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林佳玮:华航员工抗争

2015年2月4日 下午 1:43Views: 91

激进化的第三分会不满总工会领导与资方达成共识

访问者:矛盾(工人国际委员会)
受访问:林佳玮(桃园市产业总工会秘书)

tw china-air2

华航工人不满年终奖金被降低发动千人抗议

矛:工人不满华航降低年终奖金,发动了1,000人的抗议,可以讲详细一点?

玮:降低年终奖金,只是公司打压工人的冰山一角。更恶劣的状况是因为两岸直航,还有日本航线加开班次,造成红眼航班的超时过劳问题。还有人员遇缺不补,造成人力吃紧,个别员工劳动量加增超过负荷的情况。虽然在去年9月2日有提出向市政府提出调解,但问题并没有被得到根本的解决。再谈到年终奖金的问题,今年华航的盈余有1,500亿,原本员工期待今年的年终能有所成长。但没想到,却不如去年的年终奖金,而且去年的盈余是更少的。这些盈余都是基层工人超时加班,承受大量工作量所换来的,却没有得到合理的回馈。

矛:公司怎样打压工会权利?

玮:白色恐怖的方式与氛围,打压出来抗争的基层劳工。在去年9月2号的抗议红眼航班行动中,公司就向内部发动了整肃的行为,频繁的恐吓与威胁。工人不得出来抗争,否则就会遭到惩处,也多次的以约谈的方式,施加给工人压力,造成工人极大的心理负荷。连声援的地面修护员,也遭到公司的打压。简单来说,只要公司掌握到了抗争的计划、人员,就会频繁的施加压力。也有许多工会干部面对被开除的威胁,甚至是已经被开除,例如卓棕伟。停飞也是常见的打压手段,例如前几天华航的惩处,就连剃发抗议的张书元,也在行动前,被资方电话骚扰。更甚直接以电邮警告张书元,不得出来抗议,否则就要惩处他。及至行动时,资方也派了管理阶层的人员到现场,试图出面阻止他的行动。

矛:现在工人的抗争诉求是什么?

玮:一、年终奖金必须有合理的金额,工会进行年终奖金协商 。二、要解决红眼航班的问题。三、解决缺额不补人力吃紧的状况。四、拒绝加班过劳超时工作。五、要求公开透明的劳工董事选举。六、台湾当局应就华航可能的触法行为产开调查。七、华航应与工会展开谈判,解决劳资争议。

矛:工人不满原工会与公司达成协议,为什么造成工人与工会领导的冲突?

玮:因为华航公司会以怀柔政策收编工会干部,这样的状况长达十几年。最主要的抗争力量是由第三分会先开始。总会原与资方谈判提出来加薪7.5%,年终奖金5万元,加上考绩奖金,但谈判后的结果却是加薪2.5%,年终奖金2万元,造成基层工人极大的反弹。因为实质的盈余,没有回馈到工人身上,超时加班过劳等等问题也没有得到正面的积极改善。第三分会向总会提出抗议,总会却予以拒绝,再次与资方谈判。因此第三分会才联合机师工会发动抗争。

矛:桃园产业总工会如何支持工人今次的抗争?

玮:桃产总最主要是协助第三分会的行动,还是会以第三分会的计划为主。未来行动还是需有第三分会的决定,除了目前的黄丝带行动持续到干部复飞为止,还有协助第三分会向公部门提出申请调解、裁决,帮助第三分会还有遭打压的工人走完体制内的程序抗争。未来将持续争取年终奖金和机组员劳动问题。

矛:发动罢工的机会大不大呢?

玮:要看第三分会的内部如何决定,不过目前没有这个计划,但是在未来不排除,还需要看未来的事态发展(广泛的劳方态度以及资方应对),以及与其他分会的联系讨论。

补充资料:华航工会总会与第三分会之间的斗争

华航企业工会理事长也是国民党中常委李昭平,上层官僚自然追求与资方共存。今次华航工会的第三分会绕过总工会出来抗争,是在台湾鲜有的例子。工人难以忍受工会上层与资方达成妥协,早在总工会内形成反对派势力。第三分会是以空服员为主体组成的三分会,不满早已安于劳资并存的总工会。前年,三分会常务干事卓棕伟遭到解雇,总工会在公司人评会中不予相挺,但三分会至今仍保留卓棕伟的位置,与公司和总工会对着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