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大选:崭新面孔,问题依旧

2014年8月14日 下午 9:16Views: 42

拒绝投票的人数再度超过获胜政党的得票数。

Conor Flynn 社会主义政党

七月九日,是1998年苏哈托独裁政权垮台之后的第三次印尼总统大选。宪法禁止现任总统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竞选第三任总统(五年任期),所以竞选的两组人马是苏哈托时代的将军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和雅加达首长佐科威(Joko ‘Jokowi’ Widodo)。

经过两个星期的点票,大选委员会宣布佐科威当选。佐科威得到7,060万票,即53.15%,普拉博沃得到6,250万票,即46.85%。

但是普拉博沃不承认败选,拒绝接受官方的公告,并宣称大选委员会「在法律层面有过失」。普拉博沃也退出点票过程。他的竞选负责人Hashim Djojohadikusumo告诉媒体,佐科威的胜利是「绑架民主」,但普拉博沃还是不太可能成功在宪法法庭质疑大选结果。

总统尤多约诺呼吁双方阵营要克制。尤多约诺在全国出动了超过25万警察,还有3万军队的支援,来「保持警戒以确保民主政治的过程能和平、有序、安全进行。」

这次总统大选曝露了印尼和资本主义世界充斥着政治动荡。随着经济趋缓、外资下滑、贫富差距加剧,新总统不会有蜜月期。

在三次总统大选中,获胜阵营的得票数都低于拒绝投票以表达抗议的人数。

在三次总统大选中,获胜阵营的得票数都低于拒绝投票以表达抗议的人数。

幻想破灭

即使印尼已从苏哈托军政府转变为议会民主政体,贪污依然猖獗,生活成本也仍然大幅上涨。生活水准低劣,基础建设及公共服务缺乏,这些问题大多为政府部门所忽视。

在三次总统大选中,获胜阵营的得票数都低于拒绝投票以表达抗议的人数。

四月的国会选举反映了这种气氛。没有任何政党获得足够的票数或席位能够单独提名总统候选人。选举办法规定,总统候选人必须拥有在国会选举中赢得25%选票或20%席次的政党的支持。

于是各政党组成盛大的联合阵线,其实当中很多政党都和前苏哈托政权关系紧密。印尼斗争民主党提名了佐科威。佐科威在2005至2012年担任梭罗市长,之后出任雅加达首长,以「亲力亲为」闻名,在总统大选中获得数个政党支持。

前总统苏加诺普特丽(Megawati Sukarnoputri)和前印尼陆军指挥官威兰多(Wiranto)等政要和印尼首富林绍良(Liem Sieo Lion)都支持他参选。

至于普拉博沃,除了有他自己在2007年成立的政党Gerindra的支持,还有苏哈托政党专业集团党(Golkar)的奥援。纵使普拉博沃是印尼最富有的人之一,估计拥有1亿6,000万的财产,数个工会还是对他公开表示支持,包括金属加工业工人总工(FSPMI)。而普拉博沃如果当选,将会指派金属加工业工人总工会的领袖Said Iqbal作为劳动部长,当作回报。

2012年及2013年的全国总罢工展现了劳动阶级的巨大经济影响力。倘若罢工能横跨各产业,并带着政治性,就能挑战资本主义及利润至上的法则。不幸的是,印尼工会理事会非但没有走向为劳动阶级建立独立的政治组织,反而为数个政党推举了40个候选人。

佐科威和普拉博沃都誓言要终结贪污腐败及裙带关系,改善国民的健康和教育,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两人也都承诺将投资超过600亿美元在大型基础建设上,像是道路、港口、铁路,试图挽救印尼疲软的经济。 2014年第一季经济成长率降至5.91%,是2009年以来最差的表现。

虽然他们的政策类似,还是有一些风格上的差异。佐科威呈现出「为人民服务」的形象,《经济学人》认为只有他才会带来「真正的改变」;《金融时报》则把普拉博沃形容为「维持现状的代表」。

竞选期间,起初普拉博沃否认在担任秘密特种部队Kopassus的指挥官时,曾在1998年大规模反苏哈托示威中绑架了23人,并施予酷刑和电击。虽然9人后来被释放,其他14人从此消失。

接下来呢?

国际市场和外国投资者热烈欢迎佐科威的胜利。当前经济危机卷土重来,资本主义若要在印尼生存,就只能要求劳动阶级和穷苦人民牺牲更多。六月,世界银行发表了印尼经济的最新报告,标题为「印尼该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1]?」这份报告建议印尼政府采取「更深刻的结构性改革,例如燃料补助政策的改革(即削减)」,才能「使广大社会共享繁荣」。上一届的尤多约诺(Yudhoyono)政府已经开始着手于此,宣布将会从2014年预算中削减37亿美元。

新任副总统卡拉(Jusuf Kalla)已经接受世界银行的要求,也宣布了削减燃料补助会是新政府的优先施政。卡拉在担任尤多约诺的第一任副总统期间也督导过大幅削减燃料补助的措施。他希望「在恰当的时间以恰当的方式」宣布这项决定,令这政策不会「激起任何抗议声浪」。

为了完成这些改革,佐科威需要国会第​​二大党专业集团党的支持。虽然专业集团党当初支持普拉博沃参选总统,但专业集团的官员过去十年在政府为官,并不愿意沦为反对派。

虽然印尼在1945年独立建国,在苏哈托政权垮台后也正式确立了议会民主制,劳工和穷人所面对的主要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目前的状况就和苏哈托统治时期没有两样,极少数的人继续掠夺国家的财富和资源。 2013年,《福布斯》杂志揭露,印尼最富有的50人总共拥有950亿美元的财富。和苏哈托政权关系紧密的九个家族掌控360亿美元的财富。金字塔顶端的20%的人握有全国80%的财富。财富分配不均的情况日益恶化,甚至联合国也警告这将会导致社会动荡。

不论是佐科威还是任何建制的政党都无法提出带领社会向前的纲领。唯有在民主社会主义的基础上,才能让大部分人民脱离贫困,终结贪污,提升生活水准。劳工和穷人应该唾弃所有资本主义政党,并且为以他们利益为先的制度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