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需要反对恐怖主义与种族主义的群众斗争

2015年1月22日 下午 11:10Views: 75

原文为革命左派(工国委法国支部)对法国1月10日-11日近4百万群众示威所作之声明,本文为其精简版本。

反对限制意见表达的自由!

反对种族主义!

反对与瓦尔斯、默克尔、拉霍伊、萨尔科齐或勒庞等欧洲领袖之结盟!

我们谴责武装份子于1月7日(星期三)袭击《查理》办公室、并杀害12人的震惊事件。

对《查理週刊》与沃林斯基(Wolinski)、卡布(Cabu)等个人之攻击并非随机事件。对许多人而言,这些记者闻名于他们长久以来的付出,以各种方法致力反对不容异己者、种族主义与言论审查。他们据推测是遭疯狂且不容异己的恐怖份子所射杀,此一消息令我们深感愤怒。这些人杀害一般劳工,犯下这起令人髮指罪行,业已证明他们既非关乎打击种族主义、亦非为了保护穆斯林,更不希望生活在一个宽容且尊重一切成员的社会。

法国穆斯林绝不会对此行动而感到舒缓,正好相反,他们因此在街头上承受到后果。这些宣称捍卫教义的恐怖份子并不比反动的伊斯兰恐惧症患者更可取,而后者现正摩拳擦掌计划向穆斯林暴力报復。如此恐怖行动进一步强化了那些试图以宗教、族裔之名,分化工人与年轻人的反动势力。

Warmongers, racists and dictators briefly inserted themselves at the head of the Paris march.

战争发动者、种族主义者和独裁者格格不入地插在巴黎游行的队伍前列。

反对限制表达自由或讽刺时事的权利

《查理週刊》是同新闻审查、种族主义与极右派长期斗争的产物,儘管他们也没放过左派。他们以挑衅与辛辣的讽刺作为削弱政治正确与媒体操弄的手段。我们保卫《查理》,因为我们相信表达意见的自由不应受到阻挠,也明白统治阶级很快就会对此权利发动攻击。

问题在于以挑衅、甚至有时侮辱的方式探讨此议题是无济于事的,特别在911事件后反伊斯兰种族主义甚嚣尘上的背景下,这做法反而可能沦于任凭种族主义者摆佈。在捍卫最全面的意见表达自由之同时,我们亦对《查理》出版的部份时事观察与画作抱持保留立场。

反对与促进种族主义者结盟!

看看那些曾被《查理週刊》批评与讽刺的政客,如今在捍卫这份杂誌的行为是不能令人信服的。这些插画家若知道巴黎圣母院为他们鸣钟15分钟的话,肯定会放声大笑……这对根深蒂固的反教权主义者而言是何等成就!

我们是意见表达自由的坚定拥护者,但我们知道90%的新闻出版业,掌握在那些为了追求利润而甘愿审查言论的大资本媒体集团手中,我们不会从资本家得到任何关于「意见表达自由」的启示。

萨尔科齐、勒庞等人没资格现身纪念活动!

限制你我人身自由的新「反恐」法令刚在11月之际通过,高举打击圣战网络的名号,实则只是为监控人民提供方便的藉口,现在这些政客竟开始关心起我们的自由了。

甚至极右派的民族阵线(FN)也想参与这场举国团结的盛事,并宣称保卫这份杂誌,但《查理》是反对种族主义、伊斯兰恐惧症等民族阵线的惯用技俩的。民族阵线在纪念《查理週刊》亡者的活动上毫无立足之地,尤其是民族阵线的欧洲议会议员勒庞还想藉机诉求恢復死刑,而反对死刑是《查理週刊》漫画家们的一贯立场。

右派亦对纪念查理事件的亡者兴趣缺缺。曾把北非与阿拉伯青年唤作「痞子」的前总统萨尔科齐,这次则是提到「文明之战」。有些右派议员试图禁止某些公共活动甚至是饶舌歌曲。这些政客利用现时的情绪来煽动种族主义,我们绝对不可能团结在他们底下,更不可能团结在受总理瓦尔斯之邀的国家领袖底下:拉霍伊,西班牙总理暨弗朗哥的继承人;以及卡梅伦,这个英国首相曾在年轻时领导保守派青年与他们那「吊死曼德拉」运动。

Le Pen

表达的自由:反抗反动派与统治阶级的武器

为了捍卫意见表达与思想的自由,也为了反对滋养各种狂热者与反动势力的退步社会政策,我们会抗争并悼念受害者们。我们需要最大的声势,以阻止政府与资本家政客利用这些人的死亡漂白他们自己。

我们首先能做的纪念就是起来斗争,反对种族主义、蒙昧主义,以及企图分化工人群众的政策。我们尤其需要一股不分出身或族裔,保护一切资本主义受害者的政治势力,并且已为此耕耘多年。这股政治势力一方面认真地向政府与雇主的打压反击,也同样认真地打击种族主义与不宽容的思想。所谓「左派」已接受资本主义架构的收编、放弃打击种族主义、支持在中东与马利作战,种种行为在过去几年已令我们失望。

现在由社会党领导的政府,也对近几月来毒害人心的气氛负有责任。他们无动于衷地追随他们的先驱者萨尔科齐,走上破坏社会福利与民主权利的道路。

支持工人与人民的团结,反对种族主义、伊斯兰恐惧症与反闪族主义!

世界报用「法国九一一」作为1月8日星期四的头条标题,他们大胆使用这种类比,是我们接下来几週即将面临的舆论氛围的一个凶兆。我们可以预见右派与极右派势力将获得广大的舞臺。面对此一局势,我们的选择是组织一个底层斗争,以反对种族主义与资本主义作为还击。我们可以预料这场血腥袭击会被统治阶级利用(且不只是法国如此),以举国团结与打击恐怖主义之名,对移民(或看似移民者)、政治运动者与我们全体施以严厉的措施。

在此同时,如果欧洲的年轻人随反动的宗教语彙而激进化,以致他们失去一切人性并成为恐怖份子,这跟那些帝国主义者的政策──轰炸其他国家多年、并把溷乱与战争散播给世界成千上万人──不无关联。但面对此一情境,能带来改变的不是恐怖主义;正好相反,恐怖主义巩固了统治阶级的地位,并使全民陷于恐惧的状态。

工会和其他工运组织应呼吁团结,并为纪念《查理週刊》的受害者确立自己的舞臺:为了不分出身与信仰地团结工人年轻人与人民大众,也为了意见表达的自由;反对一切反动派与基本教义派恐怖份子,也反对法国政府促进宗派分立、不宽容与蒙昧主义的种族主义暨帝国主义政策。

有必要建立一个一统反对种族主义、也反对置大众于不安之政策的群众运动,在此基础上我们必须表达对《查理週刊》记者与员工之支持。

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有赖我们群起奋斗,打击压迫与分化的根源:资本主义、获利原则、为极少数超级富人的好处而剥削工人与自然资源。透过从资本家手中夺回重要生产与交换工具、透过民主地组织社会;在公有制的基础上、由工人阶级及整体人民控管生产与交换工具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终结不平等战争与不义。

加入我们!

Around 3.7 million marched  in cities around France on 10-11 January.

一月十日至十一日全法国共有约三百七十万人参与游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