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同志游行:撑同志!反歧视!

2014年11月6日 下午 12:19Views: 257

同志平权不是消费活动,而是阶级斗争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一年一度的同志游行将于11月8日举行,由铜锣湾维园游行至添马舰公园,与占领金钟的群众会合。群众正在坚守雨伞广场,也不忘同志权利也是民主权利的重要一环。

虽然香港没有统计同性恋人数之正式调查,根据现代学者一般同意认为同性恋者人数约占整体人口的6%至10%。按此推断,本港的同性恋者人数估计约为60-70万。如果有效组织起来,争取同志工人的平权,将是一股强大的抗争力量。

为保障同志条例而抗争

保障同志的法案受到建制派大力反对,保守的教会、家长及办学团体也不支持,声称会冲击传统一夫一妻制的观念。《反性倾向歧视条例》的立法在立法会讨论也被禁止。平等机会委员会正检讨现行歧视条例,当中建议将异性及同性关系的“事实婚姻”纳入保障范围,也受到建制派反对。李偲嫣组成的建制流氓组织“正义联盟”,更将多元性向妖魔化为侵犯儿童的恶魔。

当然,单靠立法并不足够保障同志权利,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法院和警察往往都立场偏颇,而起诉人亦要付出大量时间和金钱代价。如果歧视的风气不灭,不少受欺压的同志也不敢提出申诉,真正能申张公义的个案可谓万中无一。

保守的经济政策

近年,撑同志与反同志的冲突愈加激烈,并不是偶然,而是整体社会及政治斗争激进化的背景下带来的。同志平权并非单纯抽象的改变社会观念,而是挑战背后的政治经济制度。

早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张宇人早前在立法会口出狂言,指若果同志获得有薪侍产假,将会让变性人呃假期!其所属的自由党除了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外,更同样反对订立标准工时、全民退休保障等有利工人的福利。

建制派除了要维护保守家庭价值,更要保护既得利益。如果同志在法律上可以组成家庭,也就可以以家庭为单位申领房屋、医疗和教育等基本生活保障。对资本家和政府来说,这会打破“大市场、小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教条。

粉红钞票 - 不要商业化!

去年,香港同志游行的赞助商数量创下新高,多达26家,其中不乏医疗、保险、银行、婚姻中介等新近开发同志业务的产业。六间有资金赞助的公司赞助额分别从1万到10万港元不等。资本家看中同志群体是新消费市场,急急打着支持平权的名义,捞一笔“粉红钞票”(Pink Money)。在美国、加拿大及阿根廷等国家,财团的入侵令运动趋商业化。

这些商业机构一方面在香港表面支持同志,但它们也不介意与严酷迫害同志的独裁政府(与沙特阿拉伯、巴林、埃及等)合作,在那些地方对同志权利缄默不言。花旗银行及摩根士丹利尤其如此。

社会主义者支持同志有更好的社会服务,但商业机构只会照顾到中上阶层的小撮人,绝大部份的基层同志被视若无睹。粉红钞票将运动去政治化,变成自成一角的消费活动,而非挑战制度的抗争。高消费力的阶层的声音凌驾基层,掩盖基层及工人阶级同志的诉求:同志劳工保障、加大同志公共服务、防止学校及职场欺凌等。

保守宗教势力往往与资本权贵互相勾结,因此同志平权的运动也是挑战资本主义的斗争。同志工人需要大量加入工会,并将同志议题纳入工人抗争。工人阶级与穷人要跨越性倾向歧视的分化,团结抗争。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彻底消灭性倾向歧视、性别歧视与种族歧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