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抗争激化 揭露警察镇压本质

2014年9月2日 下午 10:23Views: 292

香港警察暴力加剧 需要反击

邓美晶社会主义行动成员,7.2预演占中被捕示威者

近年来,香港发生越来越多政治检控、政治审判、警察选择性执法、暴力滥权等事件,六月份,警察在立法会的反新界东北集会中,动用反黑组将示威者拘捕并私下殴打和凌辱;社民连主席长毛梁国雄因为三年前示威而被判入狱一个月;七一大游行,五十多万人上街,警察在翌日清晨拘捕511位预演占中的和平学生和民众,并在数日后拘捕游行主办单位的五名成员,作秋后算帐。

这些政治打压令普罗大众对警察的角色产生更多不信任和反感。在反新界东北的立法会示威后的一份港大民意调查显示,市民对警队的满意度净值,跌至回归以来新低,只有36%。警察暴力镇压和平的学生与民众,使用不必要的暴力和违法手段恐吓示威者,故意阻吓民众参与反政府运动。

近年香港警察愈来愈明目张胆地使用武力镇压示威活动。

近年香港警察愈来愈明目张胆地使用武力镇压示威活动。

预演占中当日511人被捕97年以来最多

警方在七月二日清晨,拘捕共511名在中环遮打道参与占中预演的和平静坐示威者,这个数字是自97年主权移交以来,不单破了单日被拘捕示威者的记录,更是除05年反世贸示威外因游行集会而被拘捕的最高全年数字。

————–
全年集会被捕人数:
2010:57
2011:444
2012:56
(单日)2014年7月1日:511人
————–

警方在7月2日当天侵犯人权的行为令人发指。示威者被拘捕后需留在旅游巴上,然后被带到黄竹坑警察学院,必须留在的狭窄座位好几小时,多个小时不被允许饮食或上厕所。笔者也是被捕的其中一人,当日我便亲眼见证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在旅游巴上要求去洗手间而多次被拒,扰攘约一小时才让她下车。警方又阻止律师与被捕人士见面,被捕人士不准使用手提电话。警察不但侵犯最基本的权利,并且违反了警察内部守则。

不但是7月2日的511人被捕,5名七一游行组织者的民阵成员,在游行数天后被捕,这是自03年有七一游行以来从未试过的,他们涉嫌的罪行包括「公众游行组织者没有遵从警务人员所发出的指示」及「妨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警方表示他们令游行「走得太慢」。

七月二日被捕的511人中,有25人被控协助及组织非法集结等罪名,保释后定期到警署报到,但警方要求延长保释期,其中十六人不满,将会拒绝保释,改为要求即时检控或无条件释放。

香港警察「公安化」 暴力殴打示威者

在六月反对新界东北的集会中,警察在立法会外抬走190名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示威者。当日警察动用了「反黑组」 - 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 来处理示威者!反黑组警员在警车上将灯关上,对被捕的示威者殴打、「吐口水」、盘问他们是否黑社会成员,并作出言语羞辱,有人被打至头破血流。有电视直播画面拍到,便衣警察混入示威队伍中制造混乱,其后返回到警方防线时才戴上证件。建制派舆论抹黑示威者「预演占中」,但实际上,预演占中的却是警察!

指示威者「寻衅滋事」

香港警察员佐级协会在七一游行后,发声明批评游行有人制造混乱,并首次在正式声明中使用只有大陆公安才使用的名词,将和平示威者说成是「寻衅滋事」。

寻衅滋事罪是中国刑法(第293条)下的罪行,最高可判5年有期徒刑。维权人士如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内地维权律师浦志强就是被内地公安以「寻衅滋事」的恶法将其拘留。该罪名指:1.随意打人;2.追逐、辱骂他人;3.强拿或损毁、占用公私财物;4.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混乱。此罪名现被香港警察用作公开声明,反映日后警队作风将更强硬,将内地公安打压异见人士的手段在香港恒常化。

香港警察世界第五多开支庞大

香港警队人数众多,成为全球警力最高的五强地区之一,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本港每10万人口有约450名警察,警民比例在全球主要国家及地区中属第五高,比哈萨克在亚洲区更属最高,比例较新加坡多近两倍。香港警队整个部门的人手编制接近3万人,另外还有数千人属于辅助警察队。但警队人数每年仍然不断上升,公帑开支一样上升,每年政府开支百多亿元,2013年警队开支为146亿元,本年的预算开支是155亿,其中「维持社会治安」的开支比例占最大,而且近年更大幅增加,翻查过去10年的《财政预算案》,警务处的「维持社会治安」开支,较10年前增加了41.5%,达22亿!

——–
警队每年财政支出
2008:115亿
2012:138亿
2013:146亿
——–

最近,警方、入境和海关更突然增设助理职位的临时工,其中警方短期内以时薪聘请退休员佐级人员担任新设的警署助理以应付占中。这些属于人民的钱,本应用于公共房屋,医疗,教育等公共开支之上,政府对此一毛不拔,但却每年增加这些「维稳费用」开支。

中国的维稳开支超出军费开支,超过8千亿人民币。实际上,各国统治阶级亦在面临同样情况,面对着社会危机,群众运动四起,资产阶级不得不利用更大力度的镇压来保护自己的地位和私有财产,在巴西,成千上万的民众上街示威要求基本的住屋,医疗和教育权利,政府却动用警察镇压大规模的群众示威和罢工,花高达8亿美元,动用17万军警在世界杯期间维稳。美国警察在占领华尔街运中也暴力清场。

警察作为政府和统治菁英的工具,在必要的时候,将会担当越来越多政治角色去镇压群众抗争。而且随着近年来香港的社会政治局势越趋尖锐化,贫穷、房屋、物价等民生问题没有解决,资本家依赖不民主的议会制度通过打击普罗大众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如新界东北发展计划),中共独裁对于普选的承诺又一次次地落空,这导致群众运动激化,统治者不得不动用更强硬的镇压手法来维持「稳定」,这便进一步揭露了警察作为国家机器镇压群众抗争的本质。

反抗运动需要有组织、有纪律

中共独裁及香港政府很明显不会在普选的抗争上作出任何让步,而现时政府建制已为对付可能随时发动的占领中环作出准备,可以预见,统治者已准备在未来加大警察的暴力和政治检控等打压,所以我们急切需要的,是讨论如何对抗警察的暴力和如何保卫这场运动。可惜的是,面对着国家镇压静坐示威者,占中发起人戴耀廷不但没有谴责警察暴力,捍卫那些勇于公民抗命的示威者,相反地,戴耀廷更反过来赞扬警察「尽忠职守及克制的专业态度」!

我们强烈谴责警察的暴力、滥权和政治检控。我们支持在群众运动中组织起群众纠察队,保持示威有高度的纪律性,以防范警察渗透挑衅。群众运动都需要民主组织的委员会,让各团体派出代表共同参与,民主决定下一步的策略和行动,对抗政府舆论机器的抹黑和武力镇压。

现时迫在眉切的,是建立起一场抗议警察暴力和「公安化」的运动,我们非常欢迎民阵发起的声援511名示威者的游行,这将号召更多愿意斗争的人投入到这场运动中。

警察需由社区民主控制

国家就是垄断的暴力,而警察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中作为国家的镇压机器,其任务包括镇压工人运动和群众反抗运动,为了保护资产阶级当权者的地位、利益和财产。国家机器包括警察、法院、秘密警察和监听系统等,目的是为了打压工人、社运分子,尤其是打压群众抗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争取对警察的民主控制权,在每个城市,通过民选的委员,在警察不同事务上进行讨论和决策,即使是高级任命、资源调配、警察的策略方向等等,委员会都有权决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