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ana案件胜诉 现在加强外佣权利斗争!

2015年2月10日 下午 5:17Views: 240

香港法院裁决雇主严重虐待罪成 

2月10日(星期二)将成为香港外佣反歧视、反虐待的持久斗争中重要的一日。法院裁决雇主罗允彤在20项罪名中有18项成立,持续八个月袭击、虐待Erwiana Sulistyaningsih,并导致她挨饿。这事件被《时代杂志》等主流媒体形容为“重大案例”。《每日电讯报》指出,Erwiana在香港可怕的经历“激起了全球义愤”。

“我希望他们会开始像对待工人和人类航对待外劳,停止待我们如奴隶。”Erwiana在六个星期的审讯结尾中说道。

群众示威

之前香港一连串数以千计外佣的示威,显然争取到社会上各界层的广泛同情,向当局(包括司法制度)施加了压力,揭露了香港不公义的外劳雇佣制度。

“这次胜利令我们很鼓舞。我们会运用今次的胜利来推动外劳权利的斗争。”亚洲移工协调会的Eman Villanueva向中国劳工论坛表示。

很多人都认同有必要向港府加大施压。

“今次的判决虽然很好,但可惜不会就此改变政府的种族歧视外佣的政策。”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表示:“‘雇佣同居限制’以及‘两星期条例’就像南非以前的种族隔离政策,用来分隔和控制一批受超额剥削的工人。”

国际特赦组织发表声明,指“外藉家务工雇主涉虐罪成,反映政府对外籍家务工无从保障”。在2013年,国际特赦组织谴责印尼外劳“奴隶般”的生活条件,控诉港府“不可宽恕”的无所作为。

Eman Villanueva很清楚香港外佣的大规模示威发挥了关键作用,他说:“若果没有这场运动,政府只会无视这宗案件。正是这场运动令全港和国际社会留意到Erwiana案件,政府和法院因此被迫行动。”

裁判官指Erwiana“犹如囚犯”

裁判官指Erwiana“犹如囚犯”

“犹如囚犯”

从法院审讯可得知Erwiana受到其雇主可怕的对待。她曾被雇主打脸至牙齿脱落,被雇主用吸尘机塞进口里令她嘴唇流血。她被迫挨饿,只允许吃小量的面包和白饭,每晚只可睡四小时。

裁判官胡雅文指,Erwiana犹如罗允彤家中的“囚犯”。罗允彤曾威胁如果Erwiana报案的话,会杀害她的家人。控方指她的待遇就如“无薪资的奴隶”──Erwiana从未收过罗允彤的工资。法院裁决,罗允彤要向涉案三名佣工缴交共$28,000元欠薪。

香港总共有约32万名外藉家庭劳工,有一半来自菲律宾,其他大部分来自印尼。近年,她们的力量愈来愈壮大,以高调的示威行动要求改革不公义的雇佣法例,也要求对中介公司采取行动。中介公司往往违法向工人收取高昂中介费,迫使她们成为债奴。

废除“雇佣同居限制”

在“雇佣同居限制”条例下,外佣被迫与雇主同住。这条法例只是作为社会控制的工具,避免外佣独立居住,在社会上扎根,从而增加她们经济上的议价能力。“雇佣同居限制”剥夺了外佣的私隐权,而雇主同时为“房东”的情况下,她们更为脆弱。居住在工作地点不免令工时更难管制,令家佣受到压力而工时极长。国际特赦的调查发现,香港印佣平均每天工作17小时。

裁判官胡雅文间接承认了这悲惨的现况:“说得好听一点,她(Erwiana)犹如囚犯…她完全被孤立,故被长时间虐打亦没有作出相应反抗,也不为外界所知。”

对香港大部分的外劳来说,虽然虐打和暴力并非寻常之事,但被孤立的感觉却是普遍切实的。判词本身就是废除“雇佣同居限制”的有力论据。但相反,港府正在加强执行这条法例,在数星期前警方突击检查,打压外出居住的外佣。

Eman Villanueva说道:“如果港府坚持现时的政策,只会有更多‘Erwiana’出现,更多虐打外佣的案件出现。”

港府无耻无极限。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健宗“欢迎”法院就Erwiana案的判决,说道:“这亦显示出政府当局和法院亦高度重视保障外籍家庭佣工的法定权益和他们的人身安全,这一点是重要的。”

工人并不期望港府会带来任何“保障”,港府保障的只是商贾钜富。今天法院重要的胜利一定要作为一个里程碑,在未来建立更有力的斗争以争取外佣权利。外劳的斗争会作为所有工人团结斗争的一部分,对抗这个反工人的政府。

2014年2月,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在支持Erwiana的游行中发言

2014年2月,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在支持Erwiana的游行中发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