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打击女性权利 造成女性贫穷

2015年3月6日 下午 12:32Views: 123

基层女性站起来 反抗资本主义制度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三八妇女节即将来临,纪念女性在超过百年的抗争路上成功争取众多重要的权利,今天我们所拥有很多的权利如投票权、工作权、受教育的权利等,都是过往历史斗争的成果。但必须认清一点,在今天全球资本主义制度下,女性在社会上的种种不平等依然存在。香港作为其中一个资本主义城市,女性受着经济政策、父权文化的压迫,当中又以工人阶级女性所受到的压迫最大。

父权资本主义合理化私有化政策

资本主义是为了将利润最大化的制度,在香港一个高度私有化的社会下,医疗、老人服务、教育、托儿等公共服务完全不足,这令女性受到的打击最大,也导致了女性贫穷,并且在父权文化下,女性贫穷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服务财团的政府宁愿把钱投放在千亿的基建项目上,也不愿意投放公共资源于老人服务或儿童託管服务。父权社会下的性别定型及性别分工根深蒂固,「应由谁来照顾家庭或打理家务?」父权社会的答案一定是女性。父权社会一直透过教育、媒体、政府等公共机关舖天盖地的宣传「这些是女人的天生职责」,来合理化歧视女性及私有化政策。

在所谓「男女平等」的父权社会下,女人事实上被剥夺很多权利、自由和选择。我们不能再忍受「女人要履行天职留在家中」这种父权概念!正正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欠缺公共的老人、託儿、长期病患及伤残人士等服务,很多女性在婚后被迫放弃工作,在家照顾老幼,成为家庭主妇,从事无薪的家务劳动。一项政府调查就指出,未婚女性的劳动人口参与率有67%,与未婚男性相约,但已婚女性的劳动人口参与率只有46%,已婚男性却有71%。

即使在婚后工作,只能在家务外有限的空馀时间,从事兼职工作,又因为家务劳动的性质,工作时间不能太长而且需要弹性,令很多女性被迫选择不稳定的临时工、兼职、散工等低收入工作,俗称「4C」行业,即清洁(Cleaning)、饮食(Catering)、护理(Care-giving)及收银(Cashiering),多属一次性或兼职。这类工作当然工资偏低,变相造成女性贫穷。女性亦会在收入较另一半低的情况下,财政上必需依赖丈夫,一方面令女性无法独立自主,另一方面,工人阶级的男性工资本来已被压低,当女性工资更低时,工人阶级家庭的财政压力便更大。

而对于离婚独自照顾小孩的单亲妈妈来说,政府所提供的支援更近乎零,令很多单亲妈妈都活在贫穷线以下,香港政府是何其可耻!另一方面,又因为社会在老人及託儿等的公共服务缺乏,很多已婚女性即使受到家庭暴力,希望与伴侣分开,也不敢离婚──试问一位单亲妈妈如何以月入不过一万来兼顾房租(一间劏房至少需要三千元)、孩子学费书簿费杂费、交通、食物等开支?

託儿服务严重短缺 女性被迫放弃工作

香港没有任何完全公共的託儿服务,社会福利署提供的託儿服务都是非政府机构提供(需付费),而且名额长期不足,全港有超过30万名6至12岁儿童,但该年龄儿童的「课馀託管服务」全港只有约5,500个名额!同时,这些託管服务的时间缺乏弹性,很多妈妈因为不能于下班时间前后接送孩子、未能负担费用、地点不方便等问题,被迫放弃工作。香港妇女中心协会2013年一项调查发现,大部份基层妇女认为香港託儿服务不足。超过七成妇女认为,若果能够解决託儿问题,她们希望外出工作。我们认为,女人要有工作权,所以託儿服务更应是所有人的基本权利!

全民退保迟迟未落实

政府多年来不肯落实全民退休保障,梁振英准备推行的退休保障又要入息审查。政府坚持吸血的强积金制度,为的就是将工人阶级的血汗钱给银行家用作投机炒卖。而这也是造成女性贫穷现象的其中一个原因。由于很多女性没有正职工作,家务劳动并不受到强积金的保障,很多女性在老年退休后没有任何积蓄,高龄津贴(生果金)的每月金额只有约$1,100,根本不足够生活,令她们最后要靠拾纸皮变卖来维持生活!一项有关香港拾荒长者研究指出,85%的拾荒长者为女性,近50%拾荒长者每月收入少于500港元,超过40%更曾因与人争夺纸皮而受伤!

此外,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六年,但政府并没有对女性长者的医疗需要增加公共医疗开支,很多老年妇女人到晚年,体弱多病却无钱医治。老人在退休后过有尊严的生活,是一个社会基本的条件,香港的老人却要沦落街头,每三位老人便有一位贫穷,正是新自由主义的受害者!
男女同工不同酬—女性比男性低22%!

纵观过去数年,男女同工不同酬仍然非常严重。男女工人都被压低工资,当中女性工人的情况更甚。男性每小时的工资中位数为63.2元,女性则为51.8元,比男性低22%!

香港男士有薪侍产假在建制派多番阻碍下虽得通过,但仍大打折扣。

香港男士有薪侍产假在建制派多番阻碍下虽得通过,但仍大打折扣。

有薪产假落后亚洲地区

去年11月,联合国建议香港政府应将有薪产假增加至符合其认为是「国际标准」的14週,但香港的有薪产假(现为10週)排列亚洲榜末位置,比亚洲地区如南韩、新加坡落后。

有薪产假的好处多不胜数,尤其是对女性的健康有利。而那些经常强调「传统家庭价值」的保守政客正正是反对增加有薪假期的人!我们认为,即使是联合国所建议的14週有薪产假也不足够。欧盟国家的人均本地生产总值(GDP per capita)比香港低,但也有至少18星期的全薪产假。社会主义行动认为,工会、妇女团体及社运分子应该要求6个月(24週)的全薪产假。

而经过多年建制派及资本家的阻挠下,男士侍产假终于在去年12月在立法会上通过,将于今年2月27日起生效,但这是由劳工处提出只有最多3天、只拿4/5薪酬的议案。

女性团结抗争 反抗父权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除了剥削工人阶级外,亦以物化女性身体,开拓美容产业来赚取利润,这导致对女性价值观的扭曲(认为外表是女人唯一的价值),强化父权思想及对女性的控制。在这个制度下,女性受尽制度性的压迫和歧视,我们如何还击?女性必须组织起来,包括女性工人加入工会,反对资本财团对整体工人阶级的打击。要反抗整个压迫性的制度,就必须建立一个新的战斗性女性运动,去反对新自由主义政府的私有化政策、要求大幅增加公共开支、公共託儿及老人服务、要求男女同工同酬、男性7天全薪侍产假、有薪产假6个月、8小时工作制、增加最低工资(包括外佣)、落实全民退休保障等政策,连繫至社会主义性平权的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