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独立公投以及反资本主义的斗争

2014年11月4日 下午 2:39Views: 84

对国际工运的教训

9月18日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已经演变为一场针对英资紧缩政策,以及右翼卡梅伦政府的大规模反抗活动。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及其苏格兰支部均支持苏格兰脱离英国,成为独立国家。与此同时,我们主张这也必须连系至苏格兰乃至全球的社会主义斗争。

以下刊登了两篇经过删节的文章。一篇的作者是苏格兰社会主义党的领袖之一Philip Stott;另一篇的作者为社会主义党(英格兰和威尔士)总书记Peter Taaffe。这两篇文章对于社会主义者如何解决全国性问题提供了重要借鉴。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全球的统治阶级都支持英国资本家,反对苏格兰的分离活动,而部分左翼也如是。欧盟领袖担忧苏格兰上演的独立公投可能会诱发连锁反应,刺激像比利时、意大利,尤其是西班牙这些国家。因为在这些国家里,民族和语言的隔膜因为资本主义危机而加深。一位德国政治家对于反苏独阵营获胜表示了欢迎,因为“它阻止了欧洲的进一步分裂”。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前总统克林顿也支持反独立阵营。

中国政府总理李克强表示,希望看到一个“统一”的大英帝国。李的这番言论并不出乎意料,因为中共对于西藏、新疆等地的“分离主义”非常担心。中国内地以及香港的一些反对团体认为,英国同意在苏格兰举行全民公投,完全是对其高度“民主”的一次证明,在中国等独裁国家是无法想像的。但是,这样的观点是肤浅和错误的。比利时和西班牙同样是资本主义的“民主国家”,这两国的领导人均禁止了少数族裔的类似公投。这两国的领导人因为卡梅伦错误地同意苏格兰公投而感到十分尴尬与恼火。

事实上,卡梅伦决定同意公投时,民调显示只有近1/4的苏格兰人支持独立。卡梅伦当时相信通过压倒性的胜利,可以彻底埋葬独立的幽灵。这完全是错打了算盘。当运动开始后,亲独势力急剧增长,苏格兰人意识到他们握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通过选票,向数十年来反工人阶级的政策和新自由主义予以回击。尽管亲独的主要大党是苏格兰民族党(SNP),该党于苏格兰委任政府执政。该党持亲资立场,其独立计划极为有局限。

英政府和主要大党(包括亲资的反对派工党)共同出台了“恐怖计划”(Project Fear),声称苏格兰独立会导致经济崩溃和失业率高攀,通过渲染此种景象来恫吓苏格兰民众。值得留意的是,香港本土派在这问题上的混淆,一方面本土派与港独想法眉来眼去,但却对英资政体抱有幻想。这点令他们不只一次对于苏格兰所发生的事情三缄其口。

英国首相卡梅伦错误地举办苏格兰独立公投

英国首相卡梅伦错误地举办苏格兰独立公投

160万票支持独立,彰显工人阶级反紧缩政策的抗争

亟需筹建全新的工人阶级政党

Philip Stott 社会主义党苏格兰(CWI苏格兰)

在同强大的英资建制的较量中,苏独阵营仍然获得了超过160万人(45%)的支持,绝大部分都来自工人阶级,而反独阵营则获得了55%的选票。根据名为YouGov的投票统计,亲独的比重在2014年1月份时只有24%。随着数以万计的工人阶级投向独立阵营,希望借此寻求彻底的变革,并摆脱紧缩政策,在接下来的9个月内,亲独的比重增长了21%。

在投票日的前10天里,反独立阵营受到了真切的威胁,资本建制也从根基上受到动摇。然而,为了挽救自己的阶级利益,资产阶级在最后一刻,承诺给予苏格兰更大的自治权,加上大公司、资本家媒体、保守党、工党、自由民主党共同发力,铺天盖地宣传“恐怖计划”,令反独阵营得以胜利。

事实上,相当多的工人阶级和年轻人拒绝接受恐吓,投票支持独立,反映了经济紧缩受害者的呼声。他们希望使用公投作为武器来向政治建制反击。

那些投票赞成独立的人们自然很失望,但是继续同紧缩政策抗争,继续为苏格兰争取崭新政治未来。进一步来说,这场由资产阶级发动的恫吓行动,直接令苏格兰工人阶级激进化,且注入了活力。通过这场斗争,工人阶级认识到资本精英分子为了保护其自身利益,可以去得有多尽。

高投票率

此次公投吸引了360万选民参与,规模空前。投票率高达85%,创下记录。工人阶级的投票率史无前例。曾经关于苏格兰房屋计划的投票里,投票率超过70%。通常地方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只有25-30%。无数工人阶级投票支持独立,希望藉此摆残酷的紧缩政策,并且脱离那些实施这些紧缩政策的资本精英统治。

工人阶级的大本营包括苏格兰最大的城市Glasgow、Dundee、North Lanarkshire和West Dunbartonshire。这些地区多数均投票支持独立。分布在苏格兰各城市和小镇的工人阶级社区,大部分也都选择支持独立。

的确也有一些工人受到大公司和媒体排山倒海的恐吓和敲诈,因而反对独立,很多是情不愿地投反对票。这些媒体和大公司威胁,如果苏格兰独立,工人们将会失去工作,大公司将会搬到英格兰,工人阶级的境况在独立之后会变得更差。

媒体一面倒地仇视独立。在苏格兰,只有《先驱报》周日版这份报纸支持独立。《BBC》赤裸裸的偏颇报道激起了民众怒火,曝露了其大企业利益代表的本质。苏格兰民族党领导人没能够及时回应这些指责,反而强调他们希望为大企业减税,希望组成货币联盟,将独立的苏格兰继续捆绑在经济紧缩中。这使得“恐怖计划”的宣传没有得到有力回击。

这次独立失败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苏格兰民族党领导层的苏独提纲预定会延续资本主义,并无清楚结束削支,令群众对其欠缺信心。在活动进行过程中,持续表现出对Alex Salmond及民族党缺乏信任和信心。根据民调,许多苏格兰人认为,苏格兰及他们的家庭在民族党版本的独立状况下,经济情况会变得更加严峻。

建立新的政党

如果一个工人阶级群众政党存在的话,通过提出结束削支、支持公有制、支持生活工资等清晰的政策,就可以更大力动员亲独票。这意味着一个为人民而非富翁服务的社会主义的苏格兰。投票率高,加上民众对于Tommy Sheridan和“希望战胜恐惧游行”(社会党苏格兰在当中扮演了领导角色)的热情,展示了上述理念的潜在可能。

为工人阶级提供一个全新的政治阵营,目前组建新的工人群众政党是是当务之急。如果这任务被拖延,就会错失机会,让亲资的苏格兰民族党捷足先登。

正如“社会党苏格兰”之前预测,大批的工人阶级借此次全民公投向政治精英反抗,并挑战强加在全苏社区的紧缩政策。因此,投票取向反映了阶级分野。

苏格兰较富裕的中产阶级和乡民多数都反对独立。超过55岁的民众也大多反对独立。支持独立的160万民众中,绝大部分都是工人阶级。年轻人更大力亲独衡, 16-17岁的年轻人中有71%支持独立。

无意义的胜利

对资产阶级及政治精英而言,公投结果只是一场无意义的胜利。这场公投将英资体制推向不稳定的新状态。苏格兰不免会要求更广泛的权利下放。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也会要求更大自主权,英格兰方面也是如此。

然而,苏独议题并未像卡梅伦所声称那样“在一代人之内得已解决”。要求再次公投的呼声一定会增长。尤其是在2015年英国大选之际。各大党派(包括工党)届时会继续财政紧缩及削支。

工党已经失去了工人阶级的支持

最重要的是,此次公投曝露了主要亲商政党的支持度下滑,特别是苏格兰工党。保守党和自民党在苏格兰几乎可以被视为无物。但是,工党是“恐怖计划”的主要推手,并且同保守党密切合作,进一步削弱工人阶级对工党的支持度。诚如一位英国医疗服务体系的员工所述:“工党拯救了大英帝国,却失去了工人阶级”。

亲资的苏格兰民族党的局限,在今次公投中也表露无遗。从遭受伦敦建制的攻击中,民族党的支持度有所增长,但是该党在过往执政期间,依从中央政府要求,持续实行削支和紧缩政策。民族党版本的独立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基础之上,继续保留英镑,并由英格兰银行继续管控,以及保留君主制的(假)独立。因此,该政党无法在公投活动的最后阶段有效地应来自资产阶级政府的猛烈攻击。

社会党苏格兰(CWI)协助组织大会,去了解社会主义者对独立的看法。上图为丹地的会议

社会党苏格兰(CWI)协助组织大会,去了解社会主义者对独立的看法。上图为丹地的会议

者和民族问题

兰独立的激烈辩论所造成的国际可见今天几乎任何或多或少地存在随时的民族问题。一些地家的民族问题之前似乎已了,但是世界经济危机又使它重

意味运动——尤其是自者和克思主的——有必要解决这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避免落入机陷阱,避免听资产阶级民族主,避免采取空洞的、抽的、宣性的但永不能系真正工(尤其是其中受迫的阶层的方法。

去四十年的每个阶工国委(CWI克思主力量都支持人在民族的合理要求。但是,在上世70年代里的领导层中,不是右翼,而且多“左”,寸进的自治而我们则给予明确支持。但是没有让人误以为这是为苏人解所有问题的“极目”。

在捍卫苏民族自决权的同,我并不支持由不同民族成的巴干化家。如果想像任何一个国尤其是一孤立并解自身问题是荒的。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可以单独生存资产阶级为追求“统一”,成立了欧盟,体现了有、技劳动)有需要整个甚至世围内组织。但是资产阶级不能底克服私有制或者民家的制。只有工人阶级团结行动,才能过欧洲社民主来实现这一任

所以,在立的社义苏兰时,我的同志系至建立社义联求。首先是、英格、威士和爱尔兰乃至义欧洲。

期以的前方向都是清晰的。民族党(SNP当选并为议会,曾被看作通往“立”之路的中站,尤其是活跃于公投运动工人阶级。特40-50%的年轻人在公投获批准前很久就已接受了这个想法。克思主者的任是在体上予支持,但要力图赋予它社去和结合了警告民族党方案的不足之处就最小限度而言)如果继续停留在本主框架,那么推动独运动的社会诉求几乎会实现。相反,除非工人能利用公投的胜利打破本主将面对残酷的紧缩政策

李克强支持卡梅伦,反对苏格兰独立

李克强支持卡梅伦,反对苏格兰独立

左翼犯过错误

公投运动给工人阶级提供了一抵抗英国资产阶级有系因此亲独标语牌上写着“永远结束保守党治”。不幸的是,只要口惠而不至的民族党继续统治,削支和亲商政策不会随着独立而自动结束。不,这句口号展现了亲立场背后阶级感情。

所以,令人以置信的是,部分左翼人士,像加洛George Galloway,激小党“尊重党”的议员),都与保守党、自民党以及声誉文礼彬Ed Miliband,工党)站在反立的阵营管加洛维过英勇地反伊拉克战争,而且支持社的一般概念,但在16辩论会上,大部分年人都嘘声

出版《晨星》的英党(CPB)也站在史的立面。“必须将在公投中投反跳板,动员全英工人阶级要求真正的法改革”,就是它的立(《兰独问题的宣言》,201434日)。既然你反对苏工人阶级的愿望,目标怎可能成功?

里所含的观点是,支持苏独会分化工人阶级但是也有可能支持立,也同时团结工人阶级。一多世前,思和列宁就解答了这个问题从马克思代以克思主义运动对此问分成各种派别。一般来说克思主张国家的一。但是和恩格斯人都倡议爱尔兰独立。克思,只有在立后,才能提出爱尔兰和英问题

列宁深化了路线,教育俄工人保受沙皇迫的民族决权。他只有这样,才能得被迫民族的群的信任。在社主共和的基上,他,而自愿地把自己的命和俄的命运连系在一起。看法在俄革命的程中得到了切实的确。正如1918立出去的芬示,布克承包括分离在的民族自决权

英共和左翼小体——包括一些所的“克思主——的论调森堡(Rosa Luxemburg)的回音。森堡反列宁提出的民族自决权,也反克在1917夺权后把土地交给农民。她这些诉退步。相反,布克成功地团结了工人阶级,因也反对资产阶级的民族主正如工人国际员会CWI)在也一直如是

列宁解释说,有你可以后退一步以便前进两步。土地分给农民是得他的信任。只有经过一段时间并得到他同,才能相信大农业的必要性。这个道理也适用于民族自迫的民族经过实现自己要求的段,允实践在更大模上一生力的需要,实现自愿的合。

全世界,只有工国委(CWI在民族问题持一的立例如,社工人党(SWP)在上世70年代大自治辩论声称:“如果最公投得以在和威行,我们会弃权并不是回避争论……弃权会把我运动中的其他派别——他在新改良主面前惊惶退让——使我和工袖以及英民族主义阵营站在同一阵线上”(《民族问题》,19979月)。后来,一政策未就被意地抛弃了。

公投的问题

的确,有以理想的形式行。公投不是工人阶级及其的首武器。裁者或者不民主的政权经常使用公投自己的主造势,只简单选项是反运动和特是社被迫冒政治风险,不能有效宣扬自己的观点纲领站在资产阶级或者亲资势力身旁,共用一平台。

如果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不能将自己的观点与纲领与暂时的民族主盟友”,那么公投就是一陷阱。与民族主义者区分,不代表非得直接攻与之盟的力。有只要提出纲领工人明白我与民族主者的不同,就足了。如果我能够有技巧解释,听得出正确的政治结论工人尤其如此。但有时可能必更尖锐把自己的纲领观点资产阶级或者小民族主次公投民族党以及左翼民族主区别开

公投的工国委(CWI员没有落入支持民族党的陷阱。在体上极支持亲独运动的同党(SPS加入了一杰出的、立的、工人阶级路线的的有效运动这场运动将成百上千情的工人吸引到里丹(Tommy Sheridan)和卓越的。甚至媒体巨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也反地恭道,亲独运动中有太多突出的“左派”。

而且,我们阐纲领细节,与那些民族主者的错误观点形成了比。他本主为苏了一副美好的前景。民族党之前提出的所有本主模范——爱尔兰、冰以及整斯堪的纳维亚——然都因为毁灭性的世界经济危机而失去光彩。公投反映出紧缩政策遭到了大,不管它是自威斯敏斯特丁堡。投票的人口统计上,可见是工人阶级——尤其是其中最贫穷、最受迫的阶层——投了成票包括格拉斯哥、丹迪、西丹巴郡和北拉克郡。与工人站在一起的有大部分16-17的年人,他多支持立。

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及战士,罗莎卢森堡,但她在民族问题上犯过错。

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及战士,罗莎卢森堡,但她在民族问题上犯过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