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形同戒严 占领区被清场

2014年11月28日 下午 2:30Views: 55

警察军事化 暴力提升至新级别

社会主义行动

旺角占领区清场后,警察在旺角高度戒备,呼喝并驱赶行人路上的市民,截查路人的身分证及携带物品。多段影片拍到,警察乱挥警棍,殴打无反抗、无挑衅的路人。情况形同戒严。示威者手无吋铁,但警察突然以催泪水剂驱赶占领者。

由于香港警队权威尽失,梁振英唯有躲在法庭背后,用“法治”之名义暴力清场。尤其在弥敦道的清场行动中,执行禁制令的原告代理人就是一批反占中人士,其完全是装饰工具,为警察暴力清场作掩护,因为以刑事藐视法庭检控占领者的罪名,会更有阻吓力。在群众运动愈趋激烈的年代,不只警察,连法庭的镇压本质也表露无遗。

警察禁制令执行期间,以涉嫌藐视法庭、刑事毁坏,及妨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等罪名,拘捕占领人士,人数达148人,包括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及社民连5名成员、学生领袖岑敖晖及黄之锋等。

图片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图片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当务之急:行动升级、运动内部民主化

在9月28日,警方投射催泪弹后激起民愤,令雨伞革命爆发;10月3日的黑帮袭击不但没有吓怕占领者,反而将运动推向另一高峰。今次的警察暴力是运动发生以来前所未有的,学联表示,会有下一步针对政府和商家的行动,很可能会是重占旺角或者包围政府总部。旺角清场后,相信警察的下一个目标将是金钟。现在就是行动升级的关键时间。

如果可以重新占领旺角,或者占领新的地区,的确可以鼓舞群众士气。但愈来愈多群众认知到,运动要胜利就要超越独沽一味的占领策略。从过往中国、美国以至埃及的经验,占领运动经过一段时间后,会面对两难局面:单靠占领并不足够,甚至会消耗斗争的力量,而不能有效打击政府。显然不能迫使梁振英及背后的大陆政府妥协,因此有必要与占领者共同决定战略去延续运动,包括在占领的同时,发动学生罢课,罢工。

雨伞革命至今其中一个弱点是,罢课罢工这武器未完全被派上场。只有9月底五天的罢课,而罢工这更具杀伤力的工具并未真正上场。由于罢工的经济影响及组织力量,会更有效迫使政府让步。关键的因素是如何将这场斗争提升至更高水平,蔓延至中国大陆,反对中共专政。除非中共被20-30个两伞革命包围,否则不会感受到威胁,只会如过往几星期,继续打拖延战。

五方平台内的泛民显然不想行动升级,并建议退场,与占领者的斗争情绪背道而驰。抗争愈持久,双学与泛民的意见分歧就更明显,运动“领导层”失去决策能力。

现在将运动内部民主化,公开与占领者商讨及决定下一步的行动策略,是为当务之急。内部民主是什么意思?这表示由下而上建立民主架构,建定运动去向。这表示支持有领导层(所谓“大会”),但领袖必须是选举产生,公开透明进行商讨,而不是把幕后讨论好的计划直接向传媒公布。需要群众大会讨论及决定所有重要问题。不要小圈子领导层,但要真正的基层组织和民主。只有这样,运动才能升级,改变运动方向至将斗争蔓延至中国,以推翻中共专政。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