包括采取定期暗杀和拘留行动。以色列监狱内关押着超过5,000名巴勒斯坦人,同时以方坚决在东耶路撒冷以及约旦河西岸发展犹太人定居点。

在7月15日(星期二),以巴双方曾针对停火进行讨论,但很快以失败告终。此类商讨可能在未来重启。如果双方拒绝停火,伤亡及破坏情况将会加剧,地面攻击也有可能发生(编按:地面攻击于7月17日开始发动)。

但不管怎样,这场种族冲突都不会得到有效解决,双方将一直受困于种族分裂的恶性循环。替代方案只能是,巴勒斯坦区的工人和穷人联合以色列工人阶级建立独立的政治组织,以此代表普通民众的利益:反对占领,反对民族压迫,停止恐怖活动,消灭战争和贫穷。

Much of Gaza has been reduced to rubble by Israeli bombardments.

在以军轰炸下加沙大部分地区已被夷为平地。

以色列部长们的算计

以色列政府委员会曾在15日商讨停火,右翼部长纳夫塔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和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对此强烈反对,并主张将袭击升级为地面攻击,从而对哈马斯和加沙居民造成更大打击。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Netanyahu)以及大部分部长对此举表示警惕,鉴于这必然带来以军士兵伤亡,同时不大可能完全,甚至只是暂时停止加沙继续发射火箭弹。还有其他一些因素也在他们考量范围内,包括地面攻击开始后很难迅速撤军,还有由此造成的大规模破坏。以色列统治阶级害怕不得不为180万加沙居民日后的生活负责。

另外,地区内的骚动和内战,以及国际压力敦促缓和局势,虽然内塔尼亚胡对此否定,但这不免是需要权衡的因素。随着巴勒斯坦死亡人数增加,这种压力也在加大。

此外,冲突升级只会使巴勒斯坦领土上对以色列政权的敌对情绪成倍扩大,同时引起以色列国内阿拉伯人的愤怒和不满。上个月,以色列多个地区内的阿拉伯人爆发抗议,起因是一名巴裔青年被极右犹太民族主义者野蛮杀害。这事件发生于三名以色列青年于希伯伦被惨烈谋杀,而以军就此向巴勒斯坦领土作出集体惩罚。

Socialist Action (CWI in Hong Kong) – active in Gaza solidarity protests.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支部)在声援加沙抗议行动中发言。

火箭弹

7月7日后的一周,警笛声在以色列包括特拉维夫市在内的多个城镇响起。从加沙发射的火箭弹以其最远射程170公里到达以色列。以色列的「铁穹」反导弹系统将其大部分拦截,另有部分打到建筑密集区之外。

在近期事件期间,从加沙发射的火箭弹数量大幅增加,反映出加沙地带巴人的绝望情绪,但依旧无法对具有绝对火力优势的以色列政权造成威胁。此外,不受民主控制的团体对以色列平民发动攻击,只能造成反效果,激起以色列军队更严厉的镇压。这种无差别的攻击也会在以色列社​​区造成恐慌,将以色列工人推向右翼政府的阵营,换言之不会消除在以色列对轰炸加沙的一面倒支持。 (这种支持很可能在发动地面攻击后有所缓和,主要因为以军将不可避免地有所伤亡。)

哈马斯曾试图遵守2012年加沙战争后达成的停火协议,直到近期事件的发生,令哈马斯领导人认为保留其武装力量并无益处。他们失去了叙利亚流亡总部,又失去了短命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去年下台之前的短期支持,因此面临的困难愈发严峻。以上种种,连同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通往埃及的地道被破坏并关闭,以及哈马斯领导人不断被暗杀,大大削弱了哈马斯,因此令其近期与在法塔赫的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领袖达成「团结协」议中。

另一方面,哈马斯的势力可能从今次战争中加强,鉴于它在对待以色列的轰炸和西方势力时采取了比法塔赫更强硬的立场,从而得到巴人群众的支持。

然而,哈马斯右翼伊斯兰主义领导人和世俗派法塔赫同为亲资本主义,都不会促进巴勒斯坦群众的利益。

法塔赫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od Abbas)寄希望于西方大国的干预,他再次呼吁联合国谴责以色列的行动。然而奥巴马、奥朗德和卡梅伦,这些联合国背后的核心人物已经表态支持以色列政府。美国每年资助以色列31.5亿美元,使以色列成为西方帝国主义在这个动荡地区的主要支持来源。大约3/4的资助被用来购买美国的武器装备。

Socialist Struggle Movement (CWI in Israel and Palestine) protests against the war.

需要大规模行动

巴人不能依靠现在的领导人和伪善的帝国主义​​势力来帮助其抗争,更不能指望反动的阿拉伯政权。阿拉伯政权宣称支持巴人,但并无意采取进一步行动。由以巴双方的亲资派政客来主导的话,流血冲突只会一直循环下去。

到目前为止,以巴和谈一次次失败,原因主要是,一个存活而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作为以色列的邻国,将严重威胁以色列统治阶级的利益。以色列自古以来就对巴勒斯坦地区虎视眈眈,加上巴勒斯坦的政治领导为何等势力乃不可预测,而且两地在一定程度上竞争自然资源、贸易和对内投资。想要真正建立一个拥有和平与安全的巴勒斯坦国,唯一的出路绝不是依靠上层的领导,而是平民阶层的集体行动。

巴人只能依靠建立属于自己民主管理的基层组织,组织防御队对抗镇压(包括武装权利),采取集体行动进一步争取权益。 2008年初,加沙地区居民的一次大规模进攻突破了以色列的包围,强制打开通往埃及的拉法过境点长达11天。因此,集体行动同样可以针对其他目标,包括反对强制征地和建隔离墙。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7月13日公布的民意调查报告显示,绝大部分巴人支持针对暴力采取「集体抵抗」的策略,例如示威和罢工,以此达到目的。

此报告也反映出人们对「一个国家」解决方案的支持有所增长,而非两个国家(编按:一个巴国及一个以色列国),这对以色列统治者来说不是一个好的预兆。在犹太人于二战被大屠杀之后,以色列统治者无法为此辩解:建立一个以犹太人为少数的国家可以为犹太人带来安全生活。

但以色列统治阶级也找不到其他方法来解决以巴冲突,只是徒劳地让死亡和破坏循环下去。正如巴人需要建立由工人阶级独立领导的组织一样,以色列工人阶级也应如此。以色列工人也忍受着持续不安全感,薪水被削减,生活条件和福利受制于老板和政府。

社会主义斗争运动是工国委(CWI)的以巴支部(社会主义行动的姊妹组织),在支持以巴工人的罢工和抗争中发挥着积极作用,也参与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反对占领的联合示威。社会主义斗争运动宣传社会主义理念,主张建立新兴工人群众政党,呼吁发起挑战和踢走资本主义政党的运动。只有社会主义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作为中东社会主义联盟的一部分,才能彻底终结流血冲突。

● 停止屠杀!停止以空袭等方式袭击加沙!向大财团操控的以色列政府发动的战争说不

● 解除加沙封锁。要求以色列立即从巴勒斯坦领土撤军。国家分歧无法通过军事手段解决

● 支持巴勒斯坦群众自己民主控制的抗争,为真正的民族解放而战

● 支持以巴独立工人组织。

● 支持建立独立且民主的社会主义巴勒斯坦国,以及民主的社会主义以色列,在耶路撒冷设立两国首都,并保证所有少数群体的民主权利,从而以此作为实现社会主义的中东和长久的地区和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