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假普选 罢课抗争 打倒中共专政

2014年9月22日 上午 11:53Views: 153

以下是全港大罢课行动于9.22罢课首日派发的传单

学生罢课未平,公民抗命要起

全港大罢课行动

为了反对人大就香港普选框架的决定,拒绝中共筛选的假普选,大专生9月22日罢课一星期,中学生亦会于9月26日罢课一天。如果政府没有满足运动诉求,将会延续罢课或将行动升级。这将会是民主运动的转捩点,罢课会产生示范效应,掀起新一波的抗争行动。在台湾太阳花运动中,学生罢课虽然没有发展至有组织的集体行动,但在宣布罢课后也发挥了鼓动群众的作用,触发50万人上街游行。

罢课的下一步 –呼吁罢教、罢工、占领

学生罢课可以作为起点,但面对着目前强硬的梁振英及其背后的大陆政府,一星期的罢课后,行动必须持续升级。罢课会成为整场民主抗争的风眼点,如果在罢课期间召开抗争大会,呼吁所有反假普选的团体和人士,讨论下一步的升级行动,包括占领行动、罢交税、罢工等公民抗命运动,将可以燃起各处的抗争之火。 罢课支持者若果呼吁教师罢教,可以令中学罢课更为彻底有力。香港教师工会教协虽然坐拥9万教师会员,其网路势力庞大,但由于工会领导层被民主党政客主导,教协甚至表示不鼓励中学生罢课。

由于工会领袖立场软弱,令教师欠缺了团结的力量,即使教师心里支持罢课也不敢单独出来表态。罢课学生可以公开向教协领导层施压,要求他们发动教师罢教,承担起工会应有的责任。 工人拥有经济权力,罢工可以停止社会的经济运作,造成资本家商业上的损失,比罢课的力量更加强大。在太阳花学运里,即使很多亲建制工会的立场靠拢国民党政府,但在学生公开呼吁工人罢工后,也获得了一些工会的响应。香港罢课的学生若果呼吁罢工,将会发出强烈的讯息,令香港工人阶级意识到民主运动与自己的紧密关系。

打倒一党专政 连结内地抗争

在独裁的国度里,统治者绝不会让香港一城拥有真正的民主,因此香港的民主抗争必须蔓延至中国大陆,促成全国性的反抗运动,才有机会迫使独裁政府作出退让。这也解释了为何中共全力打压香港的普选权,因为若果香港有自由选举,会造成示范效应,令中国其他省分的群众都会要求有权选举领导。继622香港80万人参与电子公投,支持公民提名后,澳门人也仿效香港,内地湖南人民表示“香港有公投,湖南也要公投”,可见民主运动在两岸三地的连锁效应。 尽管内地生罢课比香港学生面临更大的风险,今次的罢课运动仍然获得不少在港的内地生响应,可见内地学生非常关注中港的民主。香港的罢课不但可以鼓起香港群众运动升级,更会启蒙中国内地群众为民主权利反抗中共专政。

近年,内地学生罢课运动崛兴,多场反环境污染的运动中都是以学生的罢课作为骨干。 如果香港罢课的学生公开呼吁内地学生也罢课争取民主,并向内地民众发出强烈的讯息,将令更多群众认知到两地团结抗争的强大力量。

罢课委员会

罢课的力量除了在于强烈的讯息,更在于学生有组织地参与群众运动。作为抗争的手段,罢课的组织力远超过过往游行集会的形式。这组织就是罢课委员会。 各大院校的学生成立了罢课委员会,让有志参与罢课的学生共同商讨及行动,并且成为组织罢课的力量,这比前年反国教的大专罢课迈进一大步。通过罢委会从下而上组织罢课,由学生共同组织宣传行动,且民主决策下一步的抗争策略,任何重大的抗争策略(例如退场决定)都需要罢委会民主讨论,在必要时以投票决定。 我们不排除政府会在罢课期间,会利用语言伪术愚弄我们,诱导学生解散运动。学运要有民主的机制决定重大的策略,否则就有可能重犯2012年反国教运动的错误 – 当时梁振英答应“搁置国民教育方案”后,反国教大联盟突然在一夜间宣布解散12万人的占领政总行动,事前从来没有与参与者共同商讨,激起了尤其是年青示威者的极度不满。未来的罢课运动若要避免重蹈覆辙,就必须由下而上的民主组织。

2012年,魁北克学生发动了反加学费的罢课行动,持续了四个多月,共有25万人参加。运动相当成功,最后政府撤回加学费的议案,撤回打压示威权利的法案,令魁北克省长下台。罢课学生领袖指出,罢课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运动没有依赖一小撮人或个别团体去控制整个运动,而要由下而上民主决策,并需要在大会讨论决定。 罢课委员会将会成为学生群众组织的萌芽,即使在罢课结束后也要延续下去。罢委会可以持续进行政治宣传运动,有机会时重新发动抗争。

抵抗校方打压 我要校园民主

建制派近日疯狂抹黑学生罢课,行政会议成员李国章抹黑学生为红卫兵,又指搞罢课等同文革;反占中大联盟设立举报热线,呼吁举报策动罢课的学生,制造白色恐怖! 很多中学的校方禁止同学宣传罢课,甚至以纪律处分威胁同学。有些校长指学生年纪太小,思想未成熟,不应接触政治,但这是虚伪的讲法。

最近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决定苏格兰是否脱离英国独立成国,16岁以上的居民均享有投票权,在民族自决的国家大事上表达竟见!而在奥地利、尼加拉瓜等国家,政府允许16岁的年轻人有投票权。 此外,梁振英于2012年试图将洗脑国民教育带入中学,现在反对“将政治带入校园”的校方当时都没有反对梁振英,甚至为了拿取办学经费而举脚支持。难道国教科不是政治吗?说穿了,建制派只想将亲政府的声音带入校园,排斥学生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利。 我们不能轻易屈服于校方反民主的行为。

面对打压,第一时间要联络“全港大罢课行动”,然后一起将事件向传媒曝光,揭露学校内的不民主。这样才能将打压变为我们推动罢课的武器。 学生在校园内赢得民主,关键是建立独立的学生群众组织,加强中学生的团结力量。目前香港的学生会往往是校方的半官方组织,受到校方直接间接控制。中学生需要组织起全港性的独立学生会,由学生自己选举产生代表,并参与学校的决策,捍卫校园的民主权利。

连系至社会经济诉求

在今天不民主的政制下,任何有利民生的政策在议会内都被资本家“零风险”地否决。而特首要经过提委会筛选,目的也是要保障特首不会推动有利民生而背向商家的政策。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长王振民指,需要提委会筛选候选人“保护”香港工商界精英的利益。 民主运动若果要动员广大的基层群众和工人参与,必须将政制民主诉求连系至社会经济的诉求,包括反对教育商品化、反对地产霸权、反对私有化、反对劳工剥削、要求全民退休保障、八小时工作制等。我们主张以真正的民主议会取代将跛脚的立法会,议会有权力选出政府,并实施有迫切需要的社会改革,打破资本家对经济的操控。

谁是全港大罢课行动?

“全港大罢课行动”于2012年由社会主义行动的学生成员成立,只要有志推动罢课抗争,反对不民主的政府,欢迎任何政见人士参加。我们一直竭力推动罢课,早在反国民教育科时在中学宣传组织罢课,在社会开始讨论“占领中环”时,我们强调单靠占领运动并不足以胜利,而需要将行动升级为罢课罢工。在今次反假普选的运动中,全港大罢课行动与学生一起推动罢课,鼓励中学及大学生组织罢课委员会。

立即加入罢课运动!

★ 不要假普选,人大不代表我,公民提名,废除提委会

★ 在学校组织民主罢课委员会,由下而上发动罢课抗争

★ 全港群众发动公民抗命

★ 要求教协支持中学罢课,支持教师罢教

★ 呼吁中国内地、澳门学生罢课声援

 

电邮: schstrk.hk@gmail.com

FB专页: facebook.com/hongkongschoolstrike/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