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业工人运动及独立工会

2014年11月21日 下午 12:48Views: 266

专访“FMGI 澳门博彩最前线”副理事长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博彩业作为澳门经济的重要支柱,一直吸纳了大量劳动人口,并为澳门经济在帐面上带来了可观的增长。然而,就如同世界上所有资本主义体制社会一样,帐面上漂亮的GDP增长根本不会惠及基层劳动人民。澳门赌场老板赚得盘满砵满,员工却深受剥削。近期澳门澳博、美高梅、星际三家娱乐场的员工自行发起了工业行动,要求改善工作待遇、废除不合理的职位制度等。就此我们访问了协助这次工业行动的独立工会“FMGI 澳门博彩最前线”副理事长李国强,他向我们详细讲述了澳门博彩业工人的现况。

对于近日博彩业工人发起的集体请假及按章工作行动,李表示这是要趁“黄金周”时段所作的抗争行动,是过去三个月以来工运的延续。澳门现时六家博彩业公司存在着相当严重的同工不同酬的情况,他举例指同样是监场经理一职,永利的薪金要比澳博高出整整一万(澳门币,下同),因此具体对工作待遇的的诉求各有不同。比如澳博由于薪金普遍较低,因此他们争取加薪10%其实也是很低的要求。此外他们也要求与永利及银河一样发放十四个月的月薪,要求工作待遇达到市场上的平均标准,亦是一个相当合理的诉求。

同时,这次工人运动的另一个诉求是在于要求废除“实习主任”这一职位。李国强向我们解释,实习主任简单来说就是资方由于人手不足以负担主任的工作,又想要节省资源而开设的一个所谓“实习岗位”,“其实就是制造了‘高级打杂’出来”。六家博企对这个职位都没有清晰的定义,而且所谓的“实习”也没有时效性。他指有个案一名实习主任“实习”了七年都未能晋升为正式主任。相反一些与高层关系密切者,“实习”一两个月就能正式晋升。同时“实习主任”的工作内容包括了一般庄荷和主任的范围,工作量相当大,而薪金却只比普通庄荷高二千元,因此有些人宁可拒绝晋升。

澳门从事博彩业的工人占整体劳动人口相当大的比例,但李国强向我们指出,澳门现时没有正式的工会团体,只有亲政府的博彩社团,他们支取政府巨额资助,因此当然不会站到劳方立场去争取福利。另外也有一些博企自身的员工团体如澳博的福谘会等,基本上不具备工会的性质,多是搞些社区活动。平时并不活跃,但选举前夕就会举办很多免费旅游,吃喝玩乐(如香港著名的“蛇斋饼粽”)。同时他亦向我们透露澳博是香港联交所的上市公司,在澳门立法会选举期间,澳博会动员旗下员工和资源去助选,已有可能触犯了上市公司的一些规定。他指这是公开的秘密,希望香港联交所介入调查。

李国强向我们介绍到,澳门博彩最前线成立两年,曾发起无数次签名运动、集会和游行。在今年八月二十五日的一次游行十天后,治安警察无理指控他们冲击警方防线,博彩最前线的五位成员被捕,包括李国强本人,他怀疑是由于资方向政府施压而作出的政治检控。

一直以来资方和政府对他们多次的示威行动都反应冷淡甚至置之不理。他认为这是由于澳门没有工会法的关系。他表示博彩最前线虽然以工会形式运作,但实际上只是澳门政府登记的非牟利社团。这次工会运动他们在初始阶段主动接受求助个案,并协助整理诉求的。直到最近,美高梅和澳博员工自发举行工业行动,博彩最前线更变为协助角色。同时亦由于没有工会法的关系,无法启动三方会谈,集体谈判也不过是流于纸面。所以他们未来的目标走上街头向工人介绍工会法的重要性。

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深知澳门博彩业工人阶级是社会中一股极其巨大的潜在力量。假如能够充分地组织起来必将是改变社会制度的中坚力量。澳门的工人能够作为一股独立的力量,不论在争取经济诉求抑或是政治诉求的抗争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们支持博彩业员工加入工会,组织起来,争取工资及工会法例上的保障,向掠夺财富的赌场大亨斗争!

澳门博彩业实况:

  • 澳门博彩业发展蓬勃,目前已有35家赌场,市值约3,500亿港元。
  • 今年,澳门博彩业员工发动过8次游行,最近一次为9月13日,有700名澳门博彩控股的员工游行,要求提高工资及福利待遇,并实施赌场禁烟。
  • 10月3日,“博彩最前线”号召3家博企员工发起按章工作及集体请病假。美高梅约有200-300人响应请病假,澳博则有约100名早更请假,星际有约60名早更请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