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启动罢课 必须踢走梁振英!

2014年10月10日 下午 10:23Views: 56

为雨伞革命建立由下而上的民主委员会

社会主义行动十月十日派发的新传单

香港的政治危机再次有戏剧性发展。政府企图透过一次假谈判来结束占领运动,但失败而回。梁振英政府深陷危机,不但用暴力催泪弹镇压群众,现在更被揭发涉嫌贪污!近日传出梁振英收受澳洲公司UGL约400万英磅(约5000万港元),却从来没有申报,涉嫌严重违反多项法例和行政规定,包括《防止贿赂条例》、违反行政会议的利益申报规定等。这件丑闻更为现时政府的危机火上加油。这也是为什么林郑月娥突然宣布拒绝与学生对话,政府权威经已重挫,害怕谈判可以变成群众动员新一轮抗争的机会,去要求梁振英下台。

政府希望“扩大”谈判的对象,将最保守的泛民温和派也包括在内,这包括“和平占中”,但群众在这场运动中,已经越来越看清他们阻碍群众运动前进的妥协角色。相比起学生,政府当然希望与这些温和派对话,因为他们曾经表示希望大家撤离并结束占领。

社会主义行动认为,一定要重新启动群众抗争,尤其是清晰呼吁全体香港学生重新启动罢课。我们没有时间犹豫。占领一定要继续,不能作半点让步,需要组织民主的行动委员会,争取当区居民和小商户的支持,同时组织自卫队抵挡攻击。

年轻人不理会泛民呼吁撤离,运动内部开始紧张

年轻人不理会泛民呼吁撤离,运动内部开始紧张

要确保新一轮的抗争成功,并巩固占领的话,我们一定要克服在雨伞革命所面对到的最大困难:基层组织与民选领导。我们必须由下而上建立这个领导层,取代现时几个自我钦点的“小圈子”领袖,他们口头上代表“占领”发言,实际上却叫人撤离!

雨伞革命从此改变了香港。无论现在发生什么,新一代的年轻人已经投入到政治抗争之中,他们更有斗志去为真正的民主而战斗,并且不希望像过去那么多次受到背叛。

我们不能相信这个卑鄙暴力的政权。政府在催泪弹和胡椒喷雾的失败后,改变策略利用“蓝丝带”和黑社会袭击占领示威者。政府试图制造恐慌,让运动中的妥协派动摇,并结束占领和罢课行动。他们成功影响了那些一直质疑并拖延运动的领袖们。

这场运动的核心是最积极参与的普通劳动者和年轻人,对于结束运动的呼吁,他们大力反对。运动仍然得到大多数的公众支持,有六成的香港人反对八月的人大决议,而只有五分一的人支持。

在香港过往的群众运动多次都无功而还,因为运动领袖不受民主控制。而即使有无数单一议题的民间团体,却欠缺真正的群众组织(尤其是工人组织)去监督运动领袖。泛民领袖堕入与中共或其傀儡假对话的陷阱。对话的目的只是解散运动,而赢不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改变。

有温和派的声音认为,现在运动需要退却。对这批人来说,“对话”才是唯一出路。但这将造成灾难,会错失了势不可挡的群众力量,放过了诡计多端的政府。

占领旺角,人数仍多

占领旺角,人数仍多

需要工人政党

任何斗争的成败(尤其是如此具历史意义的运动)一定要以实质改变而非口头承诺来衡量。暴力腐败的梁振英政府必须下台,但不要换人不换制度,我们要求立即实现真普选,要求真正民主选举产生继任者,废除中共和资本家垄断的提委会,不可以限制参选人。

社会主义行动认为,这也应该联系到以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立法会橡皮图章废除,议会代表均由普选产生,人民并拥有随时召回的权利,而政治代表的薪金应与普通技术工人工资看齐。苏格兰最近的公投允许16岁青年投票,香港年轻人在社会的政治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也应降低投票年龄至16岁。

社会主义行动将民主斗争与反资本主义的必要连系起来,特别是需要建立新的工人群众政党,来整合这场运动的工人阶级与左翼分子。这才能挑战垄断香港经济力量的财团家族并且为社会替代和民主控制银行金融机构等赢得支持,这是唯一能够解决如今不可高攀的房屋价格──已经是全世界“最难以负担”,以及贫穷、实际工资停滞和公共事业私有化的恶梦。

将雨伞革命由香港传到中国!

这场斗争必须扩散到中国大陆,支持在中国血汗工厂工人的非法斗争,反抗国家机器的镇压。这是唯一一个能击败中共独裁者的战略。共产党本身就是一道看似不可逾越的“高墙”,阻碍香港乃至中国走向民主。

至今已经有约四十名维权人士在中国发起声援香港的“雨伞革命”而被当局拘捕。纵使中共独裁在大陆实施全面的媒体封锁,并将香港的运动抹黑为“西方阴谋”,还是有人计划在未来数天,于天安门广场举起雨伞进行抗议。大家试设想下,假如香港的占领运动能够清晰地呼吁中国大陆人民声援,在中国的反应会如何?至今未有运动的领导层愿意作出这样的呼吁。所谓如果我们避免干预中国“内政”,中共就会恩赐民主给我们,这完全是个误解。民主斗争是没有中间余地的:要不独裁者胜利(香港没有民主),否则就是他们的失败(在中港两地都能实现民主)。

如果以为“自我审查”就可以避免触怒中共,并试图分开两地的斗争分开,就是犯下了严重错误,客观上强化了中共政权的力量。我们需要将“雨伞”由香港传遍中国,愈快愈好。但这需要一个建基于工人阶级和穷人利益的纲领,无论是在香港或是中国。

占领运动必须民主地组织起来,包括成立民选的行动委员会,开放让所有参与占领的团体加入,来协调罢工罢课的工人和学生,并决定未来战术等重大决策,包括是否未来是否接受与政府谈判,是否接受政府的让步。

在运动爆发的首几天,自发松散的占领者以无比的热情发起了行动,但在政府的暴力攻击下,这斗争模式受到严重的考验。因此,民主组织乃当务之急。解决出路在每个占据地点建立行动委员会,以协调动员工作及组建自卫队,类似的民主组织也要在学校和工作场所中成立,推动罢课罢工。这些委员会为需要决定运动策略,并透过公开民主的讨论作出合适的政治回应。运动民主必须全面民主,才能击败政府。

社会主义行动为以下斗争:

  • 踢走梁振英!
  • 不要假妥协、假谈判,立即实现真民主!
  • 坚持继续“雨伞革命”-建立民主行动委员会,决定运动路向,并组织自卫纠察队,反抗政府有组织的暴力!
  • 继续推动罢课,建立具战斗性的独立学生会!
  • 打倒中共一党专政,打倒受其保护的资本财团!
  • 民主斗争也是阶级斗争 ─ 建立工人群众政党,为社会主义而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