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独立党只是伪反建制的政党

2015年4月1日 下午 9:22Views: 82

有必要确立一个战斗性工人阶级替代方案 反对右翼民粹及种族主义

Hannah Sell,社会主义党(工国委英格兰及威尔士支部)

英国独立党(UKIP)成立于1993年,在成立的头十年,它在25次议会补选中平均得票1.7%。在那个阶段,该党几乎完全专注于要求英国脱离欧盟,并视自己主要为一个向保守党施压的压力团体,要求它更加反对欧盟。

然而在2014年,独立党以27.5%的得票率赢得欧洲议会英国代表席的选举;这是英国自1910年以来第一次有保守党与工党这「两大党」以外的政党在国家级选举胜出。独立党也在同一天举办的国内各级议会选举中赢得17%的选票。该党的支持率虽然在近来民调中微幅下滑,整体而言却仍旧超过10%,并且很有可能在五月的大选中成为关键因素。

独立党有将近40%的大选候选人具有私校学历,仅次于执政的保守党,相较之下全国总计只有7%人口拥有私校学历。独立党的领袖Nigel Farage,生命中曾有20年的岁月都是个支持保守党的股市交易员。独立党的资金来源则大多来自金融业者及对冲基金经理中的少数人士,他们相信摆脱欧盟的「限制」对伦敦金融业有益的。

然而,独立党竞选人气的成长很大程度应归因于它跨出原本只以「期望落空的保守党选民」为支持基础,而开拓出前工党支持者的票源。据最近一本评独立党的书《右派的起义》(Revolt on the Right)提到:「独立党的支持基础十分集中于英国社会较弱势、较缺乏保障的族群中。」

更为工人阶级的选民对独立党能否作出突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更有可能在国会及地方议会选举中投给独立党。这跟那些可能只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投独立党(藉以抗议欧盟)的中产阶级「策略性选民」不同。

独立党领袖Nigel Farage

独立党领袖Nigel Farage

为何这个由股票经理人兼极度猜疑欧盟的保守党人组成的政党,得以吸引「忿忿不平的英国工人阶级」中显着数量的选票?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它将工人面对的问题推卸给外来移民来引发共鸣。然而,最大的因素还是选民对现有建制政党的期望落空。当议员支出费的丑闻令人们对「西敏寺菁英」的愤怒达到新高时,独立党的支持度也跟着水涨船高。

数十年来,建制派政党的社会基础受到削弱,但现在才达到临界点。这个过程反映于各主要政党的支持度在下降,整体投票率都在减少。两大党在五月的大选中可能只会各得未满三成的选票。

曾扮演「反对党」角色的自由民主党,在参与联合政府后全军复没。要理解独立党为何声势上涨,关键不只在于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不受欢迎,最大的问题出在工党。过去的工党虽由资产阶级领导,但它在工人阶级之间拥有群众基础,让其能透过民主架构对党施压。

如今的工党已不再是个资产阶级工人政党,而只是另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当工党在1997至2010年期间执政时,它流失了五百万票,大部分再也没法由现任领袖文礼彬(Ed Miliband)成功挽回。面对保守党的撙节措施,工党的回应就是不断承诺他们也会削减预算,因此这个情况倒也毫不意外。

独立党的工人阶级支持者的主要动机,是期望把独立党化为处罚建制政党的武器。选民常认知到独立党的政策并非解决之道,却仍想以之表达他们的愤怒。有位选民接受《经济学人》(2月14日)的访问,谈到他对Farage的看法时答道:「他是个讲屁话的笨蛋,但我会投他。」

当然,也有许多不满建制政党的人绝不会投给独立党,因为他们被该党领袖们既右派民粹、又种族主义、又性别歧视的态度所吓退。例如,值得注意的是女性对独立党的支持度远低于男性。然而,这并不代表投它的人必然同意它的新自由主义纲领、或是那些领袖们的态度。

在许多议题上,其多数支持者非但比独立党的领导团队要左,甚至可说比所有建制政党的立场都还左倾。一次YouGov民调指出,78%独立党的支持者贊成电力公司重新国有化,73%贊成铁路重新国有化,还有57%支持者希望禁止零工时契约。

这些人投票给独立党并非无意识的。反之,这是真正的工人阶级群众声音无从表达的结果。如果工会联盟(TUC)不是支持工党,而是推动一个反撙节、拥护工人阶级的政党,独立党就不会有办法做它过去四年做到的事情:在各党走资政策之际,填补了部分的政治真空。

资产阶级媒体对独立党的大篇幅报导也是它成功的基本要素。2003年,独立党在媒体上被提及了仅仅600次,但在2013年超过23,000次。这是资产阶级媒体有意无意的策略,它们在明白人们对建制政党的仇恨有多深刻之后,试图将仇恨导往相对安全的方向。

无论如何,要是推测资产阶级媒体在独立党崛起中扮演的角色,对资产阶级而言完全无害的话,那就错了。分给独立党的选票会阻止保守党在大选中成为最大党。再者,若保守党得以倖存,独立党议员的存在对资产阶级与保守党领袖们来说都会是恶梦,因为这将触动保守党内的深刻分歧,尤其是在欧洲问题上的立场。

更广泛地说,对资产阶级而言最糟的大选结果也最有可能成真。我们可能会目睹一个虚弱而分裂的联合政府或者少数政府,无法有效採取合乎资产阶级利益的行动。这种未来可能成真,而独立党就是当中的的不稳定因素之一。因此,自它2014年选举的里程碑之后,新闻报导独立党的角度愈来愈有敌意,报导次数也恐怕减少了。

资产阶级面对的真正问题在于,政局的四分五裂愈渐侷限了资产阶级有效统治的能力。虽然还可能会再尝试以抹黑手段箝制独立党羽翼,但在未来,也可能有更多尝试去哄抬它,特别是在必须用它来替代新兴工人群众政党的时候。

当独立党受愤怒的工人阶级支持而获得成长时,党内的会有更多矛盾张力,不稳与分裂的潜在威胁亦会增加。然而,该党的领导团队仍比保守党更右倾。在戴卓尔夫人死了的时候,Farage说他是唯一「让戴卓尔主义活下来」的政治家。

但是,独立党正试图在一些议题上左倾。独立党发言人要求废除卧室税,以及硬性规定零工时契约,独立党的金融事务发言人声称,他们会考虑要求铁路的重新国有化。然而,这些「左派包装」仍然非常单薄。Farage反复强调,在他看来,有必要捨弃国家保健服务(NHS)而採取美式健保体系;其馀领袖则连忙否认这将成为独立党的政见,毕竟这无异于政治自杀。

如果选后保守党少数政府必须仰赖独立党议员们的支持,将会是英国政局动盪大大加深的徵兆。这也会隐隐开始破坏独立党作为反对党的地位,并减少它从厌恶保守党的工人阶级中捞取选票的能力。

主要资本主义政党全都试图以更苛刻对待移民的论述来跟独立党较劲,但这只让独立党得到更多支持。社会主义者必须明确捍卫移工与寻求政治庇护者的权益。我们必须让经济危机的责难回归原位:归咎于百万富翁、银行家以及资本主义体系。

儘管种族主义显然是部份独立党选民的重要特徵,仍不能就此断言所有的(或者甚至是多数的)独立党选民都是铁血的种族主义者。区区抨击独立党是个充满「种族主义者与偏执狂」的党,就像社会主义工人党(SWP)发起「起来对抗独立党」(Stand Up to UKIP)运动那样,无助于削弱该党来自工人阶级人民的支持。

移民不只对独立党的多数选民来说是个重要议题。2013年「英国社会态度」调查显示,77%的人觉得移民数量应该减少;近来的YouGov民调则显示,35%左右的人视之为英国所面对的最重要问题,仅次于把经济问题置于首位的47%。这反映了一种广泛而根深蒂固的观感,认为移民的规模已对英国工人的工资与生活水平构成威胁。

ukip-flag

唯有创建一个拥有社会主义、反种族主义纲领的工人群众政党,才有可能真正破除这种情绪,并削弱独立党的力量。关键在于,这政党会向群众解释,唯一能够阻止大企业利用移工——以及年轻工人、临时工等等——来压低一般薪资水平的方式,就是令所有工人及工会组织获得工会认可的薪资水平,无论他们来自地球哪个角落。

在5月7日的大选中,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TUSC)准备于100个国会席次与超过1,000个地方议会席次中参选。TUSC代表着向工人群众政党迈进了一步,从而能阻断独立党成长。

建立一个坚决反对所有资本建制政党的党派是非常关键的。这听起来像不用明言的,但不幸的是,对有些TUSC的成员而言并非如此,特别是社会主义工人党。社工党发起的「起来对抗独立党」,包括跟工党与自民党一起发传单、媒体宣传、发起会议等等。为了捍卫民主权利,对抗法西斯组织,有时工人组织会与资产阶级政党共同参与示威,或进行其他实务合作,但儘管如此也要保持完全的政治独立。然而,独立党不是一个法西斯政党,也没有武力攻击工人组织的威胁,一定要政治上对抗,不能在口号上溷淆。

而这不是「起来对抗独立党」採用的取径,它在一些地区发起的会议都是邀请知名的自民党与工党政客来发言。在去年的地方选举,地方媒体Tottenham & Wood Green Independent为社工党成员的合影下了如此注脚:「自由民主党、工党及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的成员一起在保守党地盘之一的克朗奇区,派发『起身对抗UKIP』传单。」(2014年5月1日)

这显然不是TUSC所贊成的政策,而社会主义党也会竭力阻止这种做法,因为它抵触了与其他党联合的最底限:要发展独立的工人阶级政治代表。与建制政党结为政治同盟,搆不着那些关注独立的工人,同时也部分地令工党得以利用反对独立党的声势去吹嘘自己的地位。正是对建制政党的愤怒促成了独立党的成长,所以虽然反对独立党有其必要,但与工党和自由民主党一起造势来反对它,只会使独立党得以宣称社会主义者「跟其他党半斤八两」;儘管在现实中,独立党才是那个「建制内的反建制政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