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民党选举惨败,政治版图改写

2014年12月23日 下午 2:07Views: 296

太阳花运动与雨伞革命激起对执政党的抗拒

Vincent Kolo与工国委台湾记者

台湾11月29日的九合一选举结果,被各界形容为「政坛地震」述。选举结果对国民党构成重大打击,其曾在22个县市中取得的15席执政权,如今只保住6席。最大在野党民主进步党则取得13席;无党籍人士取得3席。

这场政治版图变动对于中共专制政权与台湾资本菁英都深具意义,双方皆热烈拥护国民党总统马英九,因为他的新自由主义及两岸经济整合(此为台湾大企业的主要获利来源)两大政策。本次选举既揭示了对马英九的亲中路线之普遍反弹,也无疑反映了「太阳花运动」的后续效应。无独有偶的是,中国把伊朗式选举制度强加于香港,激发了雨伞运动,加强了台湾选民对中共及其盟友国民党的反感。

蓝营的《中国时报》指出:「国民党输到只剩总统府。」选举结果出炉后,行政院长江宜桦立即请辞,他在今年春天下令警察镇压示威者,成为众矢之的。三天后,马英九请辞党主席,并行礼如仪地躹躬道歉。总统大选将于2016年1月举行,眼看距离只剩一年,本次选举成绩标誌着民进党届时或将夺回执政权。这是北京与华盛顿试图避免的,因为担忧两国爆发冲突。

民调早已预见国民党会遭受挫败,但胜负之悬殊却远超过权威人士的预测。国民党的得票率从2012年总统与国会大选时的48.1%,崩盘至今次九合一大选的40.7%。国民党在此过程中,失守了它昔日北部的权力大本营,包括首都台北与台中市。唯一仍在国民党控制下的大城市是新北市,现任市长同时也是国民党「明日之星」朱立伦。虽保他住了职位,却比4年前少15万票。

President Ma Ying-jeou facing the fallout from Kuomintang's defeat.

马英九总统因选举惨败而辞任国民党主席一职

年轻人的角色

投票率为68%,当中尤以年轻选民投票率特别高,达到78%,此为国民党溃败之关键因素。在3月反服贸运动后,激进化的年轻人在网上以「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的标语,在网上动员投选。马英九的支持度本来已经长期低迷,最近微幅提升(!)至11%,但多场群众示威的确将这股情绪拓展起来,达至要彻底国民党。问题在于,过去65年来大多数时间都在台湾执政的国民党(大约前40年是一党专政),还有办法復原吗?

本次选举结果是民进党自1986年建党以来的最佳成绩,令其突破过去偏南的势力范围。该党已经转右倾并拥抱新自由主义多年。最近,则在资本家的压力下,对中国採纳温和路线,表示这是赢得下次总统大选的必要代价(呼应美国帝国主义的立场)。然而,民进党之所获得增长,是因为它是反对国民党的现成工具。

近来,特别是在「太阳花运动」中,可见对国民党为首的蓝营(亲中政治联盟)与民进党为首的绿营(独派)的怀疑。绿营在太阳花运动中,如同香港泛民派在「雨伞运动」中一样,被大大边缘化。另外,本次台北市长选举中独立参选的柯文哲大胜,击倒了身价百万的投资银行家兼前党主席连战之子的国民党候选人连胜文,从中可见人民对民进党愈来愈具批判性。对很多人来说,连胜文象徵着国民党与财团腐败守旧的制度。

柯文哲是少数唤起真正热忱的候选人之一。原因是他自外于蓝绿的形象(虽然他受到民进党的支持),与他「推倒蓝绿对立高牆」的口号,表示要提供两党以外的选择。但是,柯文哲的政策将无法实现这一政见。

不平等加剧

在马英九六年的总统任期中,可以见到贫富差距扩大,与年轻世代对低工资、职涯惨澹与房价飙涨的不满。随着这座岛国的製造业遭掏空,外移至中国等廉价劳力国家生产,20至24岁的失业率高达14%。食品安全风暴亦笼罩这场选举,其中最新的丑闻是「地沟油」,有企业被揭发回收后充作食用油,销往餐厅与食品製造业的工业用油。

房产投机令房价飙涨,多数年轻人难以负荷,公寓平均价格是平均年薪的15倍,数字比香港更高。随着中国及其专制制度与台湾的政商菁英愈来愈紧密,群众认知到「有产者」与「无产者」之间愈来愈大的鸿沟。有部落客形容,此乃「有中国特色的1%比99%的战争」。因为马英九与中国签署了不下21道经贸协定,国民党被视为与共产党专政有密切结盟关係。

TW map

新的政治选择

「太阳花运动」令学生与公民团体的影响力和追随者增加响,而它们在本次选举的参与,无疑对国民党败选的惨烈程度发挥关键作用。同时,这些团体将其竞选主轴定调为反国民党,而未转向独立参选。因此,我们看不见与西班牙类似的发展,那裡的激进反建制政党「我们可以」(Podemos)从2011年愤怒者运动(Indignados)中崛起,与过去政治精英决裂的,目前在民调的支持度为28.3%,成为该国最大政党。民进党管如同香港泛民派,鼓吹支持资本家的政策,迴避群众斗争,与蓝营的分别只有在亲独的立场上。儘管如此,台湾的激进学生组织目前并无准备公开挑战民进党及绿营。唯一例外是一个学生团体「基进侧翼」,在高雄市派出4名左倾台独立场的候选人,获得令人振奋的27,277张选票。

上述的部署令民进党与泛绿收割了反国民党风潮下的成果,实在非其所应得。然而,彷彿山雨欲来风满楼,民进党秘书长吴钊燮选后隔天,便飞往华盛顿,表示「不能解读选举结果为马政府两岸政策的失败」(Taipei Times,12月7日。)民进党自己的选举分析中,极力迴避国民党今次的挫败和其两岸政策之关联,隐瞒本次选举的「本土」色彩。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最有可能成为该党2016年总统候选人,她表明想改变该党传统的独派立场。她争论台湾在60多年自治后「已经独立」,蔡的领导团队希望与北京和平共处,以确保马英九两岸政策将会(在些微调整下)持续推行,从而符合两岸企业精英的要求。这将使民进党领袖与「太阳花运动」中冒起的台独情绪相牴触——台独的支持率自3月的25%(1994年时只有10%)上升至9月的30.1%。9月的民调中,有47%受访者倾向「维持现状」,基于担忧正式宣告独立等同向中国宣战。仅有8.9%受访者支持与中国统一。

特别是在「太阳花运动」后,中共政权也明白到,政局不免转移,且民进党愈来愈有可能执政,于是打破禁忌,开始与民进党代表进行非正式会谈。儘管美国政府希望透过其军事与经济上的「亚洲再平衡」围堵中国,但并不乐见意料之外的冲突在台湾立即爆发(因为美国已向台湾承诺协防)。特别是,现在美国将焦点放在中东、以及由它一手毁灭的伊拉克与叙利亚之际。

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让挑战蓝绿两营的「第三势力」曙光乍现,但柯文哲民粹式的竞选修辞也许很快就会令人幻想破灭。他承诺「民主化」市政府,获得广大迴响,但具体而言的改革极为有限。其中一项改革是投票遴选劳动局长(从事先筛选的候选人中选出)。柯文哲也打算以公投决定部分公共支出的用法,但金额只有总支出中的6%,并且只能从经「专家」筛选过的提案中选择。与其说柯文哲「打破」蓝绿资本阵营的宰制,不如说是想以溷合蓝绿的资本主义政策,从中取得平衡。他在胜选后立即与泛蓝要角宋楚瑜会面,并邀其担任「首席顾问」,就可见一斑。宋楚瑜是狂热中华民族主义者,曾经在国民党内挑起右派势力的分裂。

唯有社会主义替代方案,反对资本主义的危机及贫富两极化,以群众斗争(特别是工人阶级)为依归,才能真正取代蓝绿重商机器的宰制。近年来,年轻工人、学生及其他参与群众斗争阶层,可提供新左派势力的原动力。但唯有与绿营的彻底决裂(尤其是学生),公开挑战资本家政治阵营的前提之下,这才会实现。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会攻击资本家的亲中立场,但是以阶级立场而非民族主义的论述,从而寻求与大陆工人建立反抗资本主义与专制统治的反抗阵线,同时也坚决捍卫台湾人民自决,并以社会主义独立台湾为第一步,作为全亚洲的斗争去消灭资本主义。

对中国的反响

本次选举标誌着台湾政治版图的转型,对中共专制政权是严重的警示。这年先有台湾「太阳花运动」,后有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的群众运动「雨伞革命」,现在则是国民党的选举落败,为今年中共的週边接连遭受重大挑战作结。甚至向来宁静的澳门,也被主权移交以来最大的反政府示威所撼摇。该政权「以商领政」的长期战略如今面临危机,在诸此社会遭到排山倒海的反对声音,民众日益鄙视北京与本地财团的结盟。眼看整个资本主义都无力改善群众的处境,特别是年轻人,过去一年的斗争是未来的前兆。连串的政治动盪也警示到,接下来中国自身可能面临爆发,因为在中国的群众(特别是年轻人)的愤怨也是极奇相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