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病毒:失败的资本主义下的受害者

2014年9月27日 下午 4:21Views: 66

街上有腐败的病人尸体…….医疗设施不堪负荷…….医疗人员大量地死亡

Jon Dale,社会主义党(工国委英格兰及威尔斯支部)

西非垄罩在恐怖的情况之下。伊波拉病毒带给几内亚(畿内亚)、赖比瑞亚(利比利亚)、狮子山共和国(塞拉里昂)许多的危机,并威胁着奈及利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及其他国家。

自1976年伊波拉病毒在刚果被发现后,在东非共有七次大流行。其中两次在2012年,显示着大流行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爆发。但所有的政府在此次爆发前都没有足够的应变准备。

目前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两千人,已经超过之前七次流行的死亡总数。其中42%在过去一个月内死亡,疫情明显已经失去控制。

虽然伊波拉病毒相对于每年造成数百万人死亡的疟疾及肺结核来说只是个小疾病,但是伊波拉病毒并没有任何预防性的疫苗或药物及其带有极高的传染力。

西非各国医疗设施简陋而落后,无力控制疫情

西非各国医疗设施简陋而落后,无力控制疫情


崩溃点

现在急需要的是灾难危机的应变处置。但是所有疫情国家的政府完全没有办法处理。

医疗体系已经濒临崩溃点。狮子山共和国的凯拉洪只有四台救护车供近50万人使用。英勇的护士、医生、掘墓者及其他第一线的工作人员缺乏足够的个人保护设备来避免受到感染。赖比瑞亚的护士罢工来要求防护衣及更高的薪资。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只要6亿美金就可以停止疫情。这只是全世界2013年国防预算的0.034% 。当政府提到这些「 防卫」的支出时,到底是在防卫什么的攻击?

药厂创造出极大的利润,但他们并没有发展伊波拉病毒预防性的疫苗或是药方。因为伊波拉是稀有的疾病,只需要几天的处置并且只感染穷得无法买药的人。在1975年到2004年间超过1500种新药进入市场,只有其中十种是对付每年害死数百万人的热带传染病。

对股东来说,卖给病人需要昂贵的支出并长期的治疗才是有利的,就算是像国民保健服务(NHS)这种税金补助的医疗照护机构也是一样的。

一些具有潜力的伊波拉治疗法开始得到姗姗来迟的发展。但如果急于将未试验过的药物拿来使用,可能会判随着严重的副作用,并且会使人更加怀疑医学已经与新殖民主义绑在一起了。

目前医疗照护机构急需大量资源的投资,以训练人员及购买设备来隔离病人并且防止脱水。干净的水源对于卫生及疾病控制是非常重要的。
而同样需要的是大众的卫生计画,像是健康教育。但依靠的不是腐败的中央政府或是西方帝国主义。

病毒是不分国界的。我们需要一个民主社会的世界才可以协调各个国家来对抗这种不分国界的事物,不只是非洲而是整个世界。

剥削与垄断

几内亚、赖比瑞亚及狮子山共和国皆因为过去25年的内战而残破不堪。他们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尽管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因为几个世纪的帝国主义​​发展,竭尽从矿产及作物换取吸走大量的财富。
相对于医疗照护、教育及基础建设,他们要花更多钱用于偿还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组织的利息。而「援助」是有条件的,包括私有化医疗及其他公共服务机构。

将「大药厂」国有化

考量到生化武器攻击,伊波拉治疗的研究是由美国国防部来执行。 2013年匹兹堡大学的生物安全中心报告指出单株抗体有可能治疗像是伊波拉的感染性疾病。

2015年,贩卖这些治疗可以创造出627亿美金。其中75%是对于癌症或是类风湿性关节炎这种需要长期治疗的疾病。唯一发展关于感染性疾病的治疗只有对象为早产儿的治疗,其需要六个月的疗程。

2012年,每位病人每年要支出25000美金的医药费。改变生产的方法有可能减少九成的成本。但是生物安全中心的报告指出「这并不是商业上最优先的选项」。

整个医药产业必须公有化及民主化地为满足需要而计画,而不是由利润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