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中国人预料对日开战

2014年10月2日 下午 2:06Views: 219

好战政府为争地区霸权,令国际紧张局势更为激化

Dikang, chinaworker.info

53%的中国受访者与29%的日本受访者认为近年内两国将会开战。这是由《言论》(日本报社)和《中国日报》社所作的最新民意调查,发表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与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之间,关于钓鱼-尖阁列岛主权冲突两周年之时。 2012年9月11日,由野田佳彦领导的日本前政府,发动了一场「国有化」中国东海部分有争议岛屿群的运动,此举令两国外交渐渐陷入僵局,如今帝国主义言论日见高涨,两国海空军事演习也在有争议海域上演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去年日本战斗机就与中国民航产生冲突达415次,是前年的306倍。

参照最新民意调查,38%的日本受访者认为战争不会发生,相较于去年这一数据下降了9个百分点。此外,93%的日本受访者并不待见中国国民,而在中国受访者中,不待见日本国民的占87%。

东京的群众示威反对安倍修宪。

东京的群众示威反对安倍修宪。

统治者的「强化」措施

Jeff Kingston,一个来自美国的日本专家告诉《财经时报》,日本媒体一直在煽动对中的负面情绪,且以安倍晋三为首的自由民主党(自民党)所领导的国民政府,也一直在讨论中国威胁论,以此「强化」此种「焦虑」。安倍晋三于今年初,曾将当下中日关系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英德关系相对比,这一言论引起轩然大波,成为全球头条新闻。

两国政府都在刻意煽动民族主义,聚焦领土冲突(包括无人岛屿,甚至岩礁),实际是为稳固他们的支撑基础──国内外资本家所要求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今在他一党专政的国度中正卷入一场复杂而又纵横交织的权力斗争。他以反腐败作为掩盖,不断想要进一步在北京权力集中化,并打破当前经济对债务的极度危险的依赖,加快新自由主义改革措施。

为此,习近平一直在塑造自己的「强者」形象,并维护中国新生的区域军事力量。民族主义,特别是成为世界第一的「中国梦」,就被当作是一种鸦片,以安抚群众对政府政策,以及不断深化的经济不振的不满。中国对美国及其地区盟友,其中以日本为首的对抗,也意味着在展示一种实力以恐吓中国内部的不稳定地区,如新疆,西藏,香港,也包括台湾,对北京而言,他仍然希望最终可在其控制下重新合并海峡两岸。

在日本将有争议岛屿「国有化」(这是社会主义者所绝对反对的,并且这一反对扩及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敌对国家)之时,中国发生了大规模针对日企、日产汽车、甚至日式餐饮业的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部分是由中共所鼓动,作为一种方式令社会基层「释放压力」,以转移人民对政府的愤怒。

今年五月,类似的现象也发生在了越南,在中国将石油钻机安置在了两国共有的南海海域后,数以万计的越南人参与了反华抗议,并引起骚乱,这在最初竟被政府认可。越南政府自曝这些抗议活动引起460家工厂被袭击,包括韩国、新加坡以及中国大陆和台湾,造成数百万美元的损失,并至少有四人死亡。而台湾作为越南血汗工厂和工业区的最大投资者──而非中国大陆企业──首当其后受到民怨的冲击。

安培的右翼进程

安倍晋三,和习近平一样作为政治王朝的「太子党」,也正借民族主义故作姿态,以「中国威胁论」推动不断增强的日本军事化议程,并推进中国经济对亚洲影响力不断增强的抵触情绪。去年十二月,安倍不顾来自美方的压力,前往东京靖国神社-与日本战时暴行有着极强关联的地方-进行了一次颇为争议的参拜。自2012年下旬上台以来,安倍晋三由于极大程度地利用了钓鱼岛-尖阁列岛这一争议话题,如今已被极端民族主义和「修正主义」所包围,「修正主义」一向否定日本的战争罪行,其中包括不承认日本曾大规模强迫占领区妇女变成性奴(即「慰安妇」)。本周,安倍内阁一位新任命的部长和另一位著名自民党成员就被曝出与一个公开的新纳粹党领导人合影。

安倍政府最近批准了一项对和平宪法的「重新解释」,自1945年以来首次允许自卫队出兵海外。这一政策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强烈的反对,在东京数以万计的日本国民上街游行,并打出反「法西斯」口号。一名抗议者还在东京最繁忙的火车站外自燃。而政府不断上升的民族主义倾向并不仅仅只与日本军事化议程有关,同时也作为一种掩护以打击工人阶级以及公共部门,并借此对政治活动和公民自由采取一种更为专制的控制。

安倍晋三一直采取极度活跃的区域外交,几乎访问了所有东亚国家(但明显不包括中国),以达成新的金融贸易协议,并在某种情况下加强军事联系。安倍晋三最近举办了与印度右翼领导人纳伦德拉·莫迪的会谈,并宣布这两位亚洲巨人之间的「特殊战略全球伙伴关系」。这显然​​是对垒中国的──由莫迪所指控──「扩张主义心态」。在这次会谈期间,日本政府承诺将会对印投资34亿美元。

本周,安倍晋三到访孟加拉国,后前往斯里兰卡,是近25年内第一位访问此岛国的日本首相。安培到访后,习近平亦将会抵达科伦坡,在该地区上演疯狂的外交争夺战。斯里兰卡早已陷入中印两国的拉锯战之中,成为两国竞争影响力的砝码之一,而安倍的到访,意味着日本帝国主义也想分此一杯羹。随着菲律宾和越南等国政府也与中国在中国南海争议海域不断发生主权冲突,如美国般,安倍晋三也已向这些政府提供支持和海军装备,尤其在菲律宾事务上最为公然。

安倍与印度总理莫迪会面

安倍与印度总理莫迪会面

美国「重返」所带来的灾难

美国帝国主义的政策让周边地区的局势更为升温。由于在穆斯林世界中鲁莽的军事冒险遭受一系列失败,美国正试图在亚太地区重夺过去的主导地位,并愈加受到中国经济力量崛起的挑战。这正是奥巴马在2011年提出「重返亚洲」的因由。这个「重返」(或者华盛顿现在更喜欢称之为「再平衡」)是一个政治、经济与军事战略,让美国的力量可以重新集中到成为了今天世界资本主义主要舞台的亚洲。在军事层面,这代表了更多的新基地以及和新旧盟友缔结防卫条约,包括自四分一世纪前美国被迫关闭其军事基地后,美军重新驻守菲律宾。

但是美国也被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所困扰,并被迫将其军费开支减少,而这就是「重返亚洲」战略的其中一个要点,让其亚太​​地区的盟友──主要是澳洲、南韩、印度和特别是日本──来更大地分担这个军费负担。这正导致区内的军事竞赛,而最明显的是日本在美国的支持下扩军,威胁区内的稳定性。

经济上,伴随着「重返」政策的是美国推动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一个新自由主义的贸易和投资条约,由于区内各谈判国国内潜在的巨大反对,此案能成功落实与否还不得而知。 TPP是为了满足跨国企业对利润的贪婪,但也是美国为围堵中国而建立的「亚洲民主国家」政治同盟(滑稽的是,这却包括了汶莱、新加坡和越南)。一些TPP会遇到的阻碍已经见于安倍政府在农业与汽车业未能满足美国-TPP的要求。

正当中国在海外投资的萎缩,其政权在周边地区的冲突中也变得更强硬起来,以获得尤其是在东南亚中如矿产、银行、基建、运输和其他行业的重要利益。北京拥护着西方与美国的「消亡论」,并更加积极地抗衡和阻挡美国在区内的计画,但同时亦小心避免发生直接的冲突,因美国的军事实力仍然压倒性优于中国(美国的军费开支是排第二的中国之四倍),而且中美之间的军事冲突将会带来灾难性的经济后果。

社会主义者反对美国的「重返」,该政策政会在整个亚洲引爆潜在的灾难性冲突。美国过去十年来在中东地区(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叙利亚以及其他地方)的军事冒险与干预为当地所带来的长期不稳已经是前车之鉴。与此同时,我们也反对各亚洲国家政府煽动的民主主义措辞,包括北京政府。纵使现阶段还未完全世界性,中国的专制政权同样在追求自己的列强野心,并煽动民族主义对立,同时亦让如日本安倍晋三的右翼政客有「借口」推动自己的反动政治议程。

2014年越南爆发反华示威

2014年越南爆发反华示威

反对民族主义和资本主义

整个亚洲区内右翼民族主义政府的崛起,加上他们疯狂地增加的军费,已经对数以亿计民众的民生与和平带来严重威胁。亚洲的军事开支总和在现代史上首次地超越了欧洲。同时间,世界上60%的贫民窟就是在亚洲。单是南亚就有2.7亿失学儿童。政府一方面把亿计的资金来添置潜水艇、导弹系统和巡逻艇,却不肯增加对学校和医院的开支,并向贫苦大众进行私有化和外判化的海啸打击。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逻辑,其本身就是一套病入膏肓和满载危机的制度,并只能在牺牲大量的群众下保障一小撮富豪菁英们的利益。就连亚洲最富有的日本,过去曾作为贫富差距最低的国家之一,根据政府数字今天有16.3%的儿童生活在「经济困难」当中。安倍正在计画更多的新自由主义的改革,日本的兼职、临时和其他非固定工作岗位的工人数字在过去15年跃增至197万人,占总劳动人口的38%。

社会主义者呼吁发起工人运动来抵抗民族主义的毒药,并将斗争基中在反抗阶级敌人──资本家及其政府。全世界民族主义升温的地区中,都存在着独立工人阶级政治的真空。从中国到日本美国的局势都在渴求着群众性工人政党、社会主义政策与战斗性工会。工人们在习近平、安倍晋三、奥巴马及其幕僚的军事计画中并不会得到任何好处,相反现在急需要的是组织起来并向这些反工人的政策与政府去斗争。正如马克思说过那样,工人无祖国,我们的斗争是国际性的!

  • 在东海及南海冲突中反对所有的好战政府!
  • 跨国地连结起工人斗争,抵抗资本主义、外判、零散化和私有化!
  • 我们要的是学校、医院和廉价房屋​​,而不是大杀伤力武器!
  • 反对新自由主义的TPP以及所有资本家的贸易协议!
  • 将东海及南海地区去军事化!
  • 区内的海洋资源由周边地区的民众共同分享,成为民主计划及管理的「国际共同区」──作为亚洲民主社会主义邦联的一部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