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革命退潮 政改风暴酝酿

2015年3月5日 下午 4:40Views: 84

社论

在雨伞革命结束后,政府开动舆论机器,宣传所谓「民意逆转」,製造接受「袋住先」的假民意。泛民面对政府的压力,把民主运动变为防守。没有在政治检控和爱国教育等议题上反攻,反而静待政府抛出的方案,最多只会在六月分时投票否决,但没想过发动大规模斗争推倒人大决定。甚至有部分泛民政客眼见雨伞运动退潮后,开始再吹起妥协之风,准备转投支持政府的方案。不少泛民政客正准备安排与中央会面,讨论在政改上枱底交易的条件。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表示,对通过政改方案的机会由「极度悲观」改为「审慎乐观」。

只要有4名泛民议员转投贊成票,政府的政改方案就会有足够票数通过。最有可能转軚支持政改方案的五名泛民立法会议员分别是:公民党汤家骅、民协冯俭基、教育界叶建源、资讯科技界莫乃光、衞生服务界李国麟、会计界梁继昌。他们提出各种在人大框架下的改良条件,表示会考虑支持政改方案。

首富李嘉诚在长实业绩发佈会上,亦三度呼吁所有人支持政改,否则会成为「输家」。在去年雨伞革命期间,《环球时报》曾经有一篇文章指责香港富豪没有出面反对佔中,其后被迅速删除。现在从李嘉诚的论调可见中共与港商又再一气连枝了。

英国政府在一月份呼吁泛民支持政改方案后,最后又向国会提交香港半年报告书,明确表态支持香港特区政府的政改方案,并认为人大决定对香港进一步迈向民主仍存在空间。可见,所谓外国势力支持雨伞运动并不存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关心的是与中国作生意勾当,而不是民主价值。

中共标籤:「香港民主运动=港独=反中国人」

梁振英点名批评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鼓吹港独,反而挑起公众对民族自决的兴趣。中联办、乡议局、建制党派也齐声谴责港独,好像港独是民主运动的主流路线。政府从而有藉口合埋化镇压,在政治上操控香港。

虽然中共表面对港独恨之入骨,但却刻意挑起中港矛盾,製造「香港民主运动=港独=反中国人」的标籤。中共最害怕民主运动蔓延至中国大陆,这一标籤煽动族群分化,从而孤立香港的民主运动。爱国流氓组织领袖在网上散播黄丝带即港独的讯息,甚至捏造「香港导演彭浩翔骂大陆人是狗」,挑起中港族群矛盾。中共网军亦假装大陆平民,鼓吹「不再去香港」。打着反政府旗号的极右本土派,通过反水货客、指骂大陆旅客的行动煽动大香港民族主义。本土派鼓吹的「香港人优先」、「中港区隔」客观效果只是中共的打手。

无疑,港独与民族自决的思想正在酝酿发酵,由于中共加大政治箝制,而中国资本输出造成香港的经济问题,愈来愈多年轻人视之为政治抗争的出路。但在现阶段,与其说他们真的准备为港独而战,不如说只是一种宣示式的叫喊。

社会主义者在工人阶级团结的基础上,支持藏族、新疆的民族自决权,独立台湾,只有能团结中国大陆群众,打倒一党专制政权与资本主义制度,才能确保每个民族的真正自主权。

「港区人大」吴秋北声言建议中共以附件形式将《国安法》引入香港

「港区人大」吴秋北声言建议中共以附件形式将《国安法》引入香港

镇压加强

建制派早前大谈引入国安法,製造舆论恐吓,目的是为廿三条立法铺路。叶刘淑仪倡议重新推动廿三条立法,更要加强防止外国势力干预的条例。目前群众愤怒尚未平息,政府不敢贸贸然推行廿三条立法。但新一轮的政治检控准备开始,不排除会有示威者被重判,作杀一儆百之效。

虽然洗脑教育在2012年的抗争后被迫搁置,但政府一直暗地裡继续推行。港府将资助中小学生到内地交流,又将约600间中港学校缔结为姊妹学校,每间学校提供12万元资助。很多校方面对这招银弹攻势都会立即投降。恰巧的是,前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陈佐洱早前发表言论,教育局要随时接受中央政府及香港社会的监督。可见,洗脑教育正在死灰復燃。

此外,新成立的青少年军总会由梁振英担任荣誉贊助人,特首夫人唐青仪则为总司令,在成立典礼上建制派政客济济一堂。青少年军具相当浓厚的政治色彩,其誓词中包括了「报效祖国」。

同时,中共在内地加强网路审查,封锁翻牆软件,令内地网民不能登入多个热门网站。此外,中共对大学作出一次爱国大清洗,教育部长袁贵仁指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中国高校课堂。中国政府禁制了载有「西方价值」的教科书,撤换了一些自由派的大学学者和教授,甚至拘禁部分人士。

本土派近日多次发起反水货客游行。

本土派近日多次发起反水货客游行。

右翼本土派的冒起

右翼本土派发动的反水货客的行动,吸引了一部分激进年轻人参与,被视为愤怒的出发点。在商场的冲突中,示威者与警察激烈对峙,警察施用胡椒喷雾和展示警棍。雨伞革命由于欠缺强有力的组织领导,为行动至上的抗争模式製造了土壤,当时就有一小撮人在街上拾散纸短暂堵路,乃至打爆立法会玻璃门的行动。反水货客的行动模式可说是后雨伞的延续,

示威者感到传统的游行集会无效,要加强组织化的抗争路线(例如罢工、罢交税)又非能短期内有收成。因此,本土派收割了这一不耐烦的情绪,为所谓「勇武抗争」推波助澜,强调与警察激烈冲突,同时煽动驱逐大陆人的种族主义。

在群众斗争的一定阶段,成立自卫委员会甚至武装起来是有必要的,但这必须置于运动的纲领和组织之下。本土派无序的冲击行动,甚至走向个人恐怖主义的路线,只代表一种绝望中还击的情绪,对于建立战斗性的民主运动并无帮助。真正的出路是,在学校、社区和工作地点建立强有力的组织,建立集体化的抗命行动,并以工运斗争作为民主运动的主轴。

社会主义者的立场

在六月分政改方案将于立法会投票,将成为民主抗争的一个风眼点。社会主义者会坚持反对中共筛选,立即废除功能组别,降低投票年龄到16岁、外佣的投票权、立法会议员领取技术工人的薪金、以「真正人民议会」取代跛脚的立法会,从而令议会有权向富人徵重税、消灭贫穷、实施体面的最低工资、重有公有化私有产业,创造真正的工作职位。只有将民主斗争连繫至打倒香港和中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才可见带来真正的变革,也是遏止右翼民粹歪风的最有效方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