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阶级斗争尖锐化 社会主义者扮演重要角色

2015年1月13日 下午 8:55Views: 57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爱尔兰、斯里兰卡、澳洲、南非等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活跃分子,于12月在比利时集合,商讨资本主义危机和建立战斗性工人阶级政治替代所面临的挑战。正在此时,比利时自身正处于一场大罢工之中,反对右翼政府摧毁国家福利制度。

是次会议为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国际执行委员会,召集了35个国家的代表。当中有爱尔兰反对水务税运动的领袖,亦有西雅图的巿议员莎玛‧萨万特,是美国过去100年首位社会主义议员,也有来自香港社会主义行动的代表之一邓美晶。

我们从这一星期的会议中,挑选了四个国家作以下重点报告。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停滞不前- 右翼乘势而起

来自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委内瑞拉支部的Johan Rivas警告,前总统查韦斯去年逝世后,其继承者马杜罗准备向「真诚的资本家」作出妥协,会引致政治上的危险。此前,今年较早时,激进右翼反对派动员中产阶级青年进行暴力示威,反对「玻利瓦尔革命」。资本家发动有组织的投机,以及经济破坏,去支持这场示威。

这些暴力示威未能在查韦斯主义的中心地带得到支持,不过仍能成功迫使政府重回谈判桌,令政府向僱主组织和「民主派」资产阶级政客作出退让,他们过去一直反对并恐惧查韦斯政权的亲穷人政策。燃油是委内瑞拉的主要输出品,现时查韦斯主义的改革计划,包括食物合作社、彻底的医疗改善和农地重新分配等,都因为油价的暴跌而受到威胁。

多数资产阶级希望在2015年的总统大选上打倒马杜罗,而Johan更不能排除右翼会再发动政变。Johan说现时有两个阵营控制着查韦斯主义,一派是有军事实力基础的,而另一派是1980-90年代的左翼改良派。这两个阵营视来自左翼或右翼的激烈批评者为共同敌人,不论是查韦斯运动的内部、外部还是週边的人。

面对右翼的经济打击和投机,马杜罗的回应是加大官僚和操控至荒谬的程度。由底层发动起来的行动,如佔据已关闭的企业、分配食物,都被孤立、军事接管或打压,令工人感到失败和挫折。

虽然今天左翼反对派力量弱小而分散,但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委内瑞拉不排除查韦斯主义破裂的情况下,有可能会令新组织形成,从而尝试捍卫查韦斯时代的正面成果,并向社会主义方向推进。但与此同时,如果查韦斯运动继续停滞的话,将带来严重挫折,因此必须作好准备,虽然不能与1990年代尼加拉瓜或1973年的智利的惨况相比。然而,如果查韦斯运动溃败,会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包括一直依赖委国石油的古巴,将可能加快復辟资本主义。但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危机日趋严重,可为拉丁美洲建立左翼革命新力量带来机会。

斯里兰卡:社会主义反对派参选总统

当其他零散的左翼在政治上屈服,要麽支持军国主义的不民主的总统拉贾帕克萨(与中国有紧密连繫),要么就是支持资产阶级反对派统一国民党(UNP)(由美国和西方支持)。工人国际委员会的老将Siri Jayasuriya 将于一月参选总统,打出社会主义的纲领,捍卫工人权利和反对种族分裂。

2009年斯里兰卡经历了凶残的内战,打击塔米尔少数族裔,虽然此后GDP强势增长,但工人阶级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成果,或者任何「战后的回报」。相反,劳动大众的民主权利继续被削弱、拉贾帕克萨家族的军国主义增强,牢牢掌握国家政权。中国在该国投资超过13.5亿美元,以及超过100间印度企业营运,印度和中国为资本的支配地位而权斗。而西方国家无视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对,就拉贾帕克萨的战争罪行展开了调查。

现时的独裁政权越来越不受欢迎,这可见于最近执政党在南部地方选举流失大量选票。儘管在它的票仓,即中国的主要投资地也一样如是,例如总统的选区汉班托特,中国公司在当地兴建并控制着全国最大码头汉班托特港。

拉贾帕克萨曾经利用僧伽罗民族主义势力,令社会两极化以继续当权。反对派统一国民党(UNP)现支持万特里帕拉‧西里塞纳于1月份参选总统,他是斯里兰卡自由党(SLFP)的领导人,与现任总统同党,也是卫生部门的部长。统一国民党(UNP)选择为万特里帕拉站台,是因为他们想要一个可供选择的「僧伽罗民族主义」候选人,去增加他们打倒拉贾帕克萨的机会。现任总统因为惧怕选举大败,在最近的财政预算上作出一些让步,包括轻微上调工资。

现时,没有以工农和和穷人组成的群众反对派组织,可以去清晰表达强烈的反对声音。建立这股势力是联合社会主义党(CWI斯里兰卡)的关键任务。联合社会主义党曾经勇敢地经受住反革命浪潮,在艰难下坚守社会主义纲领,保卫民主权利、民族权利,以及回教和泰米尔少数族裔的宗教自由。即使Siri可能不会赢得大量选票,但利用选举平台去建立有别于资本家和种族主义政党的政治替代,在政治上是重要的。

比利时的总罢工浪潮

现时,比利时的阶级斗争可能是欧洲最进步的。新任的右翼政府计划于未来五年削资110亿欧元(港币1,050亿),激起了一系列地区性总罢工。全国总罢工于12月15日星期一爆发了,瘫痪了铁路、航空及巴士交通,并关闭了大部份工厂和学校。

「政府的权力不稳,可以被运动推翻。」左翼社会主义党(CWI比利时)主席Eric Byl指出。

今届政府于今年秋季开始执政,由新佛兰德斯联盟(NV-A)领导。

「地区性总罢工得到很大的支持。根特市(Ghent)完全静止了,在列日(Liege)的罢工是20年来最大型的,在那慕尔(Namur)的是历来最大的。」Eric表示。

这场罢工反对什麽?

「反对一切。政府、政治、老闆们 — 他们尝试一次过实行其他国家用20年来进行的打击。」

「这意味着提高退休年龄,退休保障减少,工资取消与通胀挂勾,公务员权利受打击,罢工权受限制,提高销售税、削资、私有化,还在铁路、电讯和邮址服务的去管制化,削减薪俸税(从而减少国家收入)等。」

「我们示威及罢工的诉求是『打倒政府,打倒整个紧缩政策』。其他数个左翼团体,例如前毛派政党比利时工人党(PTB,在五月于联邦及地区共取得8席),只要求撤回部份议案。僱主投诉,表示政策不应在街头决定,但我们回应,没有工运抗争,连选举和民主权利也不会有。」

爱尔兰民众参与大规模抗税运动,反对水务税政策。

爱尔兰民众参与大规模抗税运动,反对水务税政策。

爱尔兰:大规模罢交水务税

12月10日(星期三)中午,10万人上街,反对政府推出的水务税,都柏林市中心所有交通都停顿了。

「在一个工作天可以聚集这麽多人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亦是我们前所未见的。公共交通直到晚上才回復运作,火车都挤满了。」

很多人休假了,包括私营和公共服务工人、学生、失业人士、退休金领取者。巴士从全国各市而来。社会主义党(CWI爱尔兰)的卢拉.菲茨谢拉德(Laura Fitzgerald)于游行后表示很高兴。

「我跟工人家庭交谈,连母亲也确保青年人休学一天去参与游行。我亦遇到很多工人对支持水务税的工会领袖感到愤怒。」这是政府表示重大让步以来的第一次游行。水务税的水平比初次推出时(每年港币4,000元)降低一半,人人缴交的水平一样。

「政府未能压制运动。对政府的愤怒跟上两次于10月11日和11月11日的大型游行一样。」

社会主义党的立场是罢交税项。其他数个表示反对税项的政党并没鼓动罢交,却劝谕人们等待至下次选举。在意见调查中大幅增长的反对派,民族主义政党新芬党(Sinn Fein)的领袖们,更表示他们会缴交这费用。

「议员保罗.墨菲(Paul Murphy)代表社会主义党在一个大集会发言,强调要罢交税,得到示威者的很大回应。有可能取得胜利并推翻政府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们在街站得到很好反应,报纸也售卖得很好。」

一项意见调查显示,33%的人决定了不会缴税,是一个很高的数字。首批水税单会在四月来临,运动的活跃者相信,人数会于12月10日的游行后增加。

「我们正在准备于二月举行一个罢交税会议,以组织数千名地区团体的活跃分子。」萝拉.菲茨谢拉德表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