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大选:内塔尼亚胡为胜选而动员极右势力

2015年4月19日 下午 2:34Views: 73

下届联合政府将面临未解决的危机和激烈的斗争

亚沙‧马默(Yasha Marmer),社会主义斗争运动(工国委以巴支部)

「右翼的统治处在危险之中。大批阿拉伯裔选民正坐着左翼非政府组织的巴士前往投票站。」在投票日当天,发表这种露骨的种族主义言论的,正是以色列总理班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上周3月17日大选前,右翼执政党利库德集团(Likud party)掀起的极端民族主义煽动就此达到顶峰。

面对不满日益增长,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竭力动员社会中最反动的分子,特别是极右翼的殖民运动。选举结果在很多方面就是由这种动员造成的:利库德的胜利并非牺牲了它的对手「犹太復国主义者联盟」(Zionist Camp)和左倾自由主义政党「力量党」(Zionist Meretz),而是牺牲了极右翼政党。

在选举日期宣佈时,以殖民者为基础的极右翼「犹太家园-復兴党」(Home-Tkuma)和由种族主义的外交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领导的「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Yisrael Beiteinu)预计会分别取得大概15和10个席位,而利库德会得到22-24个席位。

但最终结果却是右翼民族主义集团的重组:利库德得到30个席位,犹太家园党8个,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仅6个。

这是加沙遭受血腥攻击后,以色列的第三波竞选运动。与此前相比,2014年战争持续时间更长,令超过2,200名加沙居民丧命。以色列社会也出现了更加严重的民族主义-沙文主义情绪。考虑到这一点,右翼的选举胜利是十分有限的。

利库德、犹太家园党和利伯曼(Lieberman)总共得到44个席位,仅比2013年多了一个。由工党和运动党(Hatnua party)组成的犹太復国主义者阵营与力量党一起得到29个席位,与2013年相比增加了两个。

「联合名单」(Joint List)——由「阿拉伯-犹太和平与平等民主阵线」(Arab-Jewish Hadash,于以色列共产党裡扎根)、巴勒斯坦民族主义-自由派政党巴拉德党(Balad)、「塔阿勒党」(Ta`al)和巴勒斯坦伊斯兰主义政党「联合阿拉伯名单」组成的竞选联盟——赢得13个席位,而2013年是11个。参选门槛提高,明显是为了阻止阿拉伯-巴勒斯坦代表进入以色列议会,但却导致阿拉伯-巴勒斯坦人的投票率从58%增加到64%,令「联合名单」成为以色列议会中的第三大政党。

利库德求助于极右势力

就在选举的几天前,内塔尼亚胡在一场闭门会议中告诉殖民者的领导人:「他们想把我赶下台,但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外国政府、美国和墨西哥富翁、卡塔尔的阿兹米‧比沙拉(Azmi Bishara,前阿拉伯裔议员)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想要的不是我的人头。他们想要的是你们的家园,即我们的祖传遗产。

两年前犹太家园党作为殖民运动的政治武器而大获成功,但今次内塔尼亚胡煽动殖民者支持利库德,而不是犹太家园党,从而确保巴勒斯坦佔领区殖民地的未来。这一号召不仅转移了选票,还从殖民者中为利库德招募了一批活动分子。在投票日当天,1,500名殖民者离开位于西岸佔领区的家,前往以色列的阿拉伯村镇,打着「避免阿拉伯人骗子」的种族主义幌子恐吓当地选民。利库德官方勾结极右翼政党组织了殖民者的挑衅行动,其中一些人装备了催泪弹、木棍和实弹。

另外还有700名殖民者前往阿什杜德(Ashdod)——一个位于以色列西部的工人阶级港口城市——挨家挨户地敲门,把利库德的传统选民带到投票站。以米兹拉希犹太人(Mizrahi Jewish)为主的阿什杜德是利库德的传统票仓。但在投票日三天前,利库德因为担心到场人数过低而不得不取消了为内塔尼亚胡助阵的大型竞选集会。原因之一就是内塔尼亚胡对阿什杜德码头工人的打击。竞选期间,内塔尼亚胡发佈了一段表现政府政绩的视频。但实际上它嘲笑了所有那些被政府「打败」的人——其中有反对私有化的阿什杜德码头工人、被政府关闭的国家广播公司的女工、巴勒斯坦军事组织哈马斯(Hamas)的一架战斗机。

这段视频激怒了社会广大阶层。对许多人来说,这是利库德失去传统选民并可能败选的另一个迹象。

「除了比比,谁都可以」

就在战争结束几个月之后,儘管民族对立的局势日益紧张,但主导以色列社会的盲目反动情绪开始转变,社会不满再次出现。连总统鲁文‧裡夫林(Reuven Rivlin)也说:「大炮一停火,社会辩论就以惊人的速度回到通货膨胀和生活费用这些问题上……三年来以色列公众一直表明他们对现有制度的不满。」受到竞选运动的刺激,不满情绪围绕在一个流行口号周围——「除了比比,谁都可以」(BiBi是内塔尼亚胡的暱称)。这个口号也间接反映出以色列的政治真空和左翼缺乏替代方案。

希望把内塔尼亚胡赶下台的人越来越多。大选十天前,数万人参加了反利库德的大型集会。然而,集会讲台所溷杂的两个反对派阵营是各有自己的目的。

一方面,集会中有参加过2011年社会运动和反没收公共住房斗争的女性演讲者,另有一名女性演讲者住在临近加沙地带的工人阶级城镇斯德洛特(Sderot)。她说自己过去一直投票给利库德,但自从最近的战争后,就决定不再把选票投给内塔尼亚胡和右翼势力,因为他们不能保证人们的安全。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排斥阿拉伯-巴裔演讲者的讲台几乎被建制派——尤其是军事精英——的代表人支配着。这说明在日益严重的国际孤立、该地区的地缘政治危机和恶化的民族冲突之下,统治精英内部出现了分歧。

毋庸置疑,那些暗中呼吁支持犹太復国主义者联盟、罢黜内塔尼亚胡的将军们只会造成麻烦,而不能解决问题。犹太復国主义者联盟不贊同利库德的外交政策,也在政府镇压巴勒斯坦斗争的战略战术问题上有分歧。但它们在原则上是一致的:继续压迫和剥削巴勒斯坦群众。

在去年针对加沙的「50日战争」期间,工党和犹太復国主义者联盟的领导人站在「反对派」立场上支持内塔尼亚胡的行径。在竞选运动期间,犹太復国主义者联盟竭力从右翼攻击内塔尼亚胡,并且一再说明它和利库德的分歧是次要的。犹太復国主义者联盟的确得到了比利库德更多的选票,并在海法(Haifa)和特拉维夫(Tel Aviv)——以色列最大的两个城市——击败了其他右翼政党。以色列公众对犹太復国主义者联盟没有什麽强烈的幻想,只是有部分人绝望地希望能利用它摆脱利库德政权,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

由于群众对利库德的竞选对手缺乏热情,再加上中东的地缘政治危机,以及伊斯兰国(IS)和其他圣战组织的崛起,让利库德取得了优势,并利用了以色列公众(尤其是那些右翼的传统选民)对安全的忧虑。

新联盟,老危机

联合政府的组成还未最终确定,但是内塔尼亚胡将设法与极右派和宗教势力组建一个所谓的「天然盟友的政府」。理论上,「天然盟友」联盟可能比上届政府更加稳定。但实际上,它只是个脆弱的、不受欢迎的政府。选举前一个半月,我们社会主义斗争运动(Socialist Struggle Movement)发表声明称:「利库德-班尼特-哈勒丁所组成的更加右翼的政府必然在国际更受孤立,令巴勒斯坦斗争升级和以色列社会动盪。」

当然,我们无法准确预测事件发展的速度,也不能低估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广大阶层因内塔尼亚胡胜选而出现的失望和低落,但是新政府的蜜月期不会很长。

内塔尼亚胡在选举前几天发表讲话,表示在他任内绝不会成立巴勒斯坦国家,然后在更受国际孤立的局势中开始了第四个任期。西方帝国主义政府担心,内塔尼亚胡一直拒绝考虑任何较大让步,会在未来引发冲突。

对于住在西岸佔领区和被包围的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群众来说,选举结果减小了他们对以巴和谈的支持。内塔尼亚胡散佈种族主义谣言称「阿拉伯人」在投票,他还要求承认以色列是犹太国家——也就是说佔人口20%的巴勒斯坦人所能得到的最好结果就是被「包容」。这些都表明,从他那裡巴勒斯坦人除了更糟的状况,什麽也得不到。这种打算会为新一轮群众反佔领起义铺平道路。

目前的经济趋势似乎会迫使政府对生活水平和有组织的工人进行新一轮打击。这将推动工人和青年展开进攻和自卫斗争。将要组成联合政府的政党已经计划进一步打击民主权利和公民自由,并制定反阿拉伯-巴裔的新种族主义法案。

在阿拉伯-巴勒斯坦人的城镇和社区,联合名单所获选票有所增长,表明群众渴望改变,渴望一场有效的斗争以反种族主义和歧视。现在,这个溷杂了左翼和保守派分子的集团还有其局限性,但支持它的选民和活动分子十分期待向这个方向前进。

联合名单领导人艾曼‧奥德赫(Ayman Odeh)已经号召倣傚马丁路德金的美国民权游行,开展一场上万名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参加的平权游行。对于在以色列组织群众运动遏制内塔尼亚胡新政府来说,此类行动会是一个好的开端,特别是如果它能围绕着普遍的民主权利和更广泛的社会诉求(福利、住房、生计与和平)组织起来。

社会主义者将努力帮助建立这样一场运动,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还会呼吁用社会主义的方式摆脱以色列资本主义所孳生的民族压迫与阶级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