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正在硬着陆!」

2015年5月8日 下午 10:20Views: 726

疯狂股市及水份GDP数字都不能掩盖经济困境的现实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对于中共独裁政权来说,2015年是一个危险的一年。经过了数年的高速增长,加上依靠债务推动的全球最大建筑潮,今天中国经济面对多方面的严重问题。产能过剩、通缩、房价下滑以及地方政府债台高筑等因素都拖累着经济增长,而有几种算法都显示,增长已经减到龟速。

对任何政府来说,经济都是非常重要的,但对中共政权尤甚。中国政府依靠恐怖的国家镇压,溷合持续而急速的经济增长来维持统治。从1980年到2012年,每年平均的GDP增长达10%。去年,官方的GDP增长率为7.4%,而今年的目标更下调至「7%左右」,李克强甚至说要达到「并不容易」。更大的问题是,这些GDP数据几乎都是假的,而真实的增长率要更低很多。硬着陆的定义一般指「增长由双位数跌至低下的单位数」,而经济学者们也警告,中国正处于或濒临硬着陆。

这就是为何最近有一连串货币鬆绑政策、减税和其他刺激方案。政府早前推行收紧货币政策来「去槓杆化」,即减轻经济对债务的依赖,现在似乎逆转了。四月末,从政治局召开的会议可见,虽然中共大力宣传经济重组和改革,但现在短期内会180度退却,而会实行刺激措施,即使会令现已严重的债务水平进一步恶化。《人民日报》报道了这场会议,指政府似乎会重施固技,意指依靠债务出资投资,并进一步刺激正在下滑的房产市场。

自11月以来,政府两度调低息率,并两度减少所谓银行存款储备金比率(即银行必需持有的现金数量),这是为了在银行系统内注入新的资金。未来还预计会有更多的鬆绑政策,而政府圈子裡愈来愈紧张。「北京可能没有按下紧急掣,但他们似乎想确保它能正常运作。」金融网站《寻找阿尔法》的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去年这段时间,中共统治者令经济放缓相对乐观,并告诉我们这是刻意设计而并不可控制的局面,而且这局面可以帮助经济由严重依赖投资的情况,转至依赖消费的可持续增长。但是,现在经济的「控制内的放缓」和「再平冲」似乎脱轨了。

在2月和4月的两次降低储备金比率,代表相当于1.8万亿人民币的资金被投入了银行系统,希望能够流进并带动投资和房屋销售。但政策至今未能成效,而这显然也是四月政治局召开会议的因由。建屋量及工业产能已经饱和,利润下滑,即使信贷变得更廉价,主要公司也不愿意投资。早前股市颁布新规则,激起了在美国及海外市场的中国股票期货急速下跌,刚好在及后48小时后,即4月19日(日),人民银行决定降低银行存款储备金比率,似乎要在中国及深圳在星期一开市前支撑市场。「北京可能没有按下紧急掣,但他们似乎想确保它能正常运作。」金融网站《寻找阿尔法》的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这是已知范围内政府和央行首次如此直接介入去拯救股市。

Stock market: What goes up...

股票市场节节上升

股市疯狂

中国主要的商业银行,虽然牢牢地控制在中共手中,却拒绝将新的资金投放到政府属意的地方。取而代之,新的资本都流入了股票市场,令股市市值在过去六个月上升了80%。

小股民涌入市场,仅在四月最后一星期就有超过400万个新帐户开启。约40%的股票现在是通过信贷购买的,人们卖出房屋加入股市「挖金」战。根据经济学家谢国忠表示,过去六个月有超过2.5万亿贷款进入股市。中国政府早年推行大规模刺激方案,大量大白象基建及房屋兴建起来,造成了今天的债务危机,但今天的刺激政策完全没有带来生产,只在股市製造数字上的财富。

政府利用新的调控政策(例如最近一次放宽的政策就在4月13日,政府取消每人只可申请一个股市户口的限制),加上强大的媒体宣传来鼓励炒风。但现在「孖展」交易数字急升,显然令其十分恐惧,但又害怕禁止炒卖会造成市场崩溃,因为这会令现时脆弱的经济走向全面萧条。

对中共来说,股市上涨虽然有其风险,但也是利好消息,因为可以缓冲房地产泡沫爆包的冲击,而且可以将股市发展为渴求信贷的公司提供另一个信贷来源,尤其是私人企业。这些公司现时依赖影子银行业,而北京希望勒住影子银行业,遏止其对整个金融系统造成的风险。但政府政策境况愈来愈糟,由于股民从银行储蓄提款加入股市赌局,因此股市吸纳了银行的流动资金,迫使央行进一步放宽政策而催谷信贷,避免流动性危机。

根据《福布斯》的中国富豪榜的最新估算,在中国拥有超过十亿美元身家的富豪或家族从去年10月的242个急升到今年4月的400个。平均来说,过去半年每个月中国就有25个人加入其行列中,这是由于过不断飙升的股票价格。于此同时,今年的预测工资上升幅度是十年来最低的,而罢工事件亦越加频繁。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所谓改革,其阶级本质如同世上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一样,都是保护企业的利益,而将危机的重担强行加诸工人阶级身上。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是最公开的自由主义者高官之一,他于4月24日公开发表了一段不寻常的演说,指中国「在未来五至十年有一半机会落入中等收入的陷阱」,并呼吁更彻底打破劳工法例,令老闆更易解雇工人。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于世界银行流行的概念,指一些国家发展至一定水平然后停滞,例如南非及巴西。楼继伟的演说于网上被广泛讨论,因这可见政府打击工农收入和法律保障的企图。

股市价格的飙升显然脱离经济「实体」的状况,到某个点就一定会爆破。譬如,中共喉舌《人民日报》集团的股票在过去六个月就上升了67%。现时中国创业板上的股票交易水平是15年前美国dotcom崩溃前纳斯达克的两倍。一些评论指出股市泡沫的出现,对由信贷驱动的经济来说,往往是景气不再的最后阶段,正如1989年的日本,甚至是1929年的美国。

法国巴黎银行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股市上涨与宏观经济没什麽关係,差不多所有都是自给自足式、槓杆刺激式、零售购买式的狂热。」该报告又警告:「但股市攀升愈久,调整的规模似乎会愈大。由孖展债务催谷起来的股市泡沫不能持续膨涨,但中国当局愈来愈难以承担让其爆破的后果。」

Does Li Keqiang keep two sets of books?

李克强的帐本有多少份?

真的有7%吗?

政府採用「新常态」来形容如今的经济放缓。这个词的关键是「常态」──用来突显一切正常,经济没有脱离北京的控制。当然,这个控制的程度是可以争论,但更准确的说,政府只是在一系列的冲击面对作出反应,因而被迫着推行左行右转的政策。而经济却不断深陷通缩危机,这是由于非常严重的产能过剩和债务水平,使得刺激无效果。

对中共政权来说,每年的GDP目标是其权威来说,因此最重要的数字。但官方GDP数字常被视为造假。「有怀疑缺陷是因为伪造数字而不是数据搜集的问题。」《华尔街日报》报道。有个传言愈来愈广泛流传,政府有两本数本,一本是公开的,用来瞒上欺下;另一本是纯粹内部使用的,后者是真实的纪录,让政府可以更准确决策。

大和证券(Daiwa Securities)驻港办公室经济学家赖志文向《路透社》评论:「如果你看看第一季的数据,出口不景、工业生产疲弱、固定资产投资大大减缓、零售软弱,那麽实际GDP又怎能仍会是7%呢?」

克强指数是李克强依靠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及银行借贷作为经济指标的依据,他认为这比官方GDP数字更准确。如果採用「克强指数」,中国的实际增长远远低于7%。例如首季用电量只是比上年增加0.03%,是自2008年末中国受全球经济危机冲击以来最弱的增长。即使政府推出措施改善能源效能和减低工业污染,但也不能解释用电量停滞,可见经济急速放缓。更夸长的是,铁路货运量在首季减少了9%。

位于伦敦的顾问公司Fathom利用克强指数分析中国第一季的经济,指中国经济现时较接近3%多于官方的7%。Fathom的Erik Britton向《英国卫报》表示:「中国正处于硬着陆。」(2015年4月13日)

ChinaGDPGuessingGame_0

房价下滑

过去七至八年,中国房屋市场及物业投资曾经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器,比出口更重要。去年房产投资开始急速放缓,不只令钢领、水泥及建筑设备的需求下跌,也令过度槓杆化的房产开发商及与之关连的影子银行「投资产品」面临违约风险。 中国有一半的债务连繫至房产业。即使楼价在跌价后稳定下来(这已是政府最近减息及刺激方案下最乐观的结果),但仍会令工业产能过剩恶化,造成金融系统的压力。

中国房价下滑,已经为全球经济製造了巨大的副作用,特别是对澳洲、巴西、智利及非洲国家等矿产输出国。在2000年,中国消耗全球金属产量的12%,过去几年升至50%。房产投资自1998年以来平均每年上升20.2%,是中国平均GDP升幅的2倍,但在2015首季升幅只有8.5%。

自1998年大量房屋私有化打开市场以来,现时中国房产下滑的程度是最严重的。去年平均房价下跌6%,此前都是双位数增长。房屋销售量跌幅更大,首季跌幅是9.1%。地方政府的土地销售跌幅更厉害,首季比去年同期下跌32%。房产开发商却步,有些开发商承担的存货量可以是未来几年也卖不完。根据陈志武在《外交政策》杂誌(2015年4月30日)写到:「在2014年末,中国正在建筑或有人居住的新建房屋总面积达到约750亿平方英呎。即使需求是处于平稳,也要五年才可卖出这些面积的房屋。」

土地销售一直是保持地方政府偿还能力的重要支撑,佔去年地方政府收入的46%。因此,房价下滑会带来连串公司违约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现已严重,但这会带来新一输危机。根据最近一次(2013年6月)官方的核算,地方政府的总债务达到17.9万亿人民币。因此新一次的核算要延迟完成,因为北京感到有些报告造假,命令地方政府重新计算。报告的信誉较高的《财新》杂誌指,地方政府现时真正的债务水平达到40万亿人民币。

《金融时报》(2015年1月12日)报道,地方政府通过他们控制的投资工具,从中自己买自己的地,从而拿取更多债务去弥补预算下降。这些假交易是地方政府维持地价的危急手段,因为地价下跌会产生连锁效应,地方政府会更难还债,而且更难再次借贷。

这令北京政策面对两难,因为它一方面去槓杆化,另一方面想维持足够的经济增长去避免债务违约不可控制的浪潮,防止触发金融危机。国企银行现在愈来愈按自己本子办事,不理政府。根据《路透社》(2015年4月20日)的报告显示,主要银行中没有一间通过北京最近支撑楼市的政策,包括降低按揭利率,放宽购买第二间房屋的限制。各大银行显然没有信心楼市短期内会復甦。「银行寻找高回报的投资,因此宁愿在股市投资。」一名深圳房产开发商向《路透社》表示。

59c83094-c7ee-4ee5-92b1-c650b0efff31-620x544

债务陷阱

《社会主义者》杂誌及工国委(CWI)中国支持者长期警告,现时经济危机不只是经济放缓或者週期性调整,而是一连串难以解决的危机,而中国与日本在90年代初房产及金融泡沫崩溃有很多相同的特徵。日本的危机令其陷入数十年的低迷、通缩(令债务偿还问题恶化)及「僵尸企业」(因为其债务成本很高,令经济总值减低)。这情况在中国经济的一些地区及一些行业现已存在。

中国最初表面上避开了2008年全球的萧条,通过以债务支付庞大的刺激方案,令经济双位数增长,从而希望避免1930年式的大萧条。但是,从2009-12年积累起来的债务,其后果成为中国经济今天的梦魇。

根据麦肯锡公司于2015年2月的报告,中国债务在过去七年上升4倍,由2007年的7万亿美元上升至2014年的28万亿美元。这令中国的债务佔GDP比率上升处于282%的高位,比美国及德国更严重。中共政策的辩护者说,中国开发了新城市、新铁路和子弹火车,增长的数字「物有所值」,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08年后的刺激政策只是走向金融投机。虽然社会主义者明确支持必须的基建、房屋及城市发展,但中国的实况远远不同于中共所美化的画面。一项由中国政府研究员去年发表的研究指出,中国有总值6.8万亿美元的投资是浪费的,佔2009年以来中国所有投资的37%。

为了美化中共及其地方代表的形象,一连串好大喜功的建设项目出现赂贿和侵吞公款、抬高价格或计划差劣,令其远远超出预算。长江三峡大坝超支100%,而北京上海铁路超支139%。从2005年-10年,中国的铁路网络的长度扩建了21%,而乘客数量上升了45%,但同期的投资上升了518%。私人承包商包揽大多数建筑项目,当中抬高价格的行为猖獗。《财新》网上版报道,高铁从供应商以每张3万人民币购买椅子,向中国子弹火车供应椅子的上海企业「收取其他製造商3倍的价格」。可见为何前铁路部累积了2.2万亿人民币的债务,比希腊的债务总量更多。

产能过剩

今天经济正面对刺激方案遗留下来的债务问题。产能过剩充斥于每个领域。中国製造全球一半的钢铁(2014年为8.22亿吨),但閒置产能超过2亿吨,相当于美国每年产量的两倍。中国的汽车业全球最大,也面对类似状况。今年,中国汽车厂的製造量将超出其销售量1,080万架。閒置产能相当于两个日本(日本于2014年卖出550万架汽车)。

产能过剩导致通缩,出厂价格过去三年不断下跌,而今年下跌速度更快。中国官方的生产者物价指数(PPI)于三月下跌4.6%。通缩及「低通胀」令全球经济饱受折磨,特别是欧洲和日本。如果中国决定将人民币贬值,加入货币战争(即将国内的通缩输出至其他国家),全球的通缩压力将会加强。

货币贬值增加商品进口的成本,製造国内通胀,但由于中国货品价格在全球市场下跌,这将通缩压力输移至其他国家。至今中共政府一直抗拒这做法,因为中国希望将人民币国际化,从而挑战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地位。因此,北京需要维持稳定的货币。但是,危机正在恶化,这可迫使中国无视这些因素而推行贬值。这会令欧美等国走向保护主义。但即使这政策也会充满困难。

如果让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会加快中国的资金外流(过去两季已达到纪录新)。根据巴克莱银行显示,中国去年资金外流是俄罗斯的两倍,而俄罗斯受到美国为首的制裁。巴克莱银行估计,过去12个月中国有3千亿美元的资金外流(超过官方数字的三倍),主要是因为美元价格攀升,且预期美元加息。人民币贬值会加大资金外流,这会迫使政府实施更严格的资本控制,也就是与现时有计划的自由化政策走相反方向。这会引起财政恐慌及银行失控,令中国及全球资本家在恐惧中退缩。

历史性的危机

从中国的两难局面可见现时经济制度的疯狂之处,因为生产和投资并非为满足社会需要,而是为求利润。中国市场不能吸收自己的生产及建筑,因为大多数人根本不能负担高昂的价格。260万的外劳只是迫在临时房屋,而他们差不多有一半住在地盘或工厂棚屋。同时,中国估计有4,900万间空置房屋。

中共相信可以靠国家干预、贷款和合约去控制资本主义,为小收党官产生钜额利润,同时避免过度生产所造成的危机。2009年的刺激方案曾被全球视为「奇蹟」,但这令经济陷入今天的僵局,令中共领导总结──旧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走到尽头了。由于他们拒绝社会主义,因为这是支配中共的富豪家族的公敌,所以中共没有选择馀地,只能推动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变种市场政策,同时对专制统治不会鬆手。

北京准备推动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中,以金融业最为彻底。这也是为何中共鼓励炒风,同时准备计划扩大债券市场,让银行业向私人资本开大门。以腾信及阿里巴巴为首的网上银行兴起,加上李克强最近宣佈在近来成立的四大自由贸易区(广东、福建、天津、上海)取消通过银行从国外借款的限制,也是这过程的另一现象。金融体系的自由化,同时将人民币帐户自由化,是为了增加国企银行的竞争压力,令资本分配更依循市场并能产生更大利润。这也为很多太子党家族提供机会,他们很多已在高级金融世界中稳固下来,现在可以进一步暴发,并将其不义之财合理化。

在5月1日,中共令人等待已久的存款保险计划生效。这会复盖50万人民币,与很多其他国家的安排差不多。但在中国,这代表政府不再一定会拯救违约的金融机构(因为这始终会由国家的某一单位拥有,或与其有连繫)。计划生效后,预计北京会更大规模地让一些金融违约发生,只要是处于经济週边范围的违约是可接受的,同时继续拯救一些「大得不能倒」的银行和企业。但显然,这涉及巨大风险,尤其是不见得光的影子银行的贷款佔整体经济三分之一,未来有可能会出现计算错误,更多出乎意料的坏事可以发生。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ims to roll out big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一带一路倡议旨在推出大型基础设施投资。

同时间,习近平正推行着一系列野心勃勃的地区与全球计画,来展现中国的金融力量,并不断挑战着后退中的美国资本主义,但更重要的是要为中国过剩的水泥、铝钢和其他重工业产品提供新的市场。这就是为甚麽有所谓的「一带一路」计画──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就是为了建设贯通亚非欧的大型基建项目。这计画包括建造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输油管和港口,甚至在珠穆朗玛峰下兴建隧道,并将主要由中国企业建造,由中国的资金和货款出资。「一带一路」以及中国成立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亚投行)的另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将人民币国际化,也就是解除中国资本主义对美元叩头的束缚。因为美元是主要储备货币,佔全球政府储备的65%,美国有独有的能力去决定自己的经济政策,并将政策强加在其他政府。

因此,如果中国经济进入长期停滞,其内部矛盾、走向「日本路」的恶梦,以及经济若再衰退所引发的严重社会动盪,都迫使中国政府採取「大跃进」。这必然地会导致国际和地区间的竞争与冲突。过去全球资本主义促进了中国的急速经济增长,是由于斯大林主义在俄国和东欧崩溃后的特别的因素,以及亚洲资本主义急速(虽然自身不稳)的发展。但到了今天,资本主义的世界大饼不再扩大,反而正逐渐萎缩,而对于不同统治集团之间争夺大饼的战况只会越演越烈。资本主义正准备面临新一轮危机及国际灾难,只有中国及国际的工人阶级组织起来,提出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才可以结束资本主义的经济破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