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预算案向富人派糖

2015年3月1日 下午 10:10Views: 116

本刊分析财政预算案,看看谁才是最大的得益者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二月二十五日,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发表的最新一份财政预算案,大家可能会感到似曾相识的感觉。两年前,本杂誌评论2013年的预算案:「与过去的一模一样,吝啬得难以置信。」而这次同样是照办煮碗,所谓的一些「派糖」措施不过是库房的九牛一毛而已。派糖只是包装,用以掩饰预算案优惠富豪菁英的本质。

在发表财政预算案期间,曾俊华尝试将经济的放缓归咎于去年的雨伞抗争运动。去年政府所预计的GDP增长为3%,但实际增长只有2.3%。事实上,经济正濒临衰退,而财爷对于今年的增长预测只有1-3%。中国越来越有可能出现经济硬着陆,随时会海啸航冲击香港,并将重创金融及地产市场。

中国的「次按」放贷

随着香港经济「金融化」越来越猖獗,经济危机越可能出现。香港经济複製华尔街的那种高风险银行产品,七年前就是这些玩意触发美国经济爆破。香港经济上一次出现衰退(负增长)是于2008年,当时整个香港银行的债务总值7万亿港元,但今天已经膨胀到26万亿港元,超过当年的三倍。而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在这些借贷增长当中,对中国大陆企业的贷款佔了40%,相比2008年的时候只有10%。

这些对中国的借贷正是另一种形式的高风险「次按」放贷,可以对整个香港的经济造成冲击。香港银行的高度参与也令更易受到中国地产泡抹和坏帐的影响。因此,香港政府竭力累积盈馀,库房储备已快达到8,560亿港元,相当于政府23个月的开支。政府要准备好注资拯救大富豪和投机者。

曾俊华在发表预算案时承认未来一年的经济将会面对众多挑战,并指出欧洲和日本的通缩有可能使经济进一步萎缩。他亦表示明白香港的社会冲突正在激进化,但是这份预算案却没有任何解决房屋问题、拉近贫富差距的政策,没有措施能够减低冲突。

Partitioned apartments – all the poor can afford to rent.

穷人只能屈身于劏房

五分四的资源到了中上阶层手上

一些媒体称曾俊华作了一百年八十度的转变,他去年说过派糖和一次性纾困措施「将会成为历史」。《英文虎报》甚至预测可能「背后有人指使」,暗示可能是梁振英在背后撰写这份预算案,亦可能是为2017年选举铺路。

可是,对于有舆论将这份预算案形容为「慷慨」甚至「民粹」、「赢尽年轻人的掌声」等,我们则完全感到摸不着头脑。所谓340亿的派糖措施,但实际上当中五分之四的金额皆是去到中产上层的群体,而基层群众只分到剩馀的20%。

荒谬的是,在一片右翼民粹的浪潮下,有论调指新移民滥取综援。事实上,在去年综缓七年限制撤回后,领取综援的总金额下跌了21亿。领取综援人士大部分是年老、伤残、单亲等社会最底层。而新移民领取综援的百分比只是约5%,而且当中绝大部分都是18岁以下的儿童。「反政府」的本土派与建制派自由党一气连枝,将资源不足归咎于新移民「抢福利」,煽动排外情绪。从这点就可见,本土派不过是建制的打手。

政府再次估错盈馀,今年财政年度的盈馀估计为638亿,远超于曾俊华去年估计的91亿。这些盈馀是香港工人的血汗裡挤出来的,主要透过高企的楼价向香港工人、小企业和消费者徵收间接税。只有十分之一的盈馀会重新回到社会上的底层,而且只是透过一些没长远目标的舒困措施,例如公屋免租一个月及综援三粮。

Demographia

财政预算案简介:

税收:正如《南华早报》报道:「中等收入家庭继续从增加子女免税额和薪俸税优惠中获益,但低收入家庭什麽也没有。根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的资料,额外援助没有照顾到在职贫穷人士,因为这些月入二万元或以下的家庭不用纳税。」

房屋: 没有大改变,政府承认不能达到每年兴建两万间房屋的目标。政府虽然实行所谓楼市加辣,价值七百万元以下的自用物业,由过去的六至七成按揭成数,一律降至六成。

全民退休保障:曾俊华表明全民退保「不可持续」,因此不能落实。香港老人是最贫穷的一群,三个老人就有一个生活在贫穷线下。

长者及残疾人士照顾住宿服务:政府承诺增加1,200个照顾及康復服务的宿位。有些地区的残疾人士要等10年才求得一宿,这根本完全不足够
医疗设施:医疗开支增加至706亿,比去年上升24%。但大部分增加的开支(100亿)是用来注资自愿医保计划,即「鼓励」病人从公立医院转用私立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