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运动仅仅是“香港事务”吗?

2014年12月21日 下午 9:03Views: 72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雨伞革命见证了香港群众斗争的激进化、规模化和持续化,示威者冒着催泪烟,冲出马路,震撼人心。期后,为了消耗警力,群众自发的分散占领,将两万警力,其策略之成功也是世界各地的占领运动中鲜有的。

但是,梁振英由头到尾只是傀儡,人大决定由中共政府拍板的。要挑战人大决定,就必然威胁到整个独裁体制。习近平打“不流血、不妥协”的消耗战,最后还是成功了。这场普选战,群众有着无限的热忱和机智的策略,但却缺少一个发展运动的完整纲领。在9月28日,警察收到指令,为了将运动消灭于萌芽中,投掷催泪弹,犯上了策略上的严重错误,激起了大规模的占领,然而中共知道,如果运动仅限在香港爆发,时间是在政权一方的,大可以逸待劳。

从一开始,运动就有迫切需要蔓延至中国大陆,只有将黄伞传遍大陆,才有足够力量挑战中共政权。八九六四运动虽然最后失败告终,但也因为得到全国城市响应,令中共政权一度深陷分裂。中共强硬不让香港有真普选,最大的原因就是害怕一旦妥协,民主运动会蔓延至全中国,推倒中共一党专政。

雨伞革命整整70多天,在大陆得到了零星的响应,很多勇士举伞声援,因而有超过100人被拘捕。可是,大陆的响应尚未发展为一场群众运动,所以雨伞革命对中共造成的威胁始终及不上八九民运,当时北京的占领运动获得了全国响应。未来香港的民主运动要成功,就不可以孤立在一个城市,而需要一个纲领,将运动连结至中国大陆的群众抗争,特别是血汗工厂的工人罢工。

中国的工人阶级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一旦发动大规模的政治罢工,实可威胁中共政权。因此,大陆工人是香港民主运动的重要弹药。根据《中国劳工通讯》,在2011年至2013年的40%的罢工与工厂工人相关,其中60%发生在与香港毗邻的广东省。中港两地的斗争是紧密连系的。在广东省投资血汗工厂的香港资本家,同时也反对香港的普选和“福利主义”,他们是雨伞运动的一大反对者。多年来,大陆罢工由只限于提出经济诉求,到慢慢开始要求选举工会代表,政治意识逐步提高。虽然目前罢工仍未提出打倒独裁专政的政治诉求,一来是八九六的阴霾尚未完全驱散,群众避免全面镇压,二来是欠缺一个社会主义纲领武装工人的思想。

泛民与双学认为,在雨伞革命中提出打倒中共的口号,会扼杀与政府的谈判空间,甚至挑起中共镇压。因此,他们强调,雨伞运动的目的只是希望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实现真普选,在10月中学联发表的《致习近平公开信》里“不代表夺权”。可是,中共必然视香港普选为大敌,并不会因为几句好话而释出善意。

内地民众无惧打压走出来支持香港民主斗争

内地民众无惧打压走出来支持香港民主斗争

基本法不是讲好“高度自治”吗?

十多年来,中共持续加大对香港的箝制,收窄香港的民主空间,长远目标是完全收复香港这个反抗基地。所以,尤其在习近平统治的时代里,香港的民主运动并没有中间路线可走。中共不会进行民主改革,所以要么民主运动成功打倒中共,要么香港也会走向专制,没有中间路线可走。

在主权移交时,泛民主派寄望中共遵守承诺,让香港高度自治。泛民老大司徒华就曾经预言,习近平上台后,中共会逐步体制内改革,香港普选也指日可待,但这一幻想只是一再落空。近年中共正在走截然相反的道路。

就像台湾,即使实际上已经是独立国体,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台资为了商机还是会为中共当“买办”,加强对台湾经济的控制。长远来说,特别是国民党希望与中共,必然会尽力配合中共,削弱台湾的民主权利,在太阳花运动里就可见一斑。因此,只有推翻中共一党专政和资本主义制度,才能折损独裁者的子弹和银弹。

第二点就是社会主义者未来的任务,目前在独裁制度,但在中港台建立的组织,将为未来推翻中共的革命作好准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