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公民是什麽组织?

2015年1月5日 下午 4:28Views: 988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雨伞革命后,香港群众(尤其是年轻人)摆脱中共控制的意识愈来愈强烈,香港自治甚至是独立的情绪升温。这很可能会主导未来民主运动的方向,就如台湾太阳花运动后,青年和学生的反政府组织冒起,台独立场愈见鲜明。

经历过泛民多次背叛香港的民主运动后,传统政党尽失新一代的信任,年轻人急切寻求新的政治选择。热血公民以激烈的言辞攻击民主派(却无提出任何实质替代),挟着仇视大陆人的民粹意识,吸引得了部分年轻人的青睐。他们随着一时三刻的民意左摇右摆,为的只是送黄洋达进议会。

Civic Passion

没有完整的纲领、没有坚定的立场、更没有严谨的论述,为的只是送黄洋达进议会。

立场飘忽 面目模煳

热血公民等本土派的主张类似国际上的右翼种族主义团体,主张「本地人利益」至上,反对外来移民,憎恨左翼及社会主义,他们的政策不会对抗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打击。

热血公民的支持者在网路上极为活跃,在实地上则只是一个鬆散的网络,并不如欧洲的极右派(例如法国国民阵线、英国独立党)般紧密组织。该组织并没有正式的纲领,也没有明确支持本土派内部的哪一种主张,例如香港自治、独立还是所谓「归英」),务求包揽最多的本土派支持者。

首领黄洋达向来立场飘忽而恶名昭彰。一时攻击大陆人来港「抢资源」,一时又指责任在于政府分配资源不均;一时又指自己不是种族歧视,却又反对《反种族歧视条例》立法。

黄洋达在短时间内由支持建设民主中国,彻底改变了立场。2012年他在旺角的论坛裡,力竭声嘶地说「六四的烛光要遍及中华」,并且在同年黄洋达参选立法会的文宣内,也明确写到「作为香港人,作为中国人,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发声空间」。但在短短不足一年后,黄洋达彻底改变立场,变成认为中国民主与香港无关,主张仅仅「保住香港」,指所有关注中国民主的人都是「大中华胶」。

「保住香港」- 重走泛民的犬儒路线

八九六四后冒起的香港泛民,当时提出「民主抗共」的口号,背后的想法是相信《基本法》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承诺,但求在中共独裁下苟且偷安,并寄望中共会进行体制内改革,实现民主。主归移交17年后的今天,中共政权的独裁变本加厉,爪牙伸进香港,依靠《基本法》的一纸空文并不能保障什麽。

泛民悼念六四只是行礼如仪,却从未想过连繫中国的民主斗争,不少年轻人对推翻中共感到无力。现在,热血公民提倡「保住香港」的口号,只是反映着这股失败主义的情绪:中共过于强大,无法推翻,港人自保就好了。久不久喊喊「打倒共产党」的口号,但割裂中港两地的民主斗争,香港一城岂可推翻一国的独裁者?

雨伞革命期间发起佔领英国领事管的马骏朗,曾在《热血时报》撰写一篇《勿奢望中国人会帮你推翻中共》的文章。文章内容指摘「中国人是奴性极重,盲从附和建制,没有勇气,没有嵴樑的民族」,因此不可能推翻中共。但是,今天大陆群众即使面对独裁镇压,斗争也愈来愈激烈,佔领堵路、罢课罢工,甚至武力自卫对抗国家机器都是屡见不鲜。今年年头茂名反对化工厂的示威,裕元鞋厂五万工人罢工,黑龙江八千教师罢教等,都是香港可以借镜的斗争手段。

马骏朗叫我们放弃与大陆群众站在一线,却寄望与中共唯唯诺诺的英国政府会替我们争取民主。可笑的是,英国政府为了在中国投资,早已跪在中共面前,今年六月,中英就签署了超过300亿美元的贸易合约,双方大力投资核电、高铁、基础设施建设。香港警察投掷的催泪弹是英国军火商製造的,英国政府得悉后也无阻止其出口。

热血公民并无纲领和行动去推翻中共,甚至黄洋达表示回到从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会接受,只是重走泛民的犬儒路线,幻想香港独善其身。

一场波澜壮阔的雨伞革命,为所有组织和政团带来前所未有的考验。泛民政客曝露了妥协畏缩的真面目,因此被彻底边缘化。但热血公民嘴巴凶狠地攻击传统民主派,甚至是学生组织,同时自己却未提出清晰的立场。他们以「勇武抗争」为口号,但从未解释何谓勇武,更没有提出自己的主张,只享受做「反对派」去拿取道德光环。

热血公民为冲击立法会事件摇旗呐喊,但又不敢为行动正式背书,更不会以此行动为基础,作为发展运动的方向。热血以这闪闪缩缩的手法,永不清晰提出改变斗争方向的替代方案,只顾收割短途利益。

民粹组织 昙花一现

在近年全球的经济和政治危机下,传统政党失去群众信任,造成巨大的政治真空。在欠缺工人群众政党的状态下,这真空被不同类型的民粹组织暂时性填补,但这些组织都很快令支持者失望,在政治舞台上昙花一现。热血公民就是香港的一例。社会主义者必须向其代表的排外民粹浪潮反击,为建立工人群众政党而奋斗,避免民主运动再走迂迴的道路。

热血公民费尽心思攻击「左翼」,却从不解释何谓左、谁是左,只靠庞大的宣传机器去大肆抹黑。相反,社义行动虽然只是小团体,没有大党的资源和影响力,但坚定站在左翼的立场上,公开提出民主运动的替代纲领,倡议以罢课罢工为斗争的核心武器,从而动员广大的群众,打破佔领被孤立的困局。

我们在运动裡指出,只有将斗争蔓延至中国,清晰以推翻中共为目标,才可赢得真正的民主变革。未来的民主运动不仅要提出真普选的诉求,更要连繫至结束财团的统治,才能运动会更强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