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革命撕破警察真面目

2015年1月4日 下午 5:12Views: 205

需要真正民主控制警队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经过雨伞革命后,群众遭受过胡椒喷雾、催泪弹、警棍等警察暴力,是六七暴动以来香港最勐烈的镇压。此外,警察与黑帮携手合作袭击示威者,令「黑警」一词家传户晓。甚至9月28日当晚,警察一度高举「速离否则开枪」的橙旗,有传警察准备动用橡胶子弹和音波炮,后来是中央政府为免民情反弹而煞停。

在9月28日、10月3日、10月17日裡,警察暴力不但没有扑灭佔领运动,反而惹来民情反弹,原本正走下坡的运动起死回生。从梁振英的角度去看,警察多次犯下致命的策略错误。

在雨伞革命的初期,群众一度高喊「警察罢工」的口号,喻意要求警方停止执行上头指令。政府多年来竭力宣传,製造警察「廉洁奉公」、「保护市民」的虚假形象,全部毁于一旦。

警察作为国家机器的本质揭示于群众眼前。最近港大民意调查发现,警队的民望为61分,比解放军的63.1分更低。警务处处长曾伟雄赞扬警察「专业克制」,脸不红、耳不热,最近更指警察保护学生,就如慈母保护孩子一样!

雨伞革命期间多次出现警察暴力殴打示威者的画面,令香港警察形象变得极为负面。

雨伞革命期间多次出现警察暴力殴打示威者的画面,令香港警察形象变得极为负面。

9月28日,示威者和平堵路,但警方疯狂投掷87枚催泪弹,不少在示威者头上爆开。当时,笔者站在金钟夏悫道,眼见催泪弹清场完全无效果,但警察没有停止,与其说是为了清场,倒不如说是为了挑衅示威者。警方高层称催泪弹不会伤人,但本港呼吸科专家表示,催泪弹可引致人体九个身体部份出现不同徵状,包括皮肤出红疹、眼结膜炎、呼吸困难甚至脑出血等。2013年埃及抗议活动中,首都开罗警方曾向囚犯卡车投掷催泪弹,导致超过30人死亡。

警察纵容黑帮袭击旺角的佔领者,企图製造溷乱场面,乘机清场。10月3日晚上是整场运动裡民愤最高峰的一夜。警察受尽千夫所指,士气低落,黑警一词家传户晓。到了运动的中后时期,前线示威者清楚见到警察情绪已经失控,胡乱挥舞警棍攻击示威者,甚至途人、记者、医护人员也无一倖免。整场运动中过千名示威者被捕。

警队内部作为统治阶级的机器,本身就充斥着其代表的反动意识,例如盲目祟拜权力,蔑视低下阶层,还有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这是制度造成的问题。有警察曾经叫印度裔女示威者「返印度啦!」,还有警察威胁女示威者「再嘈捉你返差馆强姦」。在埃及2011年的革命裡,有警察在开罗广场强姦女示威者,甚至强迫验证被拘捕的女示威者是否处女。

监警会不过是政治花瓶,完全没有实际作用。民阵警权关注组召集人陈树晖回应警方言论指,由928开始,警方共收到1324宗投诉个案,是关于警方疏忽职守以及滥用暴力,但警方至今从没有公开任何内部调查进度,而且一宗都没有证成。

现任监警会主席为郭琳广,曾任广西政协及广西社团总会副会长。该社团总会去年曾经在报章登广告,强烈谴责反对警察执法不公的林慧思辱警。

从监警会2013年至14年度工作报告的资料,总共审核2,591宗投诉警察个案,涉及超过4,700项指控,经过「全面调查」案件有1,300项指控,结果获「证明属实」只有86项,佔总调查指控总数6.5%。

在雨伞革命爆发前,戴耀廷曾经表示要限制示威者的各种行动,去避免佔领运动酿成骚乱。从雨伞革命的经验可见,非暴力教条根本捉错用神。单靠「道德」并不可能感召警察,而暴力的源头来自警察而非抗争者,即使群众和平克制,也不能避免受暴力对待。若果遏制群众的行动,只会聚积怨愤,继而走上骚乱甚至暴动的绝路,冲击立法会的行动正反映这股沮丧的情绪。这不但不能威胁政府,反而会让政权有藉口加大镇压。

真正避免血腥冲突的方法,将行动升级(尤其是罢课罢工),将群众的忿怒情绪引导至有纪律、有组织的斗争,而且政权镇压的话要付出最大的政治代价。这种行动必须要建立群众学生/工人组织,并以社会主义纲领组织工人阶级的政党。

由社区民选代表去组成审查委员会,委员会有权僱佣和解雇警察,独立调查雨伞革命中的警察暴行,严惩施暴警员。这是民主控制警队的重要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