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日 下午 9:22Views: 32

坚持抗争与占领运动!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8月9日(星期六),正值难民联会发动了占领中环行动第180天,再次到湾仔社会福利署总部抗议,反对社福署准备与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ISS-HK)续约。难民联会要求在廉政公署完成调查ISS涉贪事件前,社福署至少暂停与ISS续约。

ISS涉嫌克扣难民援助津贴,2月份难民在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长毛)的协助下到廉政公署报案。可是,政府完全无视ISS涉嫌贪污正受调查,继续给予它2.8亿的外判合约,而廉署调查亦全无结果。由于ISS的赞助人为特首夫人唐青仪,廉署很可能受到特首压力而拖延调查。

难民联会发动了占领中环行动第180天,反对社福署准备与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ISS-HK)续约。

难民联会发动了占领中环行动第180天,反对社福署准备与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ISS-HK)续约。

ISS克扣难民津贴

难民每月获准只有价值$1​​,200的食物包,但很多时只收到价值$700-800的食物,当中更有不少腐烂过期食品。他们也只有每月$1,500房屋津贴,不少难民住在由猪场鸡场改建的非法寮屋,生活惨无人道。

在留守中环期间,难民联会发起了集体投诉行动,难民每天在营地写投诉信向社福署施压。难民的投诉五花八门:腐烂的菜、蛋、鱼是司空见惯;食物过期,甚至连奶粉也是如此;白米和面粉里有昆虫;甚至有穆斯林难民收到了猪肉!

难民集体投诉抗争略有成果

无疑,香港不人道的难民政策存在了廿多年,加上梁振英政府特别顽固,难民联会还是新生组织,以目前的力量并未能改变整个制度。但联会的集体投诉行动令不少难民的个人状况有所改善。

来自非洲肯亚的Peter是难民联会骨干成员,他半年前来港不久后加入了难民联会。他感受到加入后有所改变,说:「现在我向ISS投诉,职员会有礼貌一点,会听我的意见,会试试去解决。他们知道我是难民联会的成员。」

难民每隔十天就会到士多拿取食物,他表示:「以前我只能猪肉羊肉二拣一,现在我可以同时拿到两款。牛奶由1升提高至2升。」当然,这些都是他抗争的成果,然而,改善后的食物量还未够每月$1,200。

现在,他正在争取改善房屋,因为他住在油麻地的唐七楼,环境破旧不堪,每天上上落落十分吃力,他会通过难民联会向社福署施压,想换一间低层一点的房屋,并争取$2,500-3,000的租金津贴。 「反正政府不让我们工作,我们要改善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给当局压力。」

没有难民联会前,很多投诉都被忽视而无疾而终,正因为难民发起了抗议,ISS在公众压力下才被迫妥协。当然,这些都只是轻微的改善,未来难民联会的力量再扩大时,要彻底改变不人道的政策。

资本主义制造了战争与难民

叙利亚战争持续两年多,摧毁无数家园,儿童难民数目在近日突破一百万。联合国指自1994年卢旺达种族清洗屠杀以来,从未见过难民数目以如此急促上升。其中超过170万叙利亚人逃到黎巴嫩、约旦等邻国躲避战火,单是黎巴嫩已收容超过80万叙利亚难民。随着每日数千名叙利亚难民涌到当地,宣明会最新调查显示,至2013年底,黎巴嫩每3人便有1人是难民。

此外,近月伊拉克逊尼派极端武装组织「伊斯兰国」(ISIS)占据伊拉克北部,已令2万名难民逃离本国,另外还有4万名难民被困在山区。他们多数是什叶派或基督教教徒。

帝国主义在中东制造的冲突激化起来,宗派战争将会令制造更多难民。而资本主义政府不仅不会改善问题,反而会乘机将国内经济问题归咎于外来移民或难民。社会主义者会竭力支持各地的难民斗争,团结全世界受压迫者去挑战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