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将会执政?

2015年1月24日 下午 10:11Views: 101

125日希腊大选

采访安德列斯帕亚阿索斯──新开始运动(工国委腊支部)

去年年底,因议会未能选出总统,饱受紧缩之苦的希腊发生了宪法危机,导致大选提前至今年125日。令世界资产阶级十分担心的是,激进左翼联盟(左翼政党)在民调中占据了领先地位,主要是因为它被视为反击紧缩政策的最佳机会。

为什么提前大选?

直接原因是未能选出总统。希腊总统候选人须经议会60%多数通过。宪法中有条款规定,如果议会未能选出总统,就必须进行大选,然后总统候选人可以50%多数通过。现在政府无法得到三分之二多数。

不过根本原因在于政府政策碰了壁。议会反映了社会拒绝接受这些政策的状况。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传统的前社会民主党)和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右翼资产阶级政党)已经失去了大量议员。现在这些独立的议员不愿为政府投赞成票。而且,尽管经过大量尝试,执政联盟还是无法分化规模较小的民主左翼党(Democratic Left)和独立希腊人党(Independent Greeks)。所以它无法得到所需的60%多数选出新总统,然后执政至2016年本届政府任期结束。

选举可能出现什么结果?

最有可能取得胜利的是激进左翼联盟(Syriza)。

资产阶级在希腊和国际上发起了大规模的恐吓运动,竭力阻止这一结果的出现。如我们所预料,这场恐吓运动使用了惯常的伎俩。它声称如果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希腊就会退出欧元区,那绝对是一场噩梦,大祸就要降临等等。希腊总理昨天发言称,如果激进左翼联盟获选,希腊就会变成朝鲜那样——恐吓运动走到了荒诞的地步。

但是这场运动并没有给人们造成2012年那样的影响。怒火现在足以使群众不顾恐吓运动,坚持投票支持激进左翼联盟。已有迹象表明建制党派非常担心选举的结果——尤其是新民主党。

但是结果还不能确定。帕潘德里欧(Papandreou希腊前总理及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前领导人)在泛希社运内部引发了分裂,正在组建新的政党。这一事件看起来是左翼的出走——谴责泛希社运领导层放弃了社会主义原则。但实际上正是帕潘德里欧在担任总理时接受了三驾马车(欧盟、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的救援方案并签署了备忘录。不过现在还不清楚这个新政党能获得多少支持。

问题是激进左翼联盟在民调中只领先新民主党3-4%尽管激进左翼联盟获选的可能性最大,但问题是胜利有多大、是否建立多数政府还是不得不依赖民主左翼党(如果获选)、独立希腊人党和帕潘德里欧的新政党等建制派选票建立少数政府。

新开始运动是工国委(CWI)希腊支部

新开始运动是工国委(CWI)希腊支部

你认为激进左翼联盟政府会采取什么政策?

在一定程度上,激进左翼联盟领导层宁愿得不到压倒性的胜利,这样他们就可以说因为要依靠其他政党的选票,所以不得不采取不那么激进的政策。

可这只是个借口。自从2012年大选以后,激进左翼联盟领导层就在明显向右转。在欧洲其他地区,激进左翼联盟以十足的左派、激进——甚至是极左——政党的面目出现。但希腊群众对它极其怀疑并且缺乏热情,因为他们看到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层正在尽一切可能和市场力量——三驾马车,欧盟和国家建制党派——达成协议。

不能排除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后会更加右倾而选择留在欧元区内。但是在希腊的下一个阶段,事情不会是黑白分明的,因为我们还有群众运动的干预。社会问题如此严重,以至于数百万人处在完全绝望的境况之中。他们不得不战斗,并且将要战斗,从而推动激进左翼联盟政府向左转。所以,尽管其领导层正在向右倾斜,寻求和世界市场力量达成妥协,但也有可能被群众运动的压力推向左边。

新开始运动认为应该如何回应恐吓运动关于欧元等问题的论调

我们认为如果像今天这样待在欧元区内,就不可能产生亲工人阶级的方案废除备忘录以公有部门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把我们带出目前的经济危机,并拒绝欧盟的整个新自由主义政策。

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工人阶级的激进力量和希腊左翼政府欧洲工人阶级和正在发展的欧洲左翼力量发出广泛的国际主义呼吁,号召他们为整个欧洲大陆的社会主义大变革而战。如果这不能实现(受到激进左翼联盟领导层的阻碍)或者没有足够的时间,那么希腊就会退出欧元区。

不过,重返本国货币也不一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如果希腊左翼政府同时施行社会主义政策的话。在国有化、计划经济和工人管控的基础上,左翼政府使用本国货币并实施社会主义政策,能使经济迅速增长。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需要发出国际主义号召,致力于整个欧洲的社会主义大变革。我们认为必须向希腊工人阶级公开这一策略,从而让他们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好准备。

不幸的是,这两种方案都不会被激进左翼联盟领导层采纳,它只会制造人为的乐观情绪——“别担心,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们保证希腊会留在欧元区内”。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Andros Payiatsos于1月6日接受socialistworld.net访问

Andros Payiatsos于1月6日接受socialistworld.net访问

应该如何在激进左翼联盟政府下组织斗争?

必须有意识地把斗争协调起来,因为在下一阶段任何孤立的斗争都不可能胜利。这些斗争必须设法和激进左翼联盟基层成员联系起来,推动它向左转。他们必须在社会和运动中建立民主体制,从而让基层成员拥有决定权。

为了踢走三驾马车和现政府,这些斗争应该由整个左翼来指挥——一个联合左翼。不幸的是,左翼处在分裂状态。一些人怪罪激进左翼联盟领导层没有真诚地组建联合阵线。但是社会和工人阶级将采取集体行动,把票投给激进左翼联盟。

新开始运动身处其中。作为“千人倡议”的成员,我们呼吁大家把票投给激进左翼联盟。我们也同它协商在雅典、萨洛尼卡和沃洛斯等主要选区提出一些候选人。

最后的因素是,斗争必须指向社会主义方案——将银行和核心行业国有化、实行计划经济。所有这些都必须在工人的控制和管理下进行,否则国有部门就会像以前那样发生腐败。在此基础上,斗争能取得胜利,也能极大鼓舞欧洲其他地区的工人阶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