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艰巨时刻?

2015年6月27日 下午 6:29Views: 144

工人和穷人无法承受更多的灾难性紧缩政策

尼尔.穆赫兰道(Niall Mulholland)

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政府与以欧盟及IMF为首的国际贷方的对峙将达到高峰。五年来,代表国际金融资本的贷方,令希腊人民受尽紧缩政策之苦,将其生活水平降至“亚洲级”水平。今年一月,激进左翼联盟在大选上台,提出抵抗经济勒索及停止紧缩政策的纲领。但不幸的是,激进左翼联盟没有动员群众为社会主义政策而斗争,也没有打破银行家及大资本家的权力,反而寄望于与欧盟达成妥协。

在六月底,激进左翼联盟提出新一个“改革方案”,藉此解封被贷方冻结的财政资金。这方案包括削减经已萎缩的退休金,增加销售税以及其他紧缩政策。这只是轻量版的削支方案,经济负担仍然落在受尽苦难的希腊群众。但在这场马拉松式的谈判里,欧盟领袖及金融家拒绝这个提案,并要希腊政府削减更多开支。这令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于7月5日召开公投。形势可能会再出现曲折,因为这已成为国际边缘政策的复杂游戏,当中希腊可能会脱离欧元区。假设公投顺利进行,社会主义行动在希腊的姊妹组织“新开始运动”(Xekinima)呼吁投反对票,为拒绝削支表态。

下文于2015年6月10日首次发布,解释希腊政府与希腊左翼势力正面临严峻的选择──要么采取战斗性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要么被关在欧盟/IMF的牢狱,受无尽的削支酷刑。

 

希腊脱欧即将来临吗?最近希腊似乎又向债务违约和退出欧元区迈进了一步。雅典当局正在努力与欧盟、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三驾马车——达成协议,从而获得超过7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

由于资金枯竭,希腊只有在6月底之前取得资金,才能避免违约。但是它的债权人把残酷的条件(更多紧缩政策)当做达成任何协议的前提,激进左翼联盟政府至今尚未接受。

三驾马车要求削减养老金、“改革”劳动力市场、提高增值税以及进一步削弱福利制度。而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 Tsipras)的反提案被三驾马车断然拒绝。

由于三驾马车傲慢的新殖民态度,希腊政府宣布不会支付于6月4日到期的3亿欧元债务,而是在本月稍晚时将它与对IMF的其它债务“打包”偿还。

高度紧张

当G7峰会召开于德国时,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以激烈的言语攻击向齐普拉斯做出回应,表明三驾马车和希腊政府之间的关系已经高度紧张。

来自统治精英和国际“市场”的巨大压力要求齐普拉斯和三驾马车达成协议,但是与此同时,希腊工人阶级和激进左翼联盟内的左翼愤怒地反对紧缩政策。

根据官方数据,三分之一的希腊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实际数字超过50%)。而且从2010年以来,希腊平均家庭收入已经下降了40%。

齐普拉斯和三驾马车在争论希腊的财政盈余到底应该有多少。但是算上利息,该国的债务永远还不清。现时其债务是国民收入(GDP)的175%。

增长?

然而,欧盟机构内受到迷惑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家坚持认为,在未来五年内希腊经济平均年增长率几乎可达到3.5%,从而使负债比降至120%。

现在还有一种难以令人信服的观点,认为希腊也许能够重新利用金融市场来筹集资金,即便三驾马车进一步强加的紧缩会再次破坏希腊经济。

BBC的罗伯特.佩斯顿(Robert Peston)估计,即便根据三驾马车荒唐的增长预测,希腊公共债务也要经历五十年紧缩才能降到“可持续”水平。

连IMF也看出来这种预测有多滑稽。据报道,它曾施压要求取消希腊的部分债务。

但这个意见遭到欧元区大国——尤其是德国——的反对。德国认为免除希腊债务将导致其他债务国,例如葡萄牙、西班牙和爱尔兰,要求类似的待遇。

在G7峰会上,美国总统奥巴马要求欧盟与希腊“和解”,尽管雅典当局要做出“一些艰难的政治抉择”。美国担心希腊退出欧元区会对虚弱的世界经济造成负面的连带影响。

白宫方面(以及德国和其他欧盟国家)也担心俄罗斯会趁机向希腊提供经济援助,并利用它对北约(NATO)成员国的影响来削弱西方势力。

greece_euro

希腊脱欧

希腊脱欧(Grexit)有可能现实,不管是出于“意外”还是计划。激进左翼联盟政府受着久经苦难的希腊工人阶级所施加的巨大压力,可能决定拒绝接受三驾马车的新指令,然后被踢出欧元区。

由于这种可能性,穆迪债券信用评级机构宣布希腊银行机构在5月份损失了50亿欧元存款,而且预计银行挤兑可能导致资本管制。

退出欧元区可以结束外部施加的紧缩,令希腊政府能够使货币贬值,并取消一大部分债务。出口商品的价格会降低。但进口成本的上升将给个人储蓄和生活水平造成消极影响。

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脱欧本身无法解决希腊经济和社会的任何基本问题。

尽管欧元区大国认为自己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希腊现在退出所造成的经济风暴会比几年前小,但他们仍然担心此事可能造成的政治后果:“欧洲一体化”和紧缩教条会遭遇极大的挫败。

除非齐普拉斯彻底屈服于三驾马车,给激进左翼联盟带来灾难性的后果,那么希腊和三驾马车就仍然可能达成另一个“折中”协议。

在这份协议中,希腊的债权人可能会减少他们的紧缩要求,并向雅典当局提供资金以偿还债务。“免除”部分债务的可能性也会提高。

不要“折中方案”

齐普拉斯已经威胁将此类协议付诸公投,或召开大选。但是对于希腊的工人和穷人来说,关于灾难性的削支没有任何折中方案。

在失败的资本主义制度之下,无论是否退出欧元区,大多数希腊人民都会面临无止境的苦难。

新开始运动(工人国际委员会希腊支部)呼吁激进左翼联盟信守选举前做出的反削支承诺,结束紧缩,采纳社会主义方案。

这个方案包括拒绝偿还债务;控制资本流动,国家专营对外贸易;将银行和经济制高点国有化,交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取消紧缩,为所有人提供能够满足基本生活需要的工作,以及免费、优质的医疗、教育和福利。

为了人民的需要而不是资本家的利润制定经济计划——对社会进行社会主义重组——将终结经济危机、贫困、失业和被迫的移民。

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在激进左翼联盟内外建立独立的阶级政治。这意味着组织群众大会,和在工作场所与社区中组建基层行动委员会。

有必要让工人阶级和青年积极参加斗争,反对三驾马车并争取社会主义替代方案。这将吸引全欧洲的工人和青年反对紧缩,争取社会主义欧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