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万三人上街争取民主

2015年2月3日 下午 6:43Views: 172

右翼泛民的 “新妥协”逐渐浮面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CWI)

二月一日(星期日)的大游行是自雨伞革命后首次大规模动员,主办单位估计参与人数接近13,000人。人群中泛起一片黄伞之海,游行很大程度上是表达不曾遗忘去年79天的占领运动。

传统的元旦游行推迟,变成今次的二一游行,由民间人权阵线主办,口号是“自己香港自己救,自己政府自己拣”,以及 “不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选”。虽然占领似乎不会这么快就再次爆发,但警方就如惊弓之鸟,部署了二千警力在场戒备,唯恐会有新一轮占领行动发生。

雨伞运动后可以见到政府的立场强硬起来,提出一系列的计划,企图打压民主诉求。由从重推国民教育,到梁振英在施政报告大会里斥责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倡议“港独”。这些做法伴随着中共独裁者在背后持续施加的压力,他们声称“国家安全”受到香港的民主诉求威胁。

最不祥的是,北京与香港政客多次发表重推《基本法》廿三条《维护国家安全法》的言论。最近,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就在立法会宣称“外国势力”正在干预香港,2003年时任保安局局长的她曾推动廿三条立法,因为大规模反对而失败告终。她正在主张廿三条的强化版,包括禁制所有与外国组织有联系的政治团体。

建制派加强反击,也令资产阶级泛民领袖承受巨大压力,同时也是在测试一下泛民否决政改方案的决心。在八月份,当人大常委颁布对2017年特首选举的筛选规则后,泛民主派表现得坚决反对这伊朗式的假普选。但是,最近北京与香港政府对于泛民在压力下转驮,抱有更有希望。只要四名泛民阵营人士转驮,就足以令人大的政改方案在立法会顺利通过。

二月一日争取“真民主”大游行

二月一日争取“真民主”大游行

内部分裂和矛盾

从星期日的游行,可见群众持续反对北京的假普选。但同时,与雨伞运动相比之下,游行人士明显以年长一辈居多,这标志着香港民主运动内部政治矛盾和分歧。很多年青人可能感到今次只徒具象征意义,与重建群众斗争和行动升级没有关系,而似乎决定不参与这次游行,。

社会主义行动认为,雨伞运动是一场历史性的斗争,但由于运动的纲领极为有限,提倡改良而非革命,令运动受到挫折,无法迫使政府妥协,之后内部的政治分歧就越来越尖锐。可逐步改革独裁体制而赢得民主──这信仰反映了一个事实:即使运动内部底层(尤其是年轻人)对泛民领袖越来越抱有怀疑,但他们对运动的影响仍然挥之不去。

2月1日的游行由泛民主派及“占中三子”所主导,但在雨伞运动里的占重要地位的青年与学生组织,在游行里却显得较为低调,可能代表着他们对老一辈的不满。

“占中三子”戴耀庭、陈健民和朱耀明带头游行。但雨伞运动的爆发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和平占中始终躲在后方,不断呼吁与政府妥协,力劝占领者撤退。无论那时和现时也好,他们的思维反映了泛民政治领导害怕被更激进的势力、思想以及斗争形式所取代。

社会主义行动二一游行街站

社会主义行动二一游行街站

左摇右摆的泛民

在幕后,泛民的右翼阵营已经弥漫着新ㄧ轮的妥协气氛。最近《南华早报》的ㄧ项民调显示,过半受访者希望泛民否决政府的政改方案(需要2/3议员通过)。政改方案需要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员(即47名)投赞成票方能通过,泛民控制了70席立会议席中的27席。否决后选举制度会原地踏步,由钜富垄断的1,200人选委会钦点下届特首。但宁愿这样,也不要为北京的“中国特色的普选”把戏抬轿。

雨伞运动造成的群众压力看来有下降的迹象,泛民上层显然开始动摇起来,一些较直言的妥协派正在寻求“袋住先”的方法。在这个阶段,这些举动只是试探性的,但除非组织起群众反抗,否则这可以令民主斗争再次被“温和”泛民右翼所背叛。

最近,作为资讯科技界功能组别议员的公共专业联盟莫乃光,在《无线电视》的访问中透露,如果北京承诺全面取消功能组别的话,泛民则应该“袋住先”。此话引起了巨大的争议,迫使莫乃光在数小时内收回言论。他声称不是认为如果中央愿意就此作出承诺。

不过,莫乃光的言论并非单一事件。另一位泛民功能组别的议员李国麟表示,他可能会支持政府方案。而公民党议员汤家骅同样表明可能接受类似交易,以支持2017年伊朗式选举来换取废除功能组别。这所谓的“妥协”──将假普选合理化──是不可接受的。再者,中央很大可能不会兑现与泛民政客所提出的任何“妥协”,就好像2007年时所“承诺”的2017年普选那样。

打倒独裁体制!

功能组别确立了股票市场与资产阶级在香港立法机关的权力,与亲北京菁英的提委会是融为一体的。因此,在他们眼中,牺牲任何一方都会威胁另一方。这不代表功能组别不能废除,但与香港政制的其他专制面貌一样,是需要大规模群众斗争与一个纲领才能扫除,而非拙劣地修补现存的不民主政制。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

  • 拒绝假民主,拒绝提名委员会,拒绝所有腐朽的妥协!
  • 废除功能组别!以真正民选的人民议会取代橡皮图章立法会,新议会有实权向富人征重税、消灭贫穷、落实体面的最低工资、逆转私有化︳以及打破商贾钜富的经济束缚。
  • 投票年龄限制降至16岁,包括外劳。
  • 政治代表只领技术工人的薪金,将开支合理地公开受公众审查。
  • 建立民主行动委员会,建设运动内部民主,协调集体行动(强调罢课罢工),从而重建雨伞运动,聚凝争取这些诉求的不可抗拒的压力。
  • 公有化银行及大企业,置于全面民主管控,采取社会主义政策,作为唯一的手段去保障全面民主权利、保障就业职位、可负担房屋,以及生活工资。
  • 雨伞革命,今日香港,明日中国,打倒一党专政!
警察包围社义行动街站,如临大敌

警察包围社义行动街站,如临大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