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会否成为习近平最后的「老虎」?

2015年6月15日 上午 1:23Views: 268

前政法委书记被判无期徒刑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习近平虽然终于拿下他要的人周永康,但却不是以他所期望的方式。周永康现年七十二岁,身为中共前政法委书记。一反早前将会公开审讯的官方消息,他不但被闭门审讯,而且审判后三星期官方才公佈他的判决和罪名。

周永康最后于五月二十二日于天津受审,裁定受贿、滥用职权及洩露国家机密三罪,判处无期徒刑,并于六月十一日公开报道。从新闻片段可见,曾为最权倾中共且为人所畏的高官之一的周永康,现在满头白髮且显得憔悴。他于片段中承认自己的罪名,并表示不会上诉。

这做法跟对付同为太子党的薄熙来的差距甚大:薄熙来在2013年的审讯是半公开的,而且广受传媒关注。儘管周永康是习近平打贪运动中最大的「老虎」,当局却选择低调行事。这些打贪行动实为中共内部权斗及改组的举动,而非真正为抑制猖獗的贪污风气。就成效来看,这个运动并没有成功,亦无法成功。根据柏林的国际透明组织资料显示,中国于去年在国际贪污状况列表的175个国家中,从排名80下降至100。然而,中共的内部报告却显示,从2014年起,每三个官员就有一个涉贪,当然这数字也是低估的。换句话说,要真正打击贪污问题,就需要拘捕上万无数官员,而习近平显然没有这种意图。

周永康案被以低调手法处理,甚至没有成为官媒的头条新闻。这处理手法引起许多对习近平下一步的揣测。他打击传统势力集团的行动是否遭到了愈来愈大的阻碍呢?而这样是否代表习近平将减缓甚至暂停「打老虎」行动?伴随着外贸下跌和近月的财政压力,经济衰退的警号是否逼使习近平需要首先将焦点放在维护党国机器的稳定?这些状况都不可排除。

B计划

英国诺汀罕大学的中国政治学者曾锐生先生表示,是次裁判显示许多人高估了习近平的控制能力,「习仍然强势和自信,但并不如我们所认为的程度。」他指是次的闭门审讯是习近平的「B计划」,否则他应倾向于更为公开的制裁,以提高自己的声望,并对党内潜在异己发挥杀一儆百的作用。

官方解释,是次闭门审讯是因为周永康案因牵涉国家机密,所以不能公开受审,有别于许多评论者原本推则,审讯将分为半公开(只限指定国内媒体)及闭门两部分。有鑑于上次薄熙来审判过程中不跟原定安排,中共政权似乎另作考量。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虽权力比周永康小,却比较受民众欢迎。在审判期间,他曾撤回自己的口供,作出了强硬的辩护。此举动获得了公众的支持,但当然如其他国内的审判一般,最后裁决早已内定。

根据媒体报导,周永康所犯的是严重贪污,但这不是他下台的主因。真正原因是他在2012年第十八次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上与薄熙来等人,例如胡锦涛的心腹令计划和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已在三月份逝世)合谋反对习近平出任总书记一职。他们四人被称为「新四人帮」。而且,周永康作为前政治局委员,这头「大老虎」一旦被打下,即代表一个警告:没有人可以越过习近平镇压的范围。

这次反贪腐运动是中共史上牵涉范围最广的,将最少100名副部长级或以上人员,以及超过40万名低级「苍蝇」拉下马。这运动被习近平视之为在党国机关内的利器,藉以消灭现时或潜在的政敌,并宣示自己为「强人」。情况彷如十年前俄罗斯普京总统发动「反寡头财阀的战争」去巩固自己的控制权,并将权力重新集中到俄国国家手中。凑巧的是,习近平仰慕普京一事是人所共知的。

然而,基于种种原因,习近平至少在现时似乎后退了一步。周永康案经过了两年时间,很多评论员都很惊讶为什麽他不用接受公开「拷问」,而他只被判无期徒刑而不是外间预计的死刑或死缓。明显的是,当局与周永康达成交易,以换取他认罪。在这种高调的反贪案里,这非常普遍。问题是对于中共政权来说,她付出了什麽代价?

今年较早前,官媒指控周永康为「叛徒」,而中国高级人民法院亦提到周「搞非组织政治活动」。一份政治局文件更是第一次正式指出中共党内派系的名称,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是,习近平「政治化」其反腐运动,公开承认在这个「团结」的中共内部存在派系权斗。不过以上这些指控(派系主义──薄熙来打击习近平的阴谋)也没有被放到判词之上。这些指控是用来向周永康施压,令他接受交易去换取自己的性命和减轻家人的刑罚(仍有很多被收押中)。

与之前的案件一样,周永康的经济犯罪在审判中被低估。这是刻意误导公众,令人低估官员贪污的规模。另一方面,轻判亦反映出中共一方面以反腐运动作为重整党内权力平衡的工具,却又恐惧运动会曝露党内领导的犯罪记录。根据最近《新华社》报导,周永康的党羽前中石油董事蒋洁敏和前中共四川省委副书纪李春城被裁定贪污,揭露出他们裙带下累积的贪污总额高达21亿4,200万人民币,然而周永康的贪污金额却只有73万1千人民币。

另一方面,一个关键的证人──亿万富翁曹永正(又名「新疆三大仙」),这名气功师深得周永康的信任。曹永正向法院讲述周永康曾给予他六份文件,当中的五份是绝密文件。曹永正这电影航的角色显示了更深远的现象──正当腐败激增,富有的菁英与多数的穷人的鸿沟愈来愈大,中共高官愈来愈靠占卜通灵「指点迷津」。正如北京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胡星斗所说:「通常职务越高,官员越迷信。」2013年被裁定贪污入狱的前铁路部部长刘志军,曾为了工程施工日期而谘询风水师,这事是广为人知的。儘管曹永正如此迷信,但去年他在逃往台湾的途中被拘捕──似乎这是他始料不及吧!

周永康被判处终身监禁

周永康被判处终身监禁

习近平被迫后退?

围绕着周永康案的因素提出了一个问题──习近平下一步如何走。有可能是,在经济危机加剧和党高层内部紧张的局势下,迫使习近平将减慢清洗的步伐,缩窄清洗的规模。统治精英之间的斗争,可从上星期陈云长女陈伟力的公开讲话中看出。陈云是中共元老,曾任中央纪委监察部主任,长女陈伟力最近高调力挺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根据《南华早报》引述,她说:「习近平是在保住江山,不反腐江山就完了。」习近平感到有需要用陈伟力这些太子党人物去反腐运动护航,可见反腐运动正面对强大的阻力。

最近亦有猜测,几名前领导将会成为被清洗对象,当中包括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温家的总资产令周永康看起来不值一屑)、前总理李鹏(六四屠杀的懀子手)及其后裔,甚至前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江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的嫡系人马,而他们亦是中共内最大派系—上海帮。清洗他们如同在党内发动「内战」一样。只有时间验证一切,唯一可以清楚的是周永康案后,反腐运动在短期内会降温。短期内的清洗对象有可能是胡锦涛的心腹令计划和前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郭伯雄。虽然现时有报导说令计划在狱中患了精神病,而郭伯雄亦有传他癌症病情严重。因此,两人都可能不能受审。这因素增加了习近平的压力,令他本人及盟友要在这适当时机终结周永康案,然后开始让反腐运动冷却下来。

一名美国教授Andrew Wedeman 专研究中国贪腐。在6月21日,他向《纽约时报》说:「你必须寻找方法去维持平衡。」「当党达到某一程度,是有需要调整它的规模,不可以不断地指控更多的老虎,同时不影响整个党的团结性。」

中共步向末日?

反贪腐运动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削弱中共党内「老臣子」的势力。这势力一直困扰着前总书纪胡锦涛,各派系老大(通常有其地区势力)如同以前的军伐割据一样,令中央施政陷于瘫痪。习近平通过反腐运动,加上在外交政策上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号(例如是在中南海的冲突和其他纠纷),尝试製造个人化的独裁体制。这样做他摒弃了邓小平时代互相制衡的集体独裁模式。邓小平当时的做法是为了防止如毛泽东后期执政时纷乱的局面。因此,显然习近平独揽大权的做法,一方面是因为需要极端措施去防止政权倒台,避免革命爆发,但另一方面这也可能造成强烈反弹,伤及他自己。

一名中国的长期观察者,美国人David Shambaugh指出这些危机。他在《华尔街日报》的专栏版上执笔,激起热烈讨论。他推翻自己一直对于中国独裁制的乐观前景,并表明现时习近平的「专政是严重威胁中国的制度和社会,并将会走近爆发点。」Shambaugh 曾是一名倾向北京的人士,但他最近因为有以下预测而被中国官媒攻击:「中共已开始步向末日,而且这过程走得比很多人想像般更远」。

现时中共发现自已站于一个长期不安的领域。经济放缓,地区性和全球性的冲突日增,加上社会底层的动盪所引发起的罢工和大型抗议,对政权构成压力。过去两三年中共党内高层「有反腐特色的权斗」是源于自这些压力。资产阶级评论家除了提出中共要从上而下实行「政治改革」外,并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但实际情况是中共领导层惧怕一丝的变革也会如洪水块堤一样,引致革命爆发。Shambaugh 所勾划出的末日预警并非空想出来的。我们现时正在亲历中国严重的危机,但只有工人阶级以民主和社会主义作为政治纲领行动,才可以带来真正出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