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镇压后,爆发大规模占领运动

2014年10月1日 下午 5:38Views: 665

警察暴力激起愤怒,自发占领运动爆发,罢课罢工亦在展开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上周本香港彻底变天。在一星期的罢课后,大批以年轻人为主的群众不分昼夜进行街头反抗,聚集了10-18万人,成功迫退了港府及防暴警察。

事件前所未有,全球媒体称之为“历史时机”。占领运动继续扩大,而在星期日群众成功抵抗警察镇压后信心大增,《美联社》称这场运动代表着北京政权在中港推动反民主立场的“重大挫折”。

9月28日警察暴烈的镇压引来社会前所未有的震惊及愤怒。这是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目前出现了一些前革命形势的特性,政府深陷危机,并失去控制及统治权威。国家机关(特别是警察)受尽唾骂和不信任。大部分香港人不再信任所谓“高度自治”。

但这场运动几乎完全没有组织、纲领和领导层,与全世界各地这类示威的模式相似。示威中有强烈的抗拒政党情绪,即使泛民及和平占中不断发声明,表明自己与运动挂勾,垄断了媒体曝光,这些政党在占领实地上几乎完全缺席。

即使这种“自发”模式达成了启动占领街道的任务,现在进一步需要:组织起来、建立罢课罢工委员会、建立占领委员会、制订清晰纲领,以推进斗争去打败不民主的政府。

有重要的一点是,需要透过呼吁中国大陆的工人及年轻人加入斗争,以将运动蔓延至中国大陆,共同反对中共一党专政。只要仍受中共统治,香港并不可能会有民主选举,只要打倒中共政权才会为此开路。

这任务不能单靠香港群众完成,需要更大的力量。我们不应像一些泛民团体浪费时间于呼吁英美政府支持,而应该寻求在中国以至世界各地的基层工人及年轻人支持。对英美资本主义政府来说,与中国的商业来往永远比民主及人权更重要。

几个占领据点之一-旺角

几个占领据点之一-旺角

两伞革命

由于示威者反起两伞保护抵挡催泪弹及胡椒喷雾,运动在社交媒体被称为“两伞革命”。警方承认在9月28日(星期日)总共投掷了87枚催泪弹,企图驱散在金钟政总外的示威者。自1967年英殖统治以来,从未试过对香港示威者施放催泪弹(2005年反世贸示威时,警方向韩农施放催泪弹)。

9月29日(星期一)晚上,约18万示威者占领香港三处,在主要大路上架起了零散的路障。在星期日晚上,职工盟号召全面罢工。宣布政治罢工对香港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这是极度重要的发展,也一直只有社会主义行动(CWI)支持者倡议,但罢工的参与度在现阶段还是非常有限。

大学生延长罢课,而中学生即使受到校方的巨大压力和威胁,也愈来愈多人罢课,在学校静坐抗议的人数增加。运动的主要焦点在要求梁振英下台。梁振英在星期日指挥镇压,使其本人更为罄竹难书,受尽唾弃。

年轻人的角色

这不仅是香港统治菁英的危机。政府受到北京的压力,加上想展示对北京的忠诚,因而要展示强硬手段而镇压示威。

“这已经比北京或香港当局预期大得多。”《纽约时报》史丹福大学的Larry Diamond指出。“他们没有战略和平驱赶运动,因为这需要谈判,而我不认为习近平会容许谈判。”他补充。

不出所料,中国收紧网路控制、封锁网上搜寻器“催泪弹”、“占领”等关键字、封锁Instagram。

这场运动有一点极度重要,就是与世界各地的运动一样,以年轻人为开始,尤其是9月22日的罢课。过去两年,唯有社会主义行动的支持者及学生成员在倡议全港大罢课,并以此激起工人罢工,作为民主斗争的关键武器。在过去一星期的事件将这一愿景彻底验证了。

13,000名大学生参与了罢课一星期后,激起了目前大规模示威和占领。9月26日,1,500名中学生(有些年龄仅为12-13岁)参加罢课。在当天晚上,一群学生闯进架起了围栏的“公民广场”开始占领。

大约80名学生及其他示威者于星期五及星期六被捕,警察动用胡椒喷雾等强硬手段。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被捕,被拘留40小时后无罪释放。起初警察表示黄之锋受袭击这项严重罪行。学生活跃分子被捕,加上警察严重施用暴力,成为了这场群众占领的火花。

政府表示撤离防暴警察-暂时!

政府表示撤离防暴警察-暂时!

威胁镇压升级

在高峰期,12万人在香港下午抗议警察镇压学生。星期日下午,5万人继续留守,与防暴警察对峙。有传警察准备使用橡胶子弹及备有声波炮的装甲车,但后来警方否认。在混乱的局面里,非常难知道这些是否流言,也能故意流传的,也可能是传闻本来属实,但政府及警察犹豫过后就退缩。和平占中领袖非常重视这些报告。但占中三子在罢课及占领运动里,完全没有扮演过任何角色,更准备地说,他们只是在运动发展起来后自封为运动领袖。

星期日晚上,由于有传警方出动橡胶子弹及装甲车,占中三子之一陈健民呼吁示威者从金钟撤退。他指:“这是生死问题。”即使是学联的领袖也呼吁示威者离开当区,而社民连的长毛梁国雄就公开批评这一决定,呼吁示威者坚守留低。

虽然大部分示威者退出金钟夏悫道,占领在旺角及铜锣湾又再开始。3,000人聚集在旺角,封锁了交通重点弥敦道。在本文撰稿之时,“占领旺角”的人数仍在壮大,在星期一晚上有约3万人参加。此外,铜锣湾也有群众通宵留守。因此,警察武力并没有如预计般成功驱散占领运动。相反,占领运动不断扩散为多个地区,以此策略应付警察,令其更难镇压。

这结果代表着巨大胜利,示威者成功抵抗自由派评论员林和立形容的“警方摊牌”。自占领中环宣布以来,两年来香港警察一直在极度细致地准备应对。警察转化为准军事力量,令警察变成政治工具。但即使在现阶段运动欠缺有凝聚力的组织,警察镇压在顽强英勇的抵抗下还是失败。

雨伞革命:抵挡胡椒喷雾!

雨伞革命:抵挡胡椒喷雾!

幻想破灭

这是一个月内第二次,在英殖及中共统治下的幻想破灭。第一次是8月31日人大决定令下届特首真普选的希望幻灭。这次,对香港警察的幻想也在一夜晚彻底消失。即使是温和派的教协会长冯伟华,也表示“警察令自己变成了人民公敌”。

重要的是,占领运动中群众喊得最多的口号之一是“警察罢工!”,呼吁警察拒绝接受命令。这无疑令警员士气低落,对警方指挥官造成问题,因此他们被迫重新部署。

中共立场愈加强硬、镇压性和僵化,本身就是独裁政体深陷危机的表现。这令人们数十年多对国家机器中立以及“法治”的幻想破灭。中共就如一部只懂镇压的机器。中共政权不能进行有限度的政治改革以满足资产阶级自由派,中国未来的愿景会是走向社会爆炸的局面。香港目前的形势就是走向革命性斗争的先兆。

对新疆穆斯林地区的国家镇压不断加剧,今年有数百人在与国家机器冲突时丧生,最近更在一些地区禁止留须!上星期法院更以“分裂主义”判决一名新疆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无期徒刑。而土赫只是一名对中共政权的温和批判者,倡议改革而非革命。

在香港也如是,主张就政改谈判的温和泛民也被狠狠刮了一把。他们准备接受北京不民主的统治,以换取小修小补的改革,但即使如此中共也不接受。

社会主义行动(CWI)支持者成立“全港大罢课行动”

社会主义行动(CWI)支持者成立“全港大罢课行动”

“一国两制”受到压力

这强硬路线很快令香港人无法再容忍。过往不少人认为香港可以在中共独裁的统治下享有相对的,与专制的中共和平共处。工国委(CWI)在中港两地的支持者一路以来解释这并不可能,民主斗争可以从香港可能点起火花,但只有蔓延至中国大陆打倒独裁政权才能胜利。否则中共会不断尝试收窄香港的民主空间。我们今天就见证住这一动态。

在占领运动爆发前,《南华早报》的一份民调发现,53%香港市民对现时“一国两制”没有信心,而37%则有信心。这与2007年时的76%大幅下周。正如我们之前解释,在独裁者现在的政策下,香港“分离”的情绪及支持港独会不免升温。

但是如果北京(特别是在习近平执政下)容许小许所谓“西方式”的自由选举,会恐惧失去对中国的控制。他不仅是停止香港的民主进程,但相反强加更大的政治控制。

八月的人大决定是打压香港民主斗争的一环。除了要军事化警队,加紧对本地媒体的控制,这计划也包括削弱本已跛脚的立法会的权力,以及让下届“普选”的特首有更大权力,例如控制预算支出。这将香港带向更专制的统治的计划,引发了过去几日的群众反抗。

人群在金钟与警察对峙

人群在金钟与警察对峙

大量的支持

政府计划要瓦解和抹黑“占中”,并以此强渡就北京不民主的选举方案的抗议浪潮,但这如意算盘已经打不响了。纵使反占中的大型宣传,甚至渲染“混乱”和“暴力”,但是周末发生的事情完全证明了哪一方赢得民众的支持。

《南华早报》报导有白领工人在星期一返工路上向占领铜锣湾的人士喝采。该报还引述一名会计师控诉政府“低估了人民的力量”。许多途人也向占领者捐赠许多食水与食物以示支持。

星期一晚上的集会有大量市民参加,并集体高叫“梁振英下台”。运动已经发展到首次出现了工人阶级参与的先兆,而这对社会主义者来说是尤关重要的进展,虽然到现在为止工人阶级仍然未有作为一股独立、有组织的势力参与。关于号召罢工的反应一般,这反映出香港工会长期以来的力量薄弱,但还是有一些重要的组织停工来抗议警察的镇压。这包括了沙田太古可口可乐工厂的两百名员工、送水工人、巴士司机、部分银行职员以及学校教师。

和平占中的戴耀廷加入占领

和平占中的戴耀廷加入占领

超越和平占中

这次的斗争,一下使历时两年的“和平占中”运动不过为历史的小注脚,而纸上谈兵的计划并被由下而上自发的“雨伞革命”所取代。正如我们对于占中领导层的批判所指出的,他们构想的只是更小型和纯粹象征性的抗议,预算只有一万人参加,甚至在初期打算排除青年人参与。他们计划中的每个部份都是为了防止“激进行动”与自发行为。不过,现实已经全盘逆转。

因此,当资产阶级媒体──我们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继续将占中领导们视为本次群众运动的牵头人,但事实并不如此。现在的运动是独立于占中领导层而爆发的,而他们只是隔岸观火,并没有参与学生罢课或反抗警察暴力的第一轮示威。他们直到9月27日晚上才加入,而当时的运动已经迅速扩大,占中三子不过是在“赶尾班车”。

正如社会主义行动在2013年和平占中刚刚提出的时候,除了支持对号召群众占领外,也指出了和平占中不过是“温和”泛民领导们尝试重夺民主运动的领导权,尤其是在青年人和社运分子抗议政改运动的当中带头。占领运动的构思的确符合了群众对于民主运动激进化的渴求,而“温和”泛民正好就是利用了“占中”的标签来阻止由下而上的激进运动。“温和”泛民在政治上与占中领导层走得很近,而直至上个月他们仍然试图与北京达成妥协。他们在过去数年间的背叛和与独裁者的妥协,尤其是2010年投票通过政改,使得他们在选举中遭受挫折。

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曾经指出:“占中三子犹疑和拖延了很多次。在学生们与警察对峙了两天后,戴耀庭才走到现场宣布启动占领中环,当时有很多人向他们喝倒采并愤而离开。”

在几乎所有的方方面面──时机、组织、策略、以致他们非常局限的“温和”纲领,占中领导层都与现实和群众的情绪脱离。甚至他们计划的地点中环,在今天的斗争中沦为配角。这个运动更像是“占领去中心化”──不断以化整为零的策略来制胜警察的驱赶。现在的占领行动是由下而上爆发的,由冒死抵抗警察镇压的示威者发起,而不是自封为王的“领导者”。

社会主义行动强调如今需要的民主领导层,组成行动委员会来决定策略与战术,并向所有团体、政党和工会开放参与,而不让任何一个组织独大。

二百名中学生罢课,在操场静坐

二百名中学生罢课,在操场静坐

又一次的天安门?

周末的事件再一次地令许多人联想起中国1989年的民主运动,以及接续发生的血腥镇压。在过去的文章中我们讨论了中共政权为阻碍香港自由选举所可能做的极限。中共专制现在内部出现非常严重的权力斗争。习近平将难以就香港的危机示弱或任何行差踏错。这可能引发由在过去两年的反贪被针对的“既得利益者”和“老虎”们(中共高层)向习近平的反扑。

与此同时,习近平手中集中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不同于过去三十年的“集体”专制。在政权对香港的政策严重失败后,这将会使他成为了众矢之的,无法躲在其他人身后。《纽约时报》有评论指出:“就连最保守的妥协(向香港的示威者)将会向大陆的人发出一个讯号,就是群众运动是可以带来改变的,而大陆的评论者指出一直形象强势的习近平是不会希望露出如此的弱势。但是细小的让步也很可能不能满足已经占领街头的香港群众。”

中共在八月的决议中一锤定音,甚至将“温和”泛民的最低要求排除掉,计算着他们能够瓦解由懦弱的占中领导所控制的反抗。社会主义者此前也一直在警告,北京的挑衅使得运动超出“温和”领导的限制。

警察施放催泪弹镇压,使得反抗运动更为强大。这迫使梁振英和本地的国家机器暂缓片刻,政府在星期一宣布撤离所有防暴警察(虽然实际上并非完全撤离)。

星期一的早上,警察公共关系科的“好警察”派出谈判专家与示威者谈判,“友好”地呼吁是否能打开通道让交通恢复,就好像昨晚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那样!在旺角和铜锣湾的占领区则几乎没有警察在场,而警察则重兵把守金钟的政府总部,并与示威者对峙。

由于政府忧虑示威持续,甚至取消中共建政六十五周年的十一国庆烟花汇演。可见香港的危机导致习近平建立的强势领袖形象的破灭。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的一篇英文社论写道:“激进分子只有死路一条。”而在报章中文版中,此文章被删除,但指出中国武警可以协助香港警察镇压示威。其报导“武警的支援可以更快地恢复稳定”。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些言论与在地的现实脱离,因此也被低调处理,并理解到需要小心处理这次爆炸性的政治危机。

就连驻扎在香港的5千名解放军,也未必有能力重挫占领运动而“恢复秩序”,尤其占领运动越来越分散。出动军队更可能引发更进一步的政治反扑。对于中共政权和香港的资产阶级建制来说,目前驻港解放军更重要的角色是震摄和威吓,而非真正出击。

这不代表说,解放军一定不会出动,甚至不能排除会从大陆增援到港,假如危机去到香港的统治机器和警队出现分裂的时候。但是在短期内这是不大可能的。政府在接续数天的策略,会好像台湾当局在今年初的“太阳花学运”那样,利用雇用黑帮或亲政府社团来挑衅并试图引发冲突,抹黑运动并让警察有藉口再次镇压。

特首梁振英,他任期在倒数了吗?

特首梁振英,他任期在倒数了吗?

梁振英下台!

虽然局势的发展迅速,有很多可能性和改变,但暂时来看政府会暂缓发动新一轮的镇压,并试图透过让步,甚至辞掉一些不受欢迎的官员(这以前曾经发生过)来拖延并渡过危机。

我们并不能排除梁振英将会下台,来换取香港恢复“稳定”,但面对群众抗争而下台将会对香港和中国政府带来巨大的成本。这会大大地提升群众的自信,证明战斗性的反抗是可行的。要求梁振英下台是目前的核心口号。就连占中领导们也在提出特首的请辞,反映出运动底层的民愤。在星期一早上,梁振英发表了一份声明,指出他将“不会让步”,但危机持续下去,严重的压力将导致政府阵营分裂。

社会主义行动非常活跃于运动中,并透过“全港大罢课行动”组织中学生罢课。社会主义行动提出要赢得真正的民主,就必须要将香港的群众运动与中国大陆的革命连结起来,工人阶级将会是结束专政和改变社会的关键。争取真民主的斗争并不能够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下完成,泛民倾向的“西方民主制度”也只不过是让非民选的有钱人和财团垄断政治。无论是由专制政权还是金融市场统治,资本主义就是独裁制度        。我们另一个的选择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并且民主地计划经济,来终结不断恶化的贫穷、楼奴、失业者和低薪合约劳工。

在现在的群众示威中,社会主义行动倡议建立中港的工人群众政党,将革命性的民主纲领连结起清晰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

  • 团结声援香港“雨伞革命”的不合作运动、罢工罢课和占领运动!
  • 打倒梁振英政府!
  • 反对镇压,天安门事件不要重来!
  • 建立工会、学生会和罢委会,将罢工罢课蔓延
  • 中港立即实现全面民主!打倒中共一党专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