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生平和遗产

2015年2月21日 下午 7:36Views: 630

黑人革命者遇刺50周年纪念

休.凯弗雷

今年2月21日是黑人革命家马尔科姆.艾克斯(Malcom X)遇刺50周年纪念日。此时,全美国数百个城市正掀起了反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的示威浪潮,而一场“Black Lives Matter”的新运动也在兴起,令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主张再次引起世人关注。他的思想从黑人民族主义进化到反资本主义,再走到社会主义,至今仍激励着所有反种族歧视与资本主义制度的人们。

马尔科姆.艾克斯(原名马尔科姆.利托)自出世就遭受种族歧视。马尔科姆在小时候,父亲就被白人至上主义者谋杀,又被种族主义者迫使迁居。保险公司拒绝赔偿,理由是“认为我父亲死于自杀…可我父亲怎么能猛撞自己的头部,然后跑到电车轨道上,让车子碾过去自己身体呢?”

马尔科姆.艾克斯读书时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但种族歧视制度却令他的母亲精神崩溃入院,家庭破碎,毁了他的一生。马尔科姆梦想成为一名律师,但他的老师却回应道:“黑鬼想做律师是发梦…你怎么不考虑做木工呢?”

马尔科姆贫困潦倒、孤僻不合群、怒火烧心而未能解惑,因此从擦鞋工到火车搬运工,继而小偷小摸,然后染上毒瘾,沦为阶下囚。在狱中,他改信而加入了伊斯兰民族组织(NOI)。

Malcolm X-2

“这位黑人的真知灼见”

伊斯兰民族组织(NOI)成立于1931年,鼓吹黑人骄傲和分离主义,迅速在美国黑人罪犯中找到了滋养的土壤。马尔科姆.艾克斯曾说过:“黑人在铁窗背后,可能囚禁多年,送他进去的白人。”

“罪犯通常来自下层黑人社会,黑人一生都在遭受着排挤,如孩子般被看待。没有一个白人遇到一个黑人时,不会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或对他们做些什么…黑人囚犯一生的遭遇,只能以‘白人就是恶魔’这句话作为完美的回响。”

“我觉得真主阿拉更倾向于帮助那些自救的人。”

出狱后,马尔科姆.艾克斯投身建立伊斯兰民族组织。他很快就当上了传教士领袖:建立清真寺、创立组织的报刊、在集会上发表演说、怒斥美国种族歧视的历史、表达受压迫美国黑人的愤怒之情。20世纪60年代早期,伊斯兰民族组织的信徒人数暴增至10万名。

民权运动

20世纪50年代中叶,罗莎.帕克斯事件(她在巴士拒绝离开“白人座位”)掀起示威浪潮,数以百万的美国黑人参与其中,要求社会变革。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民权运动。在非洲和亚洲,革命扫除了殖民统治。革命事件和警察暴力激起了一场群众运动。

“那些穆斯林言语强硬,但从未做过出格的事”

民权领袖尝试游说民主党政客,将之与运动挂勾。马尔科姆.艾克斯恰当地抨击了这做法:“谁听过愤怒的革命者会手执结他,在福音诗的配乐下,发表“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然后与压迫者在睡莲池共舞?美国的黑人民众从以前到现在,都还活在噩梦中。”

这批评是针对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马丁路德金后来向左转,主张工人阶级团结,并支持罢工,在不久后的1968年4月4日,他就遇刺丧生。

洛杉矶警方(LAPD)于1962年袭击一座伊斯兰民主组织的清真寺,打死了一名活动分子的领袖。马尔科姆.艾克斯展开保卫运动,召开群众大会。纽约的一家公司拒绝聘用黑人,他支持纽约的一个工会对该公司发起抵制运动。

“罪有应得”

但这遭到了保守的伊斯兰民族组织领导人反对,他们对于民权运动采取了“不参与”的宗派主义路线,而未提供任何实用的替代方案。在伊斯兰民族组织领导人伊莱贾.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的批准下,他们开始了打击马尔科姆.艾克斯。

约翰.肯尼迪总统1963年遇刺身亡后,伊斯兰民族组织的牧师立即被禁止发表意见。马尔科姆.艾克斯却并未保持沉默。“…我觉得这就是罪有应得。对白人的怨恨并未随着杀戮手无寸铁的黑人而停止,反而不受抑制的蔓延,最终降临至这国家的元首。”

伊斯兰民族组织在这藉口掩护下迅速改变立场。伊莱贾.穆罕默德在会见马尔科姆.艾克斯时告诉他:“我一定要令你未来90天封口,那样全世界的穆斯林才不会受你愚蠢的错误所影响。”

不久,伊斯兰民族组织的高层开始谈论要杀害马尔科姆.艾克斯。

“全体人民之间的劳动团结”

在马尔科姆.艾克斯与伊斯兰民族组织决裂后和他被美国暗杀前,中间有50个星期。这时他到麦加朝圣,在非洲与独立运动领袖会谈后,他的理念经历了巨大转变。他会见了许多非黑人的“致力于任何必要手段推翻世上的剥削制度的真正革命者”。

“所以我需要好好想一想,并重新审视我对于黑人民族主义的定义。我们能不能总结出人民问题的解药是黑人民族主义呢?你可能已经注意到,我已经几个月没有用个这词汇了。”

马尔科姆.艾克斯建立了一个新组织“穆斯林清真寺团”,以“拥护黑人的全部信仰,并付诸实行伊斯兰民族组织只讲不做的事情。”

“这是人民所期待的。很多人表示…他们想要加入我们…其他城市的穆斯林也写信给我们,要求加入组织,他们的信件往往还写到‘伊斯兰教过于死气沉沉’…‘伊斯兰民族组织的行动太慢了’”。

几次国际出访后,马尔科姆.艾克斯希望发展“穆斯林清真寺团”与全世界穆斯林之间联系在一起。他的理念继续走向工人阶级团结和社会主义。

从以宗教挑战种族主义,到以被压迫者的团结挑战资本主义的过程中,马尔科姆.艾克斯表示:“我会和任何人合作,我不介意你的肤色,只要你愿意改变世上痛苦的现况。”

这构成了真正的威胁。几周后,马尔科姆就死于美国策划的暗杀,伊斯兰民族组织也有份参与。

长久以来,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观点都被歪曲了。他被抹黑为“黑人种族主义者”。伊斯兰民族组织声称他是自己人。但就在马尔科姆被刺前不久,现任伊斯兰民族组织领导人路易斯.法拉堪(Louis Farrakhan)却表示:“这种人只值得去死。”

有些人把马尔科姆看作穆斯林传教士。他的信仰中充满了为解放而战的社会斗争,一开始向全体美国黑人伸手,继而触及白人工人阶级,为消灭种族主义和贫穷而团结起来。

五十年后今天,一个完整的种族关系产业已经建立起来了。最露骨的种族歧视可能已被扫走,但警察却还是制度性的种族主义者。骚扰和贫困挥之不去,并在近期的经济危机中愈演愈烈。美国民主党等资本家政党根本不能带来什么。正如马尔科姆.艾克斯所说的:“就选择而言,我认为美国黑人只能选择被谁吃掉,是‘自由派’的狐狸还是‘保守派’的狼,因为两者都会吞噬他们。”

马尔科姆的死激起了一代人的反抗和斗争。一百万美国黑人视自己为革命者。黑豹党于1966年成立,组织社区防线力量对抗种族主义者和警察,并得出了一些社会主义的结论。

黑豹党领袖博比.西尔总结到:“我们不以种族主义对抗种族主义。我们以团结对抗种族主义。我们不以黑人资本主义对抗剥削性的资本主义。我们是以基本社会主义对抗资本主义。我们是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对抗帝国主义。”

社会主义行动捍卫群众斗争和自我防卫的传统,支持各种族、宗教和国家的工人阶级团结。

原文于2005年首次刊登在工国委英格兰及威尔士支部周报《社会主义者》,本文是删节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