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警察暴力 需要号召罢课罢工一天

2014年10月20日 下午 8:17Views: 206

hong-kong-6

雨伞运动 不应撤退 打倒梁振英!急须建立民主行动委员会,制订运动方向

社会主义行动 10月19日传单

雨伞运动经过了三个星期,为了实现真普选,打倒梁振英占领者抵抗了警察近乎失控的暴力,坚忍黑帮的暴力袭击,被驱赶后又再度重新占领。在10月18日凌晨,9千名群众重夺旺角占领区,远远出乎政府和警察的预算,群众即使面对警察多次以胡椒喷雾及警棍袭击,但仍然成功夺回旺角街道,甚至一度迫使警察退后防线至登打士街,群众又一次击败警察!

著名美籍战地女记者波恩斯坦(Paula Bronstein)站在私家车顶上,遭警方以刑事毁坏罪拘捕,也有其他记者被警棍打中。有示威者被打至头破血流,是六七暴动以来首次发生的。

政府采取拖延策略,等待民气消耗。政府目的是分裂运动,然后让泛民政客及占中三子等妥协派宣布撤离,甚至批评“激进分子骑劫”。政府想孤立不妥协的年轻人,然后加强镇压去驱散整场运动。

可是,政府一再计算错误,不断惹起民情反弹,包括反黑警员在龙和道曾毒打示威人士曾伟超、警察强行在旺角清场,再一次激起群众重新占领。由928警察投射摧泪弹、10月3日的黑帮袭击、警黑合作、到龙和道及旺角暴力清场,每次都是政府的计算失误而令民气再度凝聚起来。

单靠占领并不足够 - 如何升级?

DNSY1018OCLPSAT039

面对着警察、黑社会的暴力,市民依然不断回到占领场地,显示群众的勇敢和斗志。然而,一批年轻占领者对于现时运动停滞不前感到不耐烦,发起零散的堵塞行动,但这种“快闪”行动难以长期巩固占领,若果夸大直接行动,而忽视了集体力量的话,占领将难以长久持续下去。要真正保卫占领区只能依靠说服群众,改变民意,动员更多市民上街,才能打倒梁振英。群众动员不能依靠小撮人的直接行动所取代。十月十八日,我们在旺角的胜利示范了如何保护占领区:团体和普通市民大规模动员群众参与。若果占领区中有一个民主的行动委员会,有协调、有系统地运作,将更有效地巩固占领区,而且提供平台让所有人通过讨论及投票,民主地决定运动的下一步。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支持并参与占领行动,但我们认为,根据全世界的占领经济(美国、西班牙、希腊等),要长时间维持占领是非常困难的,因此,罢课罢工相当重要,尤其罢工是更有力的斗争手段。

因此,现在有必要重启罢课,以罢课一天作为开始,对抗警察暴力,迫使梁振英及曾伟雄下台。学联等主要团体应该尽快宣布罢课日子。9月的罢课是香港群众运动的一大进步,也因此启动了雨伞运动,但也应从之前罢课汲取经验- 如果有民主的罢委员去组织大规模学生群众参与,并协调各校各系的罢课,罢课的力量会更强大。此外,罢交税及罢工等抗命手段,也有必要展开讨论,其他抗命手段不是取代了占领堵路,但会作为补充和将运动升级的手段。

雨伞革命 传遍中国

china

梁振英的态度极为强硬,是因为有中共撑腰。显然,除非雨伞革命能演化成威胁中共统治的革命斗争,中共绝不会让香港有真正的普选,更莫说在大陆民主上退让。而要威胁中共统治,雨伞运动就不能限制在港,必须扩散到中国大陆,尤其鼓动大陆血汗工厂工人的斗争。这是唯一一个能击败中共独裁者的战略。中共实际上比想像中脆弱得多。如果中共真的如此强大,就不会害怕香港有真普选。中共害怕真普选就正好反映其外强中干,他们知道自己的统治命悬一线。

在运动爆发的首几天,自发松散的占领者以无比的热情发起了行动,但在政府的暴力攻击下,这斗争模式受到严重的考验。因此,民主组织乃当务之急。解决出路在每个占据地点建立行动委员会,以协调动员工作及组建自卫队,类似的民主组织也要在学校和工作场所中成立,推动罢课罢工。这些委员会为需要决定运动策略,并透过公开民主的讨论作出合适的政治回应。运动民主必须全面民主,才能击败政府。
建立工人政党
雨伞革命的成败一定要以实质改变,而非所谓“公民觉醒”来衡量。梁振英政府必须下台,但不要换人不换制度,我们要求立即实现真普选,要求真正民主选举产生继任者,废除中共和资本家垄断的提委会,不可以限制参选人。

社会主义行动认为,这也应该联系到以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立法会,议会代表均由普选产生,人民并拥有随时召回的权利,而政治代表的薪金应与普通技术工人工资看齐。

我们将民主斗争与反资本主义的必要连系起来,需要建立新的工人群众政党,来整合这场运动的工人阶级与左翼分子。中共在港利益千丝万褛,雨伞运动也要挑战操控香港的商贾钜富,并且为社会主义替代和民主控制银行等赢得支持。这是唯一能够解决贫富悬殊、地产霸权、工资停滞及公共事业私有化的恶梦。雨伞运动亦需要支持以下诉求:

★全民退休保障 - 不要老年贫穷
★最低工资$40,标准工时40小时,外佣得到平等权利及保护
★冻结租金,大量增建公屋,给予年轻人居所

雨伞运动若要扩大,争取更多支持,抗衡反占领阵营,就要支持这些诉求。梁振英会说这些诉求也是“不切实际”。但若果将真普选的抗争连系至反资本主义的斗争,将可创造势不可挡的运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