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15年年经济硬着陆?

2014年12月24日 下午 7:54Views: 515

世界经济已感受到中国经济放缓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在过去三十年和未来五年,世上最重要的数字是中国的经济增长率。」BBC经济版编辑罗伯特‧派斯顿宣佈。连串数据证实中国经济明显放缓,社会愈来愈担忧,中国不再作为全球资本主义的驱动器,反而将会拖累其发展。过去十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一直是增长的火车头,但现在摇摇欲坠,商业投资和工厂产能也是如。中国政府不仅陷入25年来最缓慢的GDP增长,同时努力加快新自由主义重组,从而刺激私人投资和国内消费。这是其战略的一部分,以戒绝经济对债务的依赖。现在,中国债务已经超过GDP的250%,对发展中经济体来说,是一个非常高的水平。

许多评论家现在预计,今年GDP增长将低于政府7.5%的目标,这在16年来还没有发生过。即使7.5%也是中国24年来的最低增长数字。十二月中,中共领导人举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结束,宣称「对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比较大」,现在普遍预计2015年GDP目标将下调至7%。

中共採用了「新常态」一词,在官媒上也大肆宣传,强调GDP增速降低。习近平声称已将「新常态」发展成一门理论,但事实上这一词是从西方媒体抄袭过来的,本来用来形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时期。《环球时报》大肆宣扬,习近平申述的「新常态」理论将会是历史上其中一个标记。中共试图蒙蔽群众,让人以为经济放缓是正面,是政府有意的、预料之内的政策。的确,有些新自由主义改革派主张较慢的「优质」增长(这意味着更少的国家控制,减少借贷投资)。但是,今天有无数的经济因素是北京控制不了的,在接下来的时间可以引发对经济动盪。

Paris-themed ghost town in Hangzhou, Zhejiang province.

图为浙江杭州一座以巴黎为主题的空置「鬼城」

中国第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一份备受激烈争论的报告表示,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如果是正确的,这代表美国由尤利塞斯‧辛普森‧格兰特当任总统的142年以来的第一地位结束了。通过衡量购买力平价(利用当地而非全球价格的方法),中国经济体目前价值176,000亿美元,而美国国内生产总值174,000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在2020年前,中国经济体还会比美国大20%。各界因不同的计算方法,对此是否已经实际发生未有定论。一些学者推测,这将在未来几年发生。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比单单GDP增长率放缓深远得多,因此愈来愈受到关注。

当前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发生动盪,当中最触目的是原油价格的暴跌,这是全球供大于求的结果。从世界第一市场 - 中国 - 也可明显看到这现象。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页岩革命」大大增加了该国的燃油产量。中国正处于史无前例的产能过剩,由钢铁至太阳能电板皆是如此,最触目的就是房产市场。据房产专家艾经纬所言,2014年全国房屋销售下降了10%,现在未售出的房地产大约有七年的库存。一份北京商业报刊刊登了「鬼城指数」,说明至少在50个城市中,一半以上的住房是空置的。

中国的建筑业消耗了全世界约一半的钢铁和水泥,僱用3,700万工人,这比英国整个的劳动人口多23%。因此,过去十年的建设热潮中是全球能源价格的驱动力,中国建筑业的活动佔了全球超过一半,而建筑业佔全球能源消耗的三分之一。

Venezuela's President Nicolás Maduro meets his banker.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与习近平会面

大宗商品市场陷入震盪

在12月,大宗商品的低迷是全球股市大幅下跌的主要诱因。上海市场也经历2009年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5%)。大宗商品市场的低迷,令许多经济评论员再次质疑,中国官方的GDP数字是否能反映实况。正如《彭博》专栏写手William Pesek评论道:「对于任何人认为中国正处于近乎这数字(即7.5%增长),我有两个字要说 - 『铁矿』。关键的矿石价格下跌了一半,同时油价下跌44%,煤价等大宗商品也急跌,可见中国(经济增长)可能将会急速煞停。」

大宗商品市场不景气,令许多出口商陷于萧条及收支平衡危机。依赖石油的委内瑞拉已经陷入衰退,其国际债务(主要来自是中国的国家银行)更可能违约。有传言讲,委国的马杜罗政府希望北京会延长信用额度,也就是说紧急财政援助。「中国人是精明的,他们可能希望以援助方案换取奥裡诺科地区的油田作为回报。」一名《中国日报》的评论员说。即使是俄罗斯,在货币危机(2014年卢布的价值下跌一半)、石油收入崩溃以及西方制裁情况下,也可能被迫向中国求援。

贊比亚政府被迫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吸血鬼来「拯救」国家财政,意味着贊比亚人民将再面临紧缩措施。它的铜矿大多是归中国人所控制。「幸运国家」澳洲由于得益于蓬勃的中国贸易,迄今很大程度上逃过了全球危机。但即使如此,据报道,澳洲的贸易遭遇自1960年以来的最大降幅(出口收入下降,进口成本上升)。澳洲乘着中国的建筑热潮,採矿公司大大获益,但代价是国内製造业进一步下滑。但是,根据嘉能可的报告,今天澳洲煤矿产业中,一年裡有一季是无利可图的。中国经济放缓令大宗商品市场急跌,意味着这些国家将面临艰难时期。因此,中国将以更公开的帝国主义模式,对依赖其经济力的市场和政府加强控制。

Steel

产能过剩

由于地产和基建的投机,中国钢铁产能疯狂膨涨。即产能过剩已达到荒谬的高水平,还是持续膨胀。中国当局已承诺加以控制,但这绝非易事。自2008年全球资本土义危机以来,信贷前所未有的膨涨19万亿美元。因此,同样的过度投资也已经在水泥业、玻璃业、採矿业、铝业和造船业等其他众多行业发生。

两个政府的经济学家在11月发表一份报告,报告指过去五年的投资中多达一半(总值42万亿人民币)是浪费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徐策,以及宏观经济研究的王元)。他们指,过去两年习近平上台以来,问题持续恶化。

现时中国钢铁的产量大于日本的7倍,世界排名第二。仅閒置的钢铁产能就已经超过美国钢铁业的两倍。过度生产导致一些地区的钢材价格跌至白菜价格。在2012年,中国的水泥产能达29亿吨,但实际需求仅为21亿吨。中国最大的200个机场有三季度都是亏损的,但还在计划建造多100个。

类似现象在其他行业重複,各城市和地区之间彼此竞争,鲜少考虑国家整体的经济情况。市场商品泛滥,利润受到挤压,信贷成本则会飙升,其结果是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债务会极为迅速的积累,有可能会爆发一波波的企业倒闭和银行危机。

影子银行业增长至世界第三大,这突显了北京的困难,现在是世界上第三大。影子银行是非正式的渠道,让国有银行规避政府监管,从而保持信贷流动到陷入困境的企业借贷人手中。

过去一段时期,很多投资项目都规划差劣,甚至纯粹是投机炒炸,但工人阶级不免此付出代价。其中一个指标是,建筑业工人罢工上升,从7月至9月有55次。这行业有着多层的外判制度,依靠无保障、不受保、低工资的农民工,因而恶名昭着。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的一份报告指出,许多项目暂缓和变相违约,个案数字上升,「中国工人是最后拿到钱的一群。」2014年的下半年裡,有一半的罢工是由于拖欠薪金引起的。

煤炭业方面情况更糟,中国煤矿业有70%处于亏损状态,是由于全球煤炭的价格下跌(2014年下降了25%),加上产能过剩,还有政府治理污染的措施。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主席王显正讲,超过一半以上的煤矿企业难以支付员工工资。因此,山西省等一线产煤区的财政压力最让人担忧,有报道指当地的影子银行即将违约。

More than half of China's coalmines are struggling to pay wages.

超过一半以上的煤矿企业难以支付员工工资

通货紧缩

在12月21日,中国央行出乎意料地下调基准利率。可见,经济基础远差于政府想我们相信的情况。现在最令人担忧的是会发生通缩。中国政府来年想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十一月官方的通涨数字是1.4%,为五年来最低的水平。但是出厂的价格下降了2.7%(同比十一月)您是不是要找:rely on skin,是连续33个月价格下降。正如《经济学人》杂誌指出,中国经济的诸多领域正濒临价格全面下跌的边缘。

当金融泡沫破灭时,就如1990年代日本房产泡沫爆破,造成了通货紧缩,而今天的中国也会因产能过剩和过度建设造成同一恶果。当通缩波及整个经济体时,由于人人都期望市场价格继续降低,消费者购买意欲减低,企业推迟投资,价格下跌会抑制经济增长。最糟糕的是,通缩会令债务实际成本上升,令企业和政府债务负担恶化。

根据《金融时报》报道,偿债费已经达到了中国GDP的17%,而2011年时只有7.5%。央行的降息举动,以及之后可能会增加银行的资本金(通过降低法定准备金率),主要是因为违约将至,所以要舒缓解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偿债成本。违约实际上已经发生了,但透过将坏帐从银行系统中的一个实体转移到另一个,掩饰了这一事实。由于通涨回落,借贷的实际成本已经从2011年的零飙升至5%。

但是,11月降息的即时效果,是再次製造股市泡沫。上証综合指数在四星期内急升超过25%。大量资金透过「孖展」涌入(2012年才在中国合法化),这是高风险的手法,因为投机者用借贷而非自己的资本在作股票交易。过去几星期,名副其实的淘金热正在发生,有数千万计的新交易户口开设,银行急速推出新的借贷平台去满足「孖展热」。北京面对严峻的两难局面,其反通缩的措施有可能激起新一轮的金融泡沫,恶化债务危机。

现时欧洲和日本央行实行类似的政策,就是不择手段来製造通涨。无论对习近平及其经济团队,以至对全球资产阶级,通缩危机的失控现象是最大的担忧。

在下一段时期,中国经济是否硬着陆(被普遍定义为增长5%以下)是尚未有定论。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长期着陆」是最有可能的情况。这与我们的预言相似,中国正在进入日本式的低迷:通货紧宿、债务危机和经济停滞。阶级斗争和政治不稳正在到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