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建筑女工讨薪被杀

2015年2月16日 下午 1:59Views: 76

独立调查死因真相 取消劳务分包制度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2014年底,建筑女工周秀云因为讨薪在工地门口被警察打死,事后她的家人受到警察的跟踪监视。由于30年来的自由化政策和2008年危机后经济增速下降,中国的阶级矛盾逐渐激化,国家机器不可避免地采取暴力手段镇压工人斗争。层层分包的建筑业为中共官僚和资本家积累了巨额财富,与此同时建筑工人却遭遇着讨薪和工伤维权的困境。

山西惨案

2014年12月13日,在山西太原的“龙瑞苑”工地,周秀云的儿子和工友因为讨要劳务公司拖欠的8万元工资,与保安发生冲突。周秀云夫妇闻讯赶到,此时冲突已经平息。警察来到现场后,未做调查就将讨薪工人称作“犯罪分子”,打算强行把他们带回派出所。周秀云在阻拦时被警察扭断脖子而死,她的丈夫则在派出所里被打断了六根肋骨。随后警方为封锁消息而对周秀云的家人进行了跟踪监视,试图和他们私下达成赔偿协议。事件曝光后,太原当局匆匆发布道歉声明,声称会调查真相。但调查结果却否认此事因讨薪而起,为警察非法逮捕工人辩白,结果引起当事人和舆论的谴责。目前4名涉案警察已经被逮捕,其中三人可能会被判处故意伤害罪,罪名明显过轻。官僚政府的“自查自纠”无法让群众了解事件真相,只有由讨薪工人及其家属和事件目击者组织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才能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

《中央电视台》歪曲事件的程度令人发指,报道将事件渲染为“警民冲突纠纷”,鼓励民众“奉公守法避免悲剧发生”,合理化警察的暴行。由于新闻自由被全面打压,事实真相只能透过网路短片及文章传播。

建筑业的资本霸权

太原当局的表面工作无助于防止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尽管四年前政府将恶意欠薪罪写入刑法,但根据官方数据,2013年劳动保障监察机构查处的欠薪案件比2012年多出11.7%。“中国劳工通讯”的统计结果显示,2015年1月,建筑业工人群体性事件的数量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资本霸权正在引发越来越多的讨薪行动。2014年《当代建筑业欠薪机制与劳资冲突调研报告》指出,住房市场化“造就了中国亿万房奴、亿万富翁和亿万欠薪三大奇迹”,令6,000万(亦有报道称4,000万)建筑工人经受着劳务分包制度的压迫。为了逃避用工责任,总包建筑公司向不具备建筑资质的公司提供资质挂靠,收取挂靠费,并不参与实际的建筑工作;或者通过内部人员成立劳务公司,玩起“左手换右手”的把戏。这些劳务公司也没有直接雇佣工人,而是向包工头提供资质挂靠。在资质挂靠和层层分包的霸权体制之下,95%的建筑工人没有劳动合同,很多时候被迫签假合同。再加上劳动监察部门和工会袒护资本家,工人很难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建筑工地危机四伏,工作受伤乃家常便饭,但工人要从合法途径追讨赔偿,起码要等3年9个月。如果资方和政府有心阻挠,甚至要等6年9个月才能有赔偿,而金额往往少得可怜。

值得注意的是,地产开发商往往不提供足够的建设资金,只能由总包公司垫付部分工程款。这种垫付关系经过劳务公司和包工头,将负担最终转嫁到工人头上——工人不仅无法按时拿到工资,甚至要向包工头借取生活费,当然更不可能得到社会保障。实际上,周秀云所在的“龙瑞苑”总投资17.8亿元,但负责该项目的国有开发公司的自有资金仅有2,000万元;国有总包公司也将工程非法发包给个体或私企大包工头。可见,要想改善建筑工人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就必须取消劳务分包制度,禁止资质挂靠,让工人和建筑公司直接签订劳动合同;由建筑公司提供全面的社会保障和职业培训;实行八小时工作制 ;工人监督开发公司和建筑公司的日常运作和各项收支,降低房屋价格,阻止资本家利用住房谋取暴利。为此工人须要自下而上组建独立民主工会,与建筑业和金融业的资本霸权进行斗争。但是社会改良不可能彻底改变工人作为受剥削者的地位,而且统治者会想尽办法夺回工人的斗争成果。只有将银行资本和地产资本国有化,通过计划经济合理分配劳动力和生产资料,才能使住房建设满足劳动者的需要,而不是满足资本家的贪欲。

劳工斗争四起 警察镇压加剧

在山西惨案中,周秀云的儿子曾相信警察会帮助他们讨要工资。但实际上,警察往往勾结资本家和黑恶势力,一同打压工人的维权行动。在山西惨案前不久,深圳庆盛服饰皮具厂的900多名工人发动罢工,阻拦厂方出货,要求企业主补缴社保和住房公积金。罢工第九天,在工人未出厂进行任何示威游行或堵路行动的情况下,数百名警察包围了工厂,殴打、逮捕罢工工人,强迫复工,乃至进入车间监视工人工作。2014年12月18日,在庆盛工人遭到镇压的当天,安徽省铜陵县的300多名教师在市政府广场上静坐示威,要求政府提高教师待遇,补发被克扣的奖金。随后政府派出特警镇压,3人被捕,另有数人被打伤,引发全县教师罢课。今年2月5日,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突然宣布与该厂1,000多名工人解除劳动合同。谈判未果后,工人前往当地政府请愿,却遭到警察的暴力镇压,被迫接受厂方的赔偿方案。警察作为国家机器的一部分,本质是资产阶级维护剥削制度的暴力工具。劳动者在反抗资产阶级统治的斗争中,须要组织自卫委员会抵抗警察镇压,并由工人及居民选举产生的独立委员会民主控制警队,令其不再成为镇压群众的机器。

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中共资产阶级政府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建筑工人的处境,甚至连改良性的让步也值得怀疑。组织起来,集体斗争是改变的唯一出路。

中国劳工论坛的诉求:

  • 由讨薪工人及相关人事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周秀云死因,严惩杀人警察
  • 反对官媒歪曲事件,打倒媒体控制,公布事实真相
  • 工人有权组织独立民主工会
  • 取消劳务分包制度,禁止资质挂靠,让工人和建筑公司直接签订劳动合同;
  • 由建筑公司提供全面的社会保障和职业培训,落实八小时工作制
  • 国有化所有银行及地产资本,由工人民主管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