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进党计划冻结台独纲领

2014年9月5日 下午 9:07Views: 114

资产阶级反对派进一步靠拢资本脱离群众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蔡英文称冻结台独党纲需漫长时间。

蔡英文称冻结台独党纲需漫长时间。

台湾的统独问题一直缠绕着主流政治的讨论,自三月份“太阳花学运”反对与中国的服贸协议后,此问题更变得敏感。根据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在六月最新一轮的民意调查显示,民众对于台湾人的认同创新高,达60.4%。相对而言,认为自己两者都是或只是中国人则持续下滑,只有32.7%和3.5%。在同一个调查关于统独的部分,虽然过半民众支持“先维持现状再决定”或“永远维持现状”,但支持台独比例也上升到23.8%的新高。而根据“台湾选举与民主化调查”(TEDS)在2013年的报告,“假如台独不会引起战争”的话,20-29岁青年人的支持率更高达74%。尽管如此,作为传统“独派”的民进党,近来其党内的异动,甚至有言要这时候冻结党的「台独党纲”,违背目前的民意,实在是耐人寻味。

民进党作为台湾历史上反抗由外省人为主的国民党专政的反对党,其支持基础主要由台湾本土民众所组成,因此其“台独党纲”与政治一直被视为关键的纲领,也奠定了台湾主流政治中“绿营”的独派定位。

然而,正正是民进党蔡英文在2012年总统选举的失利,让民进党内出现危机,有相当的意见认为民进党的台独纲领窒碍了民众的支持。因此,早在去年十二月的时候,民进党立委柯建铭在党内会议中建议冻结台独纲领。而至今年六月份,陈昭南等人连同四十多位党代表连署,正式向党中央提出冻结台独党纲的提案。而连署书的内容,则主要为“民进党总统或候选人已经以行动接受中华民国,否定台独党纲”、“两岸和平发展已成主流,台独党纲导致民共交流障碍,民进党因此自绝于两岸议程之外,坐视国共两党垄断两岸主导权”、“台独党纲主张建立台湾共和国,形同反对中华民国、追求改变现状,徒增国际社会误会疑虑,导致民进党难以争取国际主流支持”。

所谓“台独党纲”,则是指民进党在1991年通过的纲领,主张“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及制定新宪法”,并“应交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选择”。

对于冻结台独党纲的提案,所引发党内外的争议巨大,甚至被视为背叛其过去一直的“独派”角色。党主席蔡英文也不得不在此立场上解画,其在七月的网上回应中指“认同台湾、坚持独立自主的价值,已经变成年轻世代的‘天然成分’”,但同时“民进党希望两岸有更稳定、更优质的互动,能增加彼此了解、建立互信,所以,我们在作法及态度上,会更自信、积极、务实”,避重就轻地冷处理冻结提案。

虽然,民进党难以在短期内抛弃台独纲领,但相对“台湾已经是主权国家,因此不需要台独”的技术问题,社会更关注民进党内提出冻结台独纲领背后的真正原因。很多人都已经察觉到,民进党眼觊2016年的总统选举,而党内认为台独会吓跑中间的多数选民,冻结台独纲领正正就是为了执政。

这彻彻底底就是资产阶级政党典型选举至上主义,要在资本主义的选举中赢得执政权,则必须要得到资本家与财团的“祝福”。与其说民进党冻结台独党纲是为了争取中间选民支持,不如说是要“安抚”财团,向他们这证明民进党不会“破坏”两岸资本的关系。事实上,民进党在陈水扁2000年参选总统的时候,也曾经对“台独”作重新诠释,于1999年发表“台湾前途决议文”,变相承认中华民国,民进党上台后不会宣布台湾独立。

当然,民进党要赢得资本家的支持下执政,冻结台独纲领只是其中一个姿态。被视为民进党新星,台南市长赖清德上月访问上海,乃民进党高层最近一次访问大陆,虽然此行并没有接触中共官僚,但到访了当地的台商,就是要安抚他们的利益。这也是为什么民进党在三月“太阳花学运”时对两岸贸易协议的态度暧昧(同时亦与国民党一样支持参与西方国家的TPP)。说穿了,民进党的举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就是要靠拢财团的资本利益,而进一步脱离群众。

社会主义者原则上支持台湾人民的自决,而这包括工人群众民主决定台湾独立的权利。不过,我们亦必须明白现时在资本家与中共的恐吓下,相当部分的工人阶级害怕“台独”所带来的危机,包括失业、经济危机、甚至战争的威胁。统独的问题是为了回应工人阶级对国族的诉求,从而站在团结最多的劳动者向资本家抗争,从而解决民众更根本的问题:工资、社会保障、财团圈地、反核等社会民生问题。对此,民进党甚至公开支持“台独”的台联,其社会经济纲领也是亲资本主义的,对工人阶级来说也必定会延续今天的压迫。

正如活跃于爱尔兰独立运动的马克思主义者詹姆斯.康诺利(James Connolly)一针见血地道:“即便明天赶走了英国军队,在都柏林城堡上空升起了绿色国旗,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共和国,你们的努力都将白费。英格兰仍然会统治你们。他会通过资本家,金融家以及位于爱尔兰境内的商业和个体机构统治你们。”

统独问题被单纯地切割开来,正正就是台湾主流资产阶级政客的把戏,用以分化群众并掩盖社会的阶级矛盾。社会主义者支持民族自决权,而这亦包括台湾独立。但是我们必须要强调──正如康诺利所解释那样──在资本主义的狭窄框架所能实现的只是虚假的独立。民众与劳动者要得到真正的自决与进步,首先就要摆脱传统的蓝绿政治,并建立工人阶级自己的群众政党,推动社会被压迫者的集体抗争,将民主自决的权力用以推动社会主义的真正替代。我们的替代,就是建立独立的社会主义台湾,作为在中国以至整个东亚反资本主义斗争的一部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