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罢课前瞻

2014年9月11日 下午 2:20Views: 91

罢委会是学生群众组织的重要一步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为了反对人大就香港普选框架的决定,大专生宣布9月22日罢课一星期。如果政府没有满足运动诉求,将会延续罢课或将行动升级。目前有15间大专院校表态支持,而中学生亦正在推动罢课。自1973年以来香港都没有大规模的罢课,今次是将民主运动升级的重要一步。罢课是比过往游行集会更进取的抗争摸式,将可以对政府发出强烈的讯号,引起全世界民众的关注。在台湾太阳花运动中,学生罢课虽然没有发展至有组织的集体行动,但在宣布罢课后也发挥了鼓动群众的作用,触发了40万人上街游行。

由于香港中学生只有像学民思潮般的民间团体,欠缺学生的群众组织,要发起真正的集体罢课可谓举步维艰。此外,香港教师工会教协虽然坐拥9万教师会员,其网路势力庞大,但由于工会领袖被民主党政客主导,目前对发动罢教仍然拖拖拉拉不肯回应。

反占中大联盟的周融近日发起举报中学生策动罢课的热线,从而向校方及组织罢课施加压力。可见,反占中行动背后的目的并不是所谓“保和平”而针对所谓的“激进违法行动”,而是要攻击一切支持民主的抗争。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竭力推动罢课,作为群众运动升级的重要手段。在社会开始讨论“占领中环”时,我们强调单靠占领运动并不足以胜利,而需要将行动升级为罢课罢工。在中共一党专政底下香港并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选举,因此香港的民主抗争必须蔓延至中国大陆。只有全国群众都起来抗争,才有机会迫使独裁政府作出退让。

罢课委员会

各大院校的学生成立了罢课委员会,让有志参与罢课的学生共同商讨及行动,并且成为组织罢课的力量,这比前年反国教的大专罢课迈进一大步。通过罢委会从下而上组织罢课,由学生共同组织宣传行动,且民主决策下一步的抗争策略,任何重大的抗争策略(例如退场决定)都需要罢委会民主讨论,在必要时以投票决定。

2012年,魁北克学生发动了反加学费的罢课行动,持续了四个多月,共有25万人参加。罢课学生领袖都指出,罢课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运动没有依赖一小撮人或个别团体去控制整个运动,而要由下而上民主决策,并需要在大会讨论决定。

罢课委员会将会成为学生群众组织的萌芽,即使在罢课结束后也要延续下去。罢委会可以持续进行政治宣传运动,有机会时重新发动抗争。

罢课的下一步

学生罢课可以作为起点,但面对着目前强硬的梁振英及其背后的大陆政府,一星期的罢课显然不足以拉倒人大决定。学联也表示将会准备行动升级。工人拥有经济权力,罢工可以停止社会的经济运作,造成资本家商业上的损失,比罢课的力量更加强大。

在1968年的法国五月风暴中,学生罢课集会期间受到警察镇压,激起学生成立行动委员会、占领大楼、筑起街垒、展开巷战。而运动的转捩点是千百万工人发动罢工。

人大决定公布后,民主派的温和谈判路线正式宣告破产,并证明了单靠香港一城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挑战整个中国的一党专政。香港学生的罢课不但可以鼓起香港群众运动升级,更会启蒙中国内地的群众也为民主权利反抗。在罢课期间,学生可以。以目前内地的状况,即使未必能鼓起内地学生罢课反专制,但这是加强两地群众斗争的连结。

学生及年轻人往往是掀起群众运动的先头部队,让学生团结起来,继而将行动升级,反对假普选,挑战梁振英政府及一党专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