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医保与房屋长策--梁振英无力扶贫

2015年1月6日 下午 4:55Views: 29

医疗与房屋问题令民众水深火热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自愿医保:公帑补贴保险业

12月中,政府宣布准备于2016年推出“自愿医疗保险计划”,提出一个私人医疗保险的方案,吸引市民购买。这是整个医疗产业计划的其中一项措施,想更多市民改用私营医疗系统,扩大医疗产业的市场,避免在压力下增大公共医疗开支。

保单费用为每年3,600元,比现时的市场产品更贵约百分之九,大部分年轻人及基层工人根本不能负担。此外,消委会指出,医保计划的行政管理费达35%,比爱尔兰的一成更高。这些情况都是强积金翻版!

在政府医疗产业化(即是私有化)的大方向下,私营医院在香港占的比重愈来愈大,从2008年开始,香港私营医疗开支的金额超过了公营医疗开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表示,2020年前私家医院病床数目会提高四成。近年,公营医院的医护人员待遇差,人手不足且工时极长,而且没有公务员的合约,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早已出现“逃亡潮”。政府利用公帑培训医护人才,然后将他们推向私家医院。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承认,推行计划的其中一大阻力是使用公共医疗的基层市民。香港的公共医疗开支是世界上发达资本主义城市中最低之一,2011年公共医疗开支只占本地生产总值的2.8%。政府坐拥7千多亿的财政储备,不愿加大公共医疗开支,但却准备投入500亿作为自愿医保计划的启动基金,用公帑补贴保险业。

十年29万公屋 = 空头支票

政府订立长远房屋策略,表示未来十年兴建48万个房屋单位,当中公屋占29万间。这数字并未回复至董建华时期6万多间的水平。然而,政府也曾承诺过让公屋轮候人士三年上楼,但从来没有实现过。现时公屋轮候册逾26万宗,两年内急升25%。政府每年兴建1.5万间公屋的指楆根本不足以应付,而且年年都不达标。我们绝不能相信梁振英今次的虚假诺言。

梁振英上任时表明每年兴建3万5千间公屋以解决房屋问题。单单在2014年楼价已经上升一成,香港的疯狂楼市已成举世瞩目的事情,甚至传出大古城有一所凶宅售卖超过1千万。仅过去15个月以来,劏房数目急升近3成,现时全香港有约8.64万个单位,连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也承认这是“悲哀”。然而,政府无心亦无力解决问题,拒绝恢复租务管制,一味将问题归咎为香港地少人多。

然而,香港已开发的土地只占总面积23%,其中仅7%土地作住宅用途,有4千多公顷土地被囤积起来。只要开发多1%土地,就足以让100万人居住。但是,在新界东北发展计划里,住宅用地只占15.6%,当中六成以低密度豪宅为主,用于公屋或居屋土地只占整个发展区面积的6%。土地资源被地产商变成牟利工具,民众需要却被无视。政府与地产霸权同气连枝,施政方针也绝不能得失他们的利益,这才是梁振英永远无法解决房屋问题的主因。

过去三个月的雨伞运动里,在民主诉求的背后,群众的愤怒也源自于贫富悬殊、地产霸权和公共资源短缺。社会主义行动主张每年兴建5万公屋,大幅增加公共医疗开支,才能彻底解决问题。只有将银行及地产商公有化并置于民主管理底下,才能实现这些诉求。未来的抗争需要一个工人群众政党清晰表达这些诉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