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三跑 史上最贵

2015年3月28日 下午 2:41Views: 211

不要千亿烂基建 立即增建公屋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行政会议通过机场第三条跑道(三跑)工程计划,造价高达1,415亿,不但是香港历史上最昂贵的基建工程,相比起其他国家的跑道造价亦远远超出数倍。

三跑造价冠绝全球,但跑道却只能降落不能起飞。而政府尚未解决空域问题,跑道落成后未必能增加飞机升降量。此工程所涉及的庞大资金、落成后的可用性、以致对环境生态的污染问题,全部没有答案,政府亦未就计划作公众咨询,就突然绕过立法会,由机管局直接拨款,令社会出现极大回响及反对声音。政府连跛脚的民主机关都想绕过,强推向富豪输送利益的政策。群众必须动员起来抗争,否则为政府这种不民主的施政手法开了先例,日后变本加厉。

机场三跑 史上最贵

三跑工程计划花费1,415亿元公帑,即每位香港人需付出20,000元建造此跑道!相比起其他国家如澳洲布里斯班市、加拿大卡加利市和广州白云机场,这三个机场都是新增一条跑道和配套设施,布里斯班的新跑道长3,300米(造价相等于80亿港元),卡加利4270米(124亿),广州和三跑一样是3800米(235亿)。香港三跑所需的1415亿约为它们平均造价的10倍!(“香港三跑全球最贵之谜”,独立媒体)

大部份市民均反对三跑工程。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六成八人认为机管局应先集中力量改善双跑道的效率,并在未用尽双跑道的能力前不应考虑第三条跑道。六成四被访者认为政府不应绕过立法会,让机管局透过融资兴建第三条跑道(浸会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22-03-2015)。

机管局计划耗资1,415亿元,利用本来上缴政府的收入摊还,再增设离境税作帮补及发债解决。三跑计划绕过立法会,不用透过财委会拨款,也免除立法会议员反对计划而拉布的“烦恼”。如果一项造价如此高昂的方案可以如此落实,日后必定会有更多类似的大白象工程可以绕过立法会而强行推出。

由曾荫权提出兴建十大基建至今,基建项目超支延误已成常态,估计总超支额逾1600亿元。其中原本建造费669亿元的广深港高铁,因延误两年超支至715亿元,而这次三跑造价更比高铁高出一倍,将来超支的责任,又是用人民的钱去负担。

政府指,现时两条跑道机场的流量已经接近饱和,所以有建第三条跑道的必要性。但就连前天文台台长林超英也撰文反驳,根据当年兴建赤鱲角机场的规划文件,显示机场的客运量最高可达8,700万人次,而现时却只有6,000多万。货运量方面,在原来的规划中上限可达900万吨,但现时机场的货运量却只有400万吨。结论是,只要妥善规划现时的两条跑道,根本无需要再兴建新一条跑道。

广州白云机场最近落成第三条跑道,本来预计可增加五成升降能力,结果每日只增加10班航班,不及预计的三分之一,原因是空域过于挤塞。现时香港三跑计划的空域问题尚未解决,但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却称由于“涉及商业及战略资料,所以不能公开详细内容”!

“基建创造就业机会”的歪理

机管局行政总裁林天福早前引述顾问报告指,三跑落成后有望提升本地生产总值4%至5%,可额外带来4,500亿元经济效益,并创造逾10万个新职位。纵观过去的基建工程,没有一项实际令基层工人得益,结果反而是众多建造业工人被外判商压榨剥削,2013年4月便爆发了200名高铁地盘工人罢工的抗争,抗议礼顿承建商为了赶工,强迫工人在地底内进食午餐、以及迟到五分钟扣半小时人工等不合理要求。该地盘工人工时高达每天十二小时,工作环境极度恶劣、劳工保障缺乏,可见大型的基建工程根本无助工人阶级的利益,反而是地产发展商、外判商从中获取巨大利润的手段!

基建工程不断超支,但香港社会最迫切需要的公共服务却严重短缺。单是三跑所需要的一千四百亿,便可兴建十四万个公屋单位、可让香港十六万名学生免费读大学、可兴建十间公立医院、立即落实全民退休保障等。我们需要的是社会上最基本的生活保障,而不是假大空的基建项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