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革命分裂危机 - 背后原因是什么?

2014年10月13日 下午 7:08Views: 91

社会主义行动

要打倒梁振英政府,要争取到真民主,就要团结起来抗争。但只有民主决策及自由讨论才能达致真正的团结!

雨伞运动踏入第三星期,抵受了警察暴力、黑帮袭击及反占中的舆论抹黑。但是,运动内部正就路向分歧而陷入分裂,为什么会出现这情况?

占领群众深深不信任泛民及占中三子等团体,认为他们会背叛运动。经过以往民主运动的经验,这些批评是合理的,有必要公开讨论。可惜,盘踞于旺角的本土派并非以讨论作为手段。本土派没有提供一个替代妥协派的方案,从而建设更强大、更团结的运动,而是用散播谣言和抹黑的手段排斥异己,甚至伤及反对妥协的组织。本土派以流氓恶霸的手段,歇斯底里攻击“左翼”(有很多实则上并非左翼)以及任何异见者,令运动愈来愈专制。这严重危害运动内部的言论自由及组织权利,有违民主原则。

学民思潮及学联表示,愿意以撤离金钟道作为交换条件,要求政府重开公民广场作为集会用地。黄之锋宣布决定时,虽然声称是与占领现场人士商讨后共识决定,但金钟道不少占领者表示反对,甚至表现出愤怒。

学民及和平占中表示,为了争取所谓“中间派”的支持,因此要向政府释出善意,但换来的是政府立即清除金钟一带的路障,可见寻求谈判根本不会有结果。

<img class=”wp-image-8399 size-full” src=”http://media.chinaworker.info/2014/10/nat-sf-1.jpg” alt=”学民及学联与和平占中关系密切,受到妥协派影响” width=”500″ height=”325″ /> 学民及学联与和平占中关系密切,受到妥协派影响

占领当然需要策略调配,但运动欠缺民主的组织架构,令群众不能集体民主决策。现时学联、学民及和平占中成为了金钟区的谈判代表,但由于没有组织行动委员会,与占领者民主商讨决策。黄之锋于深宵宣布可以撤离金钟道,只是在重覆反国教解散运动的错误。

只有继续坚守占领运动,并将行动升级(尤其要将雨伞运动从香港蔓延至中国),向大众展示胜利的可能,才能争取游离群众的支持。相反,妥协只会令群众感到运动走向下坡,令民气消散。

金钟代表泛民势力,泛民视群众力量为谈判筹码,想重用过往由上而下的方式控制运动。旺角则代表了本土派的势力,吸引了一批不满泛民及学联的激进年轻人。热血公民为了收割年轻人抗拒组织的情绪,打着“没有大会”的旗号,禁止其他组织参与运动,实质上要令自己成为单一领导。在没有民主的组织下,旺角、金钟两派的对立令运动有分裂之危机。

本土派的攻击分裂运动,让政府、警察及反占中流氓坐享渔人之利,对这场斗争造成具大危险。本土派充当运动的警察,只要参与者不听其指令,就指控其为“共碟”并围堵驱赶。社会主义行动都曾经被流氓叫嚣围堵,甚至破坏物资。我们强烈谴责这种反民主的恶行。

<img class=”wp-image-8398 size-full” src=”http://media.chinaworker.info/2014/10/nat-sf-2.jpg” alt=”本土派陈云网上煽动袭击学联街站” width=”460″ height=”141″ /> 本土派陈云网上煽动袭击学联街站

泛民主派及和平占中过往垄断群众运动,在关键时候煞停运动,激起了群众不信任组织的情绪。极右本土派从中得势。现在本土派只是复制泛民的控制手段,只是做得更专制、更歇斯底里:严格控制运动“纪律”,扼杀活动自由;强调运动要单一议题,不能各自表述政治理念;抗拒组织参与,实质上要令运动只有单一领导。更重要的是,本土派长远会令香港民主运动扭向族群衡突的方向,撕裂中港两地反独裁的运动,反过来只会让中共得益。

为了令运动团结,坚持抗争下去,社会主义行动认为需要建立民主的行动委员会,让占领人士及团体可以共同参与决策。香港民主斗争的一大弱点是欠缺具群众基础的基层组织。最大的缺失是欠缺具战斗性的工人政党,将反独裁运动连结至反对低工资、高工时及反对商家操控经验的斗争,这场斗争可以由香港开始,但唯有蔓延至中国大陆的工人和年轻人,推翻中共政权,才能取得胜利。因此,建立民主的群众组织及新的工人政党是当务之急,要求向领袖问责,并民选产生基层代表取而代之。这些基层代表必须真的来自基层,并切实为工人阶级和年轻人发声。

人大决定不撤回,真普选未实现,我们绝不退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