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世代的穷忙族

2015年1月31日 下午 1:41Views: 98

谁埋下太阳花的种子?

工人国际委员会(台湾)

去年,太阳花运动展现了新世代对社会不公的愤怒,抗议者除了抗拒中国在经济上控制台湾之外,年轻人面对的贫富差距、劳工剥削、房价上涨和就业前景黯淡等,也是太阳花新世代的助燃剂。五年前金融海啸爆发,台湾政府为了掩饰失业人数上升的现象,又助长资本家乘机剥削,推动企业22K雇用大学毕业生的政策。那时,政府亲手播下太阳花的种子,直到去年,这朵抗争之花在愤怒中的土壤中开花结果!

TW2

毕业即失业、薪资低、工时长

经济压迫令台湾青年奋起反抗。大学毕业生的薪资倒退了15年。劳动部资料显示,2013年大学生起薪2万6915元,比1999年的水平更低。这14年期间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近1成6。最近,准官方部门中华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健全却指“台湾学生没有太多技能,只能用低薪竞争”!今天觉醒的青年还会听这些陈腔滥调吗?

大学学历不是找工作的保证,反而被老板以“无经验”、“无竞能”等藉口压低薪资,甚至出现大学毕业即失业的情况。根据行政院主计总处的数字,去年十一月,台湾大学程度失业率更达5.58%,大学以上程度失业率为5%,比整体劳动人口的失业率3.89%为高。其中,大学以上程度失业者18.7万人,占整体失业者逾四成。

台湾每月月薪在2万元以下的劳工数目,长期维持在100万人左右,月薪3万元以下的,占就业人口比例高达42.8%,有350万人。国内所得最低20%的家庭,也就是160万户人家、约523万人必须借钱或吃老本过活。

根据台湾主计总处调查,台湾劳工全年工时全球第三高,平均每名劳工工作2,140.8小时,仅次于新加坡(2,402.4小时)和香港(2,392小时)。换言之,台湾劳工平均每周工时比劳动基准法规定的法定工时(即每周平均约42小时)更高!整体来说,台湾每名老板都违反劳动法,只是政府纵容违法剥削的恶行,令法律沦为一纸空文!

教育商品化 毕业负债

台湾大学公私立的比例是三比七,因此只有三成以下学生就读公立大学校。私立大学生平均每年学费为11万台币,就读四年就要44万,加上部分学生从国中就开始申办就学办款,很多毕业生要还款40-50万台币。

但马政府并无就休罢休,要进一步将教育私有化。政府正在推动“自由经济示范区”,其中一项的“自经区推动教育创新”计划,就是为了推动教育去管制化和商品化而设的。计划包括在国内大学推行海外大学课程,其学费完全不受限,与美国大学合作可收一年100万以上,与英国大学合作可收一年50万以上。富裕学生可以在台湾轻易取得海外大学毕业资格,贫穷学生则更难向上流动。

随着教育私有化而来的,也是教师的劳工权利受到打压。现时教师法的保障下,教师不能任意受解聘或不续聘。但是,计划明文规定,加大学校决定解聘、停聘或不续聘教师的权力,贬低教师法的地位。届时,5年以内的定期聘约成为常态,教师朝不保席,教育质素必然下降。

此外,学校停办后可将财产私有化,那么学店生意。投资者不顾教育质素,巧立名目举办一些谋短途利益的学位课程,然后掠夺一笔财富后不了了之。在琳琅满目的宣传广告里,学生容易不知就里而受骗,浪费金钱和时间去就读一些没认受性的课程。

推行自经区计划的学校在“市场竞争”上将获得优势,逐部吞并受管制的教育业务。学校为了逐利和生存下去,自然会加入商品化教育的行列。所以,这计划绝不会让学生“有多一个选择”,而是迫使学生走上毕业负重债的死路!

青年工人组织起来,打倒资本主义!

在太阳花运动后,两大党都强调要有新政和开明政府,准备做些门面工夫安抚激进化的青年,避免在“新世代参政”的潮流中,出现真正挑战商家财团的政治力量。但这是徒劳无功的,青年很快会看穿政客的修辞和技俩。而柯文哲尽管强调“新政”和“开明政府”,推出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改革,甚至面对财团时言辞激烈,得到了一定的公众支持与期望。但这位坐拥超过1亿元资产的台北市市长,始终没有纲领和愿景去打破现存经济制度── 资本主义!

工人国际委员(台湾)认为青年工人组织起来极为重要,尤其青年工人应加入工会,建设具战斗力的工会力量,反对学费上涨、要求切实缩减工时至每周40小时、反对教育私有化。有必要组成独立于学界建制的民主学生会,以组织斗争反对私有化的斗争,并连结至工人运动(尤其是年轻工人)。只有将大财团和大银行民主公有化,收归工人民主管控,才能保证资本家不能透过金权操控立法院和政府,避免他们通过反工人的不公法案。台湾迫切需要一个独立于蓝绿两营、能代表工人和年轻人的工人阶级政党。任何有兴趣加入我们斗争行列的青年,请联络我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