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旧执政党失败,激进左翼联盟上台

2015年2月2日 下午 1:43Views: 95

左翼政党无法组成政府 - 激进左翼联盟与右翼民粹独立希腊人党组成联合政府

访问Andros Payiatsos(新开始运动,工国委希腊)

希腊选举结果有什麽重要性?

我们可以形容选举结果具历史性的意义,它代表着统治希腊数十年的旧政治势力瓦解。同时亦意味着新左翼力量 ─ 激进左翼联盟 ─ 的崛起,左翼亲工人阶级纲领由2010年只有4-5%的支持率跃升至现时36.5%。

儘管希腊统治阶级不遗馀力在群众中散佈恐惧,恐吓他们说激进左翼联盟上台会令国家崩溃和被剔出欧元区等等。但这一切都徒劳无功,或是收效甚微,特别在大城市的工人阶级地区中尤其如此。这些地区投票支持激进左翼联盟的人几乎佔了绝对多数。

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传统的社会民主派政党)支持率跌至约5%,相当于他们在1974年创党参选时的三分一,比新法西斯金色黎明还要低。他们正处于分裂,因为帕潘德里欧(泛希社运前主席)急于甩掉处于崩溃的泛希社运这个包袱,而宣佈成立一个新政党 - 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只是它只得到2.5%的选票,不达进入国会的最低门槛3%,未能进入国会。

希腊正面临总崩溃的状态,GDP下跌了27%,情况比二战纳粹佔领时期更恶劣。大规模的贫困正在蔓延,根据官方数字,1,100万人中有630万人正处于贫穷线边缘或以下,每月生活费只有450欧元。失业率达26-27%,青年失业率更高达55%。约十万青年出走离开希腊。社会中存在着社会崩溃和大众贫困化的元素。

激进左翼联盟昨日宣佈与独立希腊人党合组联合政府。为什麽他们不能希腊共产党达成协议?

激进左翼联盟呼吁希腊共产党一起组成左翼联合政府。希共拒绝,这是希共宗派主义和孤立主义的结果,他们一直以意识形状和政治纲领分歧,为由拒绝与希腊国内任何左翼力量合作。这是他们的总体政策,并非单纯地针对激进左翼联盟。

他们宣称甚至不会对激进左翼联盟政府投下信任一票。希共表示非常骄傲,因为他们比2012年6月大选增加了1%的选票,即大约5万张。这是相当可笑,的确他们这次的得票率从4.5%上升至5.5%,但要是一直倒推上去,在1988年,他们的得票率是11%。在当下的希腊面对着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之时,他们却为自己取得5.5%的选票而沾沾自喜,真教人啼笑皆非。

因此这就让激左联领导人去与独立希腊人党组成联盟,建立新的联合政府。因此可以合理地说,激左联的右翼领导层儘管没有公开明示,但实际上他们更锺情于利用与独希党联合政府为藉口,去迴避其底层成员和工人阶级对落实社会主义政策的诉求。

2012年,前希腊首相新民主党(传统右翼政党)主席萨马拉斯(Samaras)在未上任之时,曾宣佈反对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签署谅解备忘录,但在上任后第一时间签署了,并同意「三驾马车」要求的严厉的紧缩政策。这反复令民粹派从新民主党分裂出来,开始组成「独立希腊人党」。

这股力量(译注:指独希党)毕竟无法长期与激左联以任何形式地合作。这意味着新的联合政府将会非常不稳定,因为它的组成元素来自于对立的两个阵营。

国际上对于左翼和工人以及激左联胜选的反应一直非常热烈,在希腊国内的反应如何?

激左联的崛起得到国际上群众的热烈反应,并且似乎已经成为了形成左翼力量和社会运动之间的催化剂,以进行反攻。当中肯定存在着这种潜力。

但在希腊这却不一样。对工人和青年现时的情况最好的描述是:他们对选举结果感到的并不是欣喜若狂,而只是如释重负地长呼一口气。用希腊人的俗话来说,激左联已经「在酒裡沟了太多水」,特别是在最近的一段时期,他们的纲领已经被冲淡得太多。执政方案变得极为模煳不清。

工人们相信事情不会变得比以前更差,他们强烈地感觉到必须要终结政府和「三驾马车」的野蛮攻击,因此投票支持激左联。但他们都非常怀疑明天将会带来什麽。这反映在选举结果公佈当晚只有五千人在雅典市中心庆祝,人数不到激左联在雅典的成员人数一半。工人们的心情压抑,甚至对激左联的胜利持怀疑态度,但毕竟他们都很乐意惩罚「三驾马车」的代理人-泛希社运和新民主党。

金色黎明的得票率保持高企。他们会在今后一段时期重建力量吗?

儘管所有左翼群众政党都低估了新法西斯主义的危险性,但金色黎明却证明了它有成千上万的核心选民。它现在是一个公开的纳粹组织,并且显然是杀人的政党。它在这次大选中保住了与2012年相约的得票率。这意味着在未来,新法西斯主义危机将可能捲土重来,特别是假如中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对激左联领导的政府失去耐心和绝望的时候。左翼阵营必须为此作出准备。

激进左翼联盟的得票比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社会民主派)加起来还要多。

激进左翼联盟的得票比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社会民主派)加起来还要多。

在竞选中,新开始运动(CWI希腊支部)未能和激左联达成协议并参选,但新开始运动仍有参与选举运动。情况如何?

对于一场只有11天的竞选活动而言,我们的运动成效良好。因为这场选举是由于政府突然宣佈解散而触发,之后激左联和其他所有阵营花了两个多星期来决定候选名单。激左联的领导层不同意我们提出的候选人加入到他们当地的候选名单内,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话我们将会有国会议席,而我们会是在激左联党内外的左翼反对派的一个吸引点。

儘管激左联拒绝我们的同志在他们的候选名单上出选,CWI希腊支部,新开始运动,仍有很好的成绩。我们很快就克服了未能参选的挫折,因为新开始运动的同志们都明白,对工人阶级和整个社会来说,激左联的胜选是必要的。我们有一个非常有力的选举运动,我们每天都派发了近9,000张传单,卖出250份党报。因而我们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人。我们计划在未来几週内在各社区召开支部会议,因为在选举期间是无法这样做。

你认为希腊新联合政府和「三驾门车」及德国默克尔政府之间的交谈会有什麽发生?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很明显,双方都希望进行谈判并达成妥协。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层显然希望妥协。默克尔则似乎是准备好一些折衷方案。他们知道若非如此,会可能引起欧元区的连锁反应,引发重大危机。但问题是他们到底能否达成妥协。

我估计默克尔已准备好作出一些退让。很可能是准备批准希腊延期偿还债务,这意味着希腊年度财政预算的压力能够减轻一些。

但另一方面,对希腊的工人阶级而言,激左联最低限度一定要给予一些诉求,比如:最低工资回到危机前的水平;向无法生存、日常需求不能被满足的受压迫基层提供社会福利,像令他们能负担的食品和能源等。他们还必须致力恢復已经完全去管制化的劳动关係。他们必须杜绝私营部门中常见的奴隶劳动:工人被迫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七天,而且没有加班费。他们必须关闭在希腊北部造成巨大环境问题的哈尔基季基金矿。他们必须恢復全国广播公司ERT工人的工作岗位等。

这些都是激左联无法迴避的,他们一定要被看到有尝试去落实这些诉求。这是社会整体、激左联的选民和激左联的左翼底层成员所期望的,并被视为基本而且迫切!假如激左联政府不在执政第一阶段就落实这些诉求,就意味着内部会立即出现重大危机。因此激左联将不得不走向实施这些政策措施。

但这些对今天来说仅仅是解决希腊人道主义危机的基本措施,实际上是撕毁了「三驾马车」过去四年的计划。

现在的问题是:德国的统治阶级愿不愿意向希腊联合政府作出这些妥协?至少这是值得怀疑的。因此,虽然不能肯定力量的对比会是如何,在希腊与「三驾马车」谈判上,我相信债务违约的问题会重新回来。

我们认为假如希腊出现债务违约,并被剔出欧元区的话,左翼政府应当立即实施应急措施,包括资本及信贷控制和国家对外贸垄断,作为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实施的纲领的一部份,亦包括了国有化银行和经济制高点,工人控制与管理,计划经济等,以应付危机,并维护工人的权利和生活条件,实现社会主义的彻底变革。

_80523474_greece_elect_results_jan2015_624gr

新开始运动在下一阶级能发挥甚麽作用?

激左联的领导层将以独希党为藉口,而不去落实必要的左翼及亲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政策。因此我们必须要求贯彻亲工人阶级的纲领。那怕即使要政府的危机或提前大选。

我们可以发挥的作用是,与联合起其他左翼阵营的力量一起,包括「千人倡议」内外者,和激左联的左翼底层成合作,争取亲工人和社会主义的政策。

这是通过底层发起的运动。我认为这个政府将对社会产生一个主要的影响,首先是为工人阶级和社会运动提供一个喘息的时期,然后再进行反攻。换言之,工人将动员起来,夺回过去几年间我们所失去的一切。

在这种情况下,激左联政府将可向左转,甚至实行一些远超其领导层现在所设想的政策。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尽力协助建立和加强工人阶级的力量和独立行动。这将取决于今后一段时期内阶级斗争的性质。

解决危机的唯一方法,是社会主义政策和纲领。否则的话无论任何政府都终将陷入危机。

因此,举例来说,我们呼吁激进左翼联盟拒绝偿还债务,引入生活工资和退休金,大规模投资于福利、医疗和教育。社会主义纲领也要求公有化大型企业,在工人阶级的民主控制和管理下,为大多数人的利益而运作。

在世界各地对激左联的胜选都有非常积极的反应,显示了希腊的工人阶级在欧洲各国乃至全球都有上百万的盟友。由左翼政府实行社会主义计划将必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欧洲的工人都会纷纷彷傚希腊工人。这会提出,有需要在自由与平等的基础上,为建立欧洲社会主义联邦而奋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