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6週年:支联会烛光晚会沦为仪式?

2015年6月3日 下午 1:58Views: 633

六四应变成动员群众斗争的平台 结束温和泛民的垄断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在八九北京屠城后,全中国只有香港可以公开举行集会,控诉一党专政的残暴。

近年的六四集会都接近廿万人参加,是90年以来的高峰,而内地来港观摩人数也在上升。六四集会的人数多寡反映社会对政府的愤怒程度。最近,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称,不能保证廿三条立法通过后,要求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的人不会受检控。可见,六四集会多年来都是中共的眼中钉。

近年,支联会领导下六四悼念晚会受到连番批评,被指为行礼如仪而没有战斗性,也不能连繫至今天的民主斗争。温和泛民只把六四作为自己的政治本钱,但没有将其发展为一场有力的抗争运动,往往流于哭诉和渲泄情绪,没有推翻中共专政的纲领和愿景。由于没有具规模的战斗性替代方案,群众对推翻中共感到无力,开始寄望于中港区隔、独善其身的幻想。

June 4 candlelight vigil in Hong Kong.

六四维园烛光晚会

本土派策划退联行动,八大院校中有四间退出了学联。退联派攻击学联支持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纲领。本土派主张中港区隔,认为反对中共独裁与香港无关,幻想可以在中共统治下「保住香港」。

面对批评,支联会出版了《六四小册子》回应,但论据却十分薄弱。支联会认为,「建设民主中国是出于中华民族感情」,但中华民族主义往往是中共用以统治的手段,强调爱国因此需要维稳。习近平上台后,更要在国际上装扮成强人角色,强调要维稳。此外,支联会因此不支持中国少数民族的自决权,对于藏族和维吾尔族人民受到的压迫也隻字不提。

港英时期,泛民一直深信香港继承英殖的「法治民主价值观」,可以逐步改革迈向主。「我们仍可扮演重要角色…就是自由人民法治宪政民主的价值观,并争取在香港实现,以成功的经验提供示范作用。」因此,支联会持有中国自由派的观点,否定需要推翻中共独裁体制,而要让其自我改革慢慢开放。

此外,支联会长期被温和泛民政客操控,内部运作不民主,两年前有传出过很多组成团体只是挂名,让保守的领导层可以控制选举保持领导地位。这些组成团体看似来自不同背景,但实际上都是温和泛民各界别的组织,而一些政治立场更激进的团体则会受到排挤。

社会主义行动认为,温和泛民的妥协路线应该由更激进的革命力量所取代,但本土派认为「建设民主中国不是港人责任」的立场却是比泛民更为退步的。这不是道德义务,而是政治现实的需要。在一党专政底下,中共绝不会让香港多一点自治权,无论是香港独立还是民主中国,始终要连繫至推翻整个中共政权,因此香港寻求变革的群众必须连繫至中国内地的群众斗争。争取民权和抵抗镇压的斗争要扩散到越广泛的地区就越有可能胜利,相反孤立在一个城市或国家就更易被当权者镇压。从香港2013年的码头工人罢工,到今年较早五名被拘禁的女权人士最后被释放,都可见到基层民众的跨境声援是必须的。

六四集会应该变成一个动员群众斗争的平台,并开放让不同团体民主组织和发言,结束由温和泛民垄断的情况。此外,只有一个以推翻中共独裁及资本主义的纲领,才可将八九民运的战斗遗产延续下去,直至胜利。

Socialist Action stall on Tiananmen march, 31 May 2015.

社会主义行动于六四游行中的街站,2015年5月31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