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主义令女权倒退

2015年3月8日 下午 6:40Views: 211

男女工资差距扩大,性别歧视充斥就业市场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据报道,2月18日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是世上最多人观看的电视节目,演出四个半小时,由189个国家电视频道现场直播。观众人数近年来有所下降,但今年仍超过6亿。不过,演出内容带着无耻的性别歧视色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女权活动家等人对今年春晚的评价再创新低。

「春晚无耻地歧视女性,拿她们取乐。导演要把我们带回封建缠足时代吗?」今年春晚结束后,大量网民在微博上表达愤怒,这只是其中一之。女权主义者发起一份倡议书,抨击春晚「有毒」,指出节目中有44幕嘲弄女性:称单身女性为「剩女」;描写女性公务员是依靠美色上位,为了受提拔而和男上司发生性关係。从此可见,新一代女性活动家正在中国冒起,反对家庭暴力和就业歧视。她们在多个城市佔领男厕抗议,令公众关注女厕缺乏,被迫在门前排起长队。要知道,她们是在强硬的独裁统治之下行动,在这裡任何抗议都会迅速遭到打压。

春晚引发的怒火揭露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女性的社会地位正在倒退。这是中国整个社会反革命的其中一部分,资本主义取代了国家计划,并再次猖獗的製造贫富之间、城乡之间和东西部地区之间的不平等现象。

央视春晚关于「男人女人」和所谓「女神」的节目。

央视春晚关于「男人女人」和所谓「女神」的节目。

工资差距扩大

「自1990年代以来,市场经济加剧了性别不平等」,女权主义作家张丽佳说道(中参馆,2014年6月11日)。男女收入差距正在扩大反映出这一现象。国际上,工资差别儘管仍不利于女性,但已经缩小,但中国逆国际潮流而走。根据官方数据,2010年中国城市女性平均工资为男性的67.3%,低于1990年的78%。在农村地区,女性收入只有男性的56%。

女性白领工作者面临着性别主义观念和公开歧视所筑起的高牆。就连《纽约时报》(2015年2月20日)也承认,「在办公室裡,社会主义时代的平等主义已为公开的性别主义所代替,在某些情况下还得到法律的支持。」该报援引了中国女权主义者冯媛的话:「女性的地位并未提高,在某方面还倒退了。」

以下事实说明了这种负面趋势:

  • 一份2010年的调查表明,69%的僱主在招聘员工时设定了性别条件,儘管这样做是违法的。招聘广告经常指定「申请者仅限男性」或者仅限「有吸引力的女性」。
  • 儘管与世界水平相比,中国女性就业率较高,但城市女性就业率已经从20年前的77%强下降到现在的61%。
  • 农村土地使用证书主要在男性手裡,仅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土地承包合同写上了妻子的名字。如果离婚的话,女性只能淨身出户。
  • 在中国每年有数百万人次接受整容手术。现有5万多家整容机构,另外每年还有一百万人前往韩国接受整容手术。在北京,高中和大学女生佔全体整容者的80%多,这无疑与就业市场的巨大压力有关,因为招聘广告普遍对应聘者的外貌提出要求。

就业市场对女性的歧视现在很普遍,并且十分公开,儘管这样是违法的。僱主对发佈公然含有性别歧视信息的招聘广告习以为常,因为社会已经接受了这种反动观念。人民大学去年做了一个实验式调查,向求职网站递交两份同样的履历,但一份性别填男而另一份填女。结果男本科生比女本科生得到面试机会高 39.2% ,研究生的差距更大,男性比女性得到面试的机会高 53% ,在每个社会中,这些「规则」都来自上层的统治阶层,就像《中央电视台》的春晚那样。

《人民网》甚至特别发佈了一个名为「十八大上的风景线」的图集,其中出现了2012年中共十八大的女服务员。这无疑发放一种信息:女人提供装饰,男人做出决策。社会主义博客写手王林宇指出,资本主义制度利用「剩女」观念向单身女性的散播恐惧,施加家庭压力,从中榨取利润。在中国有超过一百个婚姻交友网站,根据《彭博通讯社》的资料,交友网站的市场在2014年首季就总值4亿9千万人民币。李先生说:「他们尝试污名化及边缘化所谓『剩女』去赚钱。」此外,女德学堂在全国涌现,散播封建道德观去为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服务。

Students protesting domestic violence.

学生抗议家庭暴力。

革命与反革命

在计划经济的毛时代,这种公然的歧视会受到国家的制衡。儘管庞大的官僚机构有其弊端,但国家在分配所有工作,因而也缩小了男女之间在工作、工资和社会地位上的差距。除了公有制和国家管理,当时社会有一股巨大的压力,来自女性以及激进化群众的,要求废除旧式的男权封建制度。这反映当时中国左翼中重要的女权主义潮流。1950年毛政府禁止了包办婚姻和纳妾制度,并让男女双方都能更容易地离婚。这是有史以来在婚姻关係中最引人注目的政府改革之一。

这些变革并不意味女性得到了完全的公平,也不像中共所宣称的那麽「社会主义」。但是,儘管毛泽东实施独裁统治——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诅咒——国有计划经济仍然打开了通向妇女解放的大门。随后的资本主义反革命一直在设法把门关上。

相比于办公室,工厂裡的性别歧视更加严重。一个涉及一百多万份网络招聘广告的调查发现,儘管从整体上看超过10%的招聘广告表现出性别偏好,但对于不要求大学学历的工作,这数字更增加到了23%。

女性工人

在办公室和工厂工作的女性都会迫于无形的压力签署「不怀孕」条款,接受妊娠试验,甚至要保证不结婚。如果一个女工怀孕了,老闆就会把她分配到不便、费力的工作岗位,迫使她辞职。这不是什麽罕见的事。相比于白领员工,工厂女工所受的性骚扰更加严重。向阳花女工中心于2013年发佈调查结果称,70%的广州女工说她们曾经遭到性骚扰,32%报告了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25%收到过猥亵电话或短信。

但是过去几年的罢工运动表明,工厂女工绝不是僱主所认为的那麽软弱。2014年的罢工数量比2013年翻了一番,女工在许多斗争中走上前台,尤其是一年前的裕元大罢工。这是中国30年来最大的罢工,制鞋女工佔罢工人数的70%,消除了「女工友不如男工友坚决」的想法。这些事态发展是我们乐观的基础,缺乏经验的中国女性运动能够与正在开展的工人阶级斗争联合起来,并建立一股力量,推翻现有制度,彻底摧毁压迫女性及所有人的根源。

Workers on strike at Hi-P International in Shanghai 2011.

2011年上海赫比国际的工人罢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