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续雨伞革命 在中学组织真正的独立学生会

2014年10月20日 下午 9:23Views: 116

全港大罢课行动

为了争取真普选,要求撤回人大决定,“雨伞革命”撼动了港府及中共,让我们见证了香港的历史。运动得到了全世界关注,全球数十个城市发起声援行动。学生带头于9月22日发起罢课,超过24所大专院校及百多间中学罢课,后来200多人闯进公民广场受到警察镇压,然后燃点起了这场运动。

组织起来,对抗梁振英!

近日传出梁振英收受澳洲公司UGL约400万英磅(约5,000万港元),却从来没有申报,涉嫌严重违反多项法例和行政规定。我们不能姑息梁振英及整个腐败的制度!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9月28日,警察动用87枚催泪弹镇压手无吋铁的学生及普通市民。自人大8月31日的决定以来,新一轮的政治打压陆续展开。在这场运动中,被逮捕的学生很可能会被秋后算帐,受到比以往加倍的政治检控。我们绝不能以沉默纵容政府的恶行,当务之急的是组织起独立战斗的学生组织!

2014-09-26T025213Z_1578323348_GM1EA9Q0U3001_RTRMADP_3_HONGKONG-CHINA

抵抗学校打压

罢课运动期间,许多中学生希望在学校自发罢课,都被校方阻止。一些学校校方虽然被迫退让,但仍以高压方式压制学生。部分学校“安全”名义把学生困在校内,不允许外出,甚至禁止同学去洗手间。也有学校致电家长施压,要求将同学带走。教联黄楚标中学学生在操场边一字排开坐,再轮流被老师问话。学校变成了一所监狱,校长变成了狱卒,阻止同学组织会议、派发宣传罢课的单张,甚至一些学校连派黄丝带也被禁止!
雨伞运动期间的罢课组织面对重重打压,包括建制派抹黑、校方威胁“记大过”、“不准升班”等。

建立具战斗力的真正学生会

正正因为中学生之间欠缺一个独立、由下而上的全港学生组织,当组织罢课的学生受到打压时,往往不清楚如何应对,与其他学生之间也没有协调。全港的中学生需要一个贯穿所有中学的机制,让所有希望参与斗争的学生都加入到这个独立学生会中,定期举办会议,讨论及投票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10704439_10154554681055386_8969669706104436450_o

如果香港有一个真正为学生争取权利的学生会,在罢课期间,若有任何一间中学受到校方打压,我们可以将消息立即向传媒公开,向学校作出反击,发起声援行动等。一个真正的学生会不应受到校方任何控制,面对打压时,可以有效团结集体力量,不会孤军作战。

现时全港各中学的官方学生会都受学校校方控制,所有决策及行动都需要经过校方批准,学生并没有自己的独立组织。当学生尝试争取权利或校制的改革时,往往处于弱势。我们于将军澳中学生成员便反映,他代表学生会与校方开会时,曾提出一些校内改革,例如修改只能在地下操场饮食、早上必须于操场集会等条例,老师立即回应“校规上已有的条例不用再讨论,没有可能修改”而终止对话。事实上,学生会只是像政府的一个假谘询民意的机构,实际权力始终在校方一边。

学生应该有权组织属于自己的独立学生会,由学生选举产生代表,并且有权力与校方共同制订校政。只有具战斗力的学生会,才可团结学生,捍卫校园民主!

全港大罢课行动认为,通过今次罢课运动建立起来的罢课委员会应该保存下去,并转化为未来独立学生会,不受校方控制。为了在日常捍卫中学生的权利,也为了重建民主斗争的群众基础,指明战争的新路向,独立学生会是必须的。

雨伞运动给予我们真正彻底改变香港的机会,实现我们久等的真民主。我们受够了那些欺骗与语言伪术。但是,要达到最终胜利,群众需要更有组织,包括工人组织工会、学生需要组织独立的学生会,为了抵抗未来政府、主流媒体和警察的攻击。从雨伞运动中再次见到,泛民领袖及和平占中并无能力带领斗争,相反,他们正充当着运动的煞车掣。这批政治明星和学者害怕群众会“失控”,往往宁愿与政府谈判,即使只是没有结果的假谈判。雨伞运动反映了群众有能力摆脱这批领袖,建立起新民主运动。这个组织需要由下而上民主地建立,不可能一日达成,需要由零开始。

全港大罢课行动认为,通过今次罢课运动建立起来的罢委会应该保存下去,并转化为未来独立的中学学生会。

我应该如何加入?

全港大罢课行动于2012年反国教运动时成立,现时我们目标在于建立一个全港性的独立学生会,而你可以是其中一分子。欢迎你参与我们的义工大会,我们较有抗争经验的中学生成员将分享他们的心得和经历,让大家知道如何在校内由零开始去组织。

请填写我们的会员咭,立即加入我们,也呼吁你的同学加入。在学校建立自己的支部。联络我们的义工与你及你的同学会面,向我们索取传单和贴纸,讨论我们的运动如何组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