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占中游行抹黑民主运动为“暴力”

2014年8月20日 下午 10:59Views: 85

泛民回应苍白无力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经历了个多月抹黑占中的工程,8月17日“反占中大联盟”动员大规模亲政府游行,打着“保和平、保普选、反暴力、反占中”旗号,指控占领中环为激进暴力,会破坏香港稳定。大联盟发言人周融声称,游行人数为25万人。游行队伍比七一疏落得多,且较七一游行更早完结,但警方公布游行人数为11万,多于今年七一游行的9.8万,其偏颇显然易见。

“保普选、反占中”意思是要香港民众放弃公民抗命,先接受2017年中央安排的提委会筛选方案。在游行前,有建制阵营放风威胁,如果2017年政府的政改方案不能通过,就要等多十年才有普选。如果2017年的假普选得以通过,政府并不会“循序渐进”将假普选民主化,反而会视之为一次专制政府的胜利,从而进一步打压民主权利,包括为廿三条立法等。

建制派以大量人力物力动员支持者上街。通过社团联会及乡议局以金钱利诱动员,向每名参与者派发$200-500元的报酬,并赠送免费海鲜餐。亦有不少中资财团向员工施压,要求他们上街;而亲中学校亦组团带学生充撑场面。当传媒访问参与者上街原因时,很多都答得胡里胡涂。

与对待七一游行截然不同,警察几乎为亲政府示威者开路,甚至纵容游行人士到未封锁的马路上游行,造成交通堵塞。相反在七一游行时在交通安排上就诸多留难,更指控主办单位的领头车司机慢驶而将他逮捕。逦外,有亲政府人士向人民力量反示威者掷鸡蛋而误中警员,但警方却完全没有追究。

图片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图片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建制派大动员

无疑这场是主权移交以来建制派最大规模的一次动员。参与游行的建制派政客包括,行政会议成员张志刚、新民党叶刘淑仪、立法会财委会主席吴亮星等。而特首梁振英、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发展局局长陈茂波、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等都在游行前高调签名反对占中。

在7月至8月,建制阵营全力开动舆论机器,向占领中环运动作出反击。反占中大联盟在全港摆设400个街站,声称总共收集了150万个签名反对占中。这是建制派向六二二公投80万人支持公民提名、七一51万人游行、千人占中预演(511名示威者被捕)所作出的回应。

无论中共及其属下团体的动员手法如何丑态百出,这次可谓与反对阵营作出一次较量,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在2017年落实一人一票的“普选”前,中央政府要进一步强化自己的选票机器及上街机器,就如港区人大代表郑耀棠所指,要确保特首选“零风险”,不仅要牢牢操控选举结果,还要操控整个选举过程,以免2012年的唐梁之争翻版再现,曝露统治阶级的内部权斗。

未来群众反抗愈趋激化时,建制阵营会更大力动员这些爱国势力,而这些势力往往有失控的危险,酿成“激进”的爱国群众运动。

有线电台采访,游行人士不清楚游行目的

有线电台采访,游行人士不清楚游行目的

泛民回应苍白无力

对于反占中游行,占中领袖之一的戴耀廷表示“尊重市民权利”,又强调占中是“迫不得已”才做。

因为八月人大决定公布在即,自七一游行后,建制派发动了一连串的抹黑工程,旨在压制占中运动的势头。中央政府显然态度极为强硬,提出要提委会过半数支持才可成为特首候选人,门槛极高。但是,泛民主派依然寄望与中央谈判,哀求政府不要过于强硬而“扼杀谈判空间”。民主党、公民党与民协等近日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会面后,语调非常温和,没有准备动员群众反抗之势。

此外,温和泛民不断淡化“公民提名”的议程,以更抽象的“国际标准”代替,而什么是“国际标准”的普选并无明确定义。温和泛民务求令群众忘记公民提名,方便与中共日后谈判妥协。

目前群众普遍的反抗决心已经超越了泛民领导,因此泛民也十分畏怕与中共妥协会受群众唾弃。如果人大决定将普选门槛“定死”,泛民因为害怕失去运动主导权而不得不发动一些抗议,但同时要削弱和压制运动,避免与中央全面对抗。因此,近来温和泛民有提及“局部占中”、“分批占中”、“流动占中”等光怪陆离的策略。

人大决定公布在即,社会主义行动继续为占中和罢课运动竭力宣传。罢课和占中可以作为运动的开始,继而发展为罢工等更有力的抗争,挑战港府及其背后的中央政府和中港资本家。

图片来源:RTHK

图片来源:RTHK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