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屈服于三驾马车的威迫

2015年2月27日 上午 12:10Views: 84

群众情绪高涨 反紧缩的社会主义政策可获广泛支持

Nicos Anastasiades 新开始运动(工国委希腊支部)塞萨洛尼基市

二月二十日,希腊谈判方与其债权人 (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协议,将现时的拯救方案展延四个月。报道指,欧元集团(欧元区各国的财长)彻底「勒索」希腊代表团。他们告诉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政府,若不接受协议,希腊将在日内被逼实行资本管制。
本次协议的关键为:(一)希腊于未来四个月接受紧缩政策协议框架;(二)希腊只有取得三驾马车的「正面」评价,才能获取下一期的财政援助;(三)如期偿还所有欠款;(四)由紧缩政策得来的资金需用以偿还欠款;(五)不作任何「单方面行动」。

协议内容无疑见证了希腊政府的重大让步。

本次四个月的协议可能让希腊不用即时脱欧,但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即使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如何正面诠译,雅典的确作出了重大退让,包括背弃了公众对取消巨额债务的要求。

激进左翼联盟声称,在资本从希腊银行中外流的压力,以及银行体系溷乱的威胁下,为防止资金大量流出希腊,并造成银行体系溷乱,这样的妥协已经是「坏的协议之中最好的」。激左联表示:「我们赢了时间」。但我们要问,赢来这些时间是为了什麽?雅典依然于四月前向欧元集团及三驾马车提出可接纳的改革方案。激进左翼联盟别无他选地接受主宰,否则她将无法解决其3,200亿欧元的债务。

输了协议 输了全部?

输了协议,整场斗争都输了吗?希腊劳动群众的斗争情绪将是成败关键。工运及社运将选举的胜利延伸至工业层面,而三驾马车会试图将激进左翼联盟围困在资本主义的欧盟框架。希腊政府将承受双方压力。这场拔河战的赛果难以预料,因为他是双方活生生角力的战役。

激进左翼联盟向公众讲出真相。如果政府妥协是为了争取时间去实行战略计划以打倒紧缩政策,民众会站在政府一方加入战斗;反之,如果失败的话,希腊政府将会与欧盟及本地菁英作阶级协作,接受他们的计划。

激进左翼联盟并未推进社会主义政策,更承诺要不惜一切留在资本主义的欧元区裡。这使希腊工人继续受制于欧洲老闆的资本主义体制,并接受「单一市场」的逻辑以及三驾马车的主宰。

希腊财长瓦鲁法克斯指出,协议容许希腊在本财政年度调整财政目标,所以政府可以减低盈馀,对希腊2015年的盈馀要求具有一种「创造性模煳」(更大的改动空间)。政府将可推行更多人道主义政策。几十亿欧元或使生活得最差的希腊人得到舒援。相对于上届政府而言,有些劳动者会视之为进步,这已算是一种的进步。

Nicos Anastasiades of Xekinima (CWI).

新开始运动(CWI)成员 Nicos Anastasiades

已经再赔不起

希腊所获得的财政支援显然不足以支付为工人阶级而进行的连串改革及公共开支。激进左翼联盟(可能无限期)暂停「塞萨洛尼基港私有化计划」的政策,但这政策本身已是该党纲领上的妥协。过去五年GDP损失25%已无法挽回。若激进左翼联盟接纳资本主义德国所提出的严厉条款,希腊工人将之视为激进左翼联盟的转駄和投降。

激进左翼联盟的领袖在政策诺言上摇摆不定,例如对重开国营的希腊广播电视公司(2013年6月关闭,近2,700工人受影响)。当激进左翼联盟指不会再推行任何私有化计划,他们却同时研究私人公司参与建筑设施的可能性。

然而,于2月15日,近十万人在雅典支持激进左翼联盟对三驾马车的谈判,显示公众大力支持激进的反紧缩政策。反对三驾马车、反帝国主义的情绪将法西斯的「金色黎明党」及反动的民族主义力量扫到一旁。66%曾投票给「金色黎明党」的人认同激进左翼联盟政府的立场。可见,只要有大胆的斗争反对三驾马车,提出清晰的反削支和社会主义政策,将可以获得巨大积极的支持。这些政策包括拒绝还债、停止紧缩政策、实施资本管制、国家垄断外贸、大企业和银行管理的公有化及民主化的政策,满足希腊多数人民的需要,更向欧洲工人阶级作出国际主义的阶级号召。

即使激进左翼联盟大胆挑战塞萨洛尼基港的计划,工人及基层将热情地动员起来支持。而其他欧洲的工人阶级亦会挑战本国政府的紧缩政策。

相反,如左翼阵营无法提供出路,中产及一大部份的工人阶级将会感到挫败,新民主党及亲紧缩的政党将可重新夺权,甚至为「金色黎明」的再次增长埋下土壤。希腊和欧洲的工人阶级已经再输不起了!

文章摘录自Nicos Anastasiades的访问,并将于2015年3月刊于《Socialism Today》(英格兰和威尔斯社会党的月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