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巿泡沫正在爆破吗?

2015年7月3日 下午 2:14Views: 872

六月份股市蒸发万亿,除了希腊,中国的股市为全球最动荡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只是想说,愿赌服输,本金170万加融资四倍,全仓中车〔中国铁路机车车辆集团〕,没有埋怨谁。”六月上旬,湖南长沙一名32岁股民在两天内输掉毕生资产后跳楼身亡,他自杀前在网上发放了以上讯息。他深信政府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定能成功,所以从“黑巿”用四倍的融资杠杆去作赌注,并将一切押注在这所中央国家企业铁路公司。

所谓的杠杆融资是在上年开始爆发,中国主要银行推出一大堆“投资产品”去养肥这只巨兽。就是这个原因令股巿在过去12个月内前所未有地暴涨起来,当然在更早前股市也有一定比例的泡沫。最近,中央政府对杠杆债务的程度显得非常不安,也担忧有潜在可能会造成更广层面的巿场崩溃。政府最近的打击措施是自六月中股票巿场大跌的主因(月底前差不多下跌了19%)。中国的股票巿场在最近几星期都十分波动,动荡程度仅此于希腊。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股巿“蒸发了1.25兆美元的巿场总额,等于整个墨西哥经济体的规模。”

准备爆破的泡沫

在六月初,中国股巿的上海证劵交易所综合股价指(简称上证综指)曾经冲上7年来最高价位,是自2008年1月以来第一次超越5000点。外间对这历来最大的“牛市”热烈欢迎,上海股巿一年内升了150%,深圳股市则差不多升了两倍。上海与深圳的上市公司总值暴升至超过10兆美元,仅次于华尔街。《华盛顿邮报》报道:“没有任何股巿曾经在12个月内如此巨额增长。”

很多评论者(包括《社会主义者》杂志)都预计泡沫将面临爆破。股巿与实体经济(如生产、投资和消耗)的情况对比来说是不相乎的,后者正在急速放缓。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政府的智囊团)认为第二季的GDP增长将会是6.9%,比政府的目标为低。而更多的独立评论员相信实际增长是更低的。

 

中国股市六月下跌19%

中国股市六月下跌19%

根据最近几月数据显示,通缩(即价格下跌)持续地束缚着中国的经济,这会对未来愿景带来负面影响,包括公司盈利下降、消费下降和加重债务负担。虽然中央银行在七个月内连续三次减息(正当本文刊登时第四度减息),又推动不同纾缓措施去为负债公司减压,但由于通缩借贷成本继续上升。中国非金融公司债务的还利息成本已经相等于GDP 的15%比率。而国家债务是GDP的280%,这数字是希腊是两倍。

这庞大的债务负担令北京放任股市暴涨,去为过渡杠杆的公司提供资金,也减少银行承受更庞大债务的压力。过去一年,中国透过学习其他国家政府的经验,大规模操控股巿。

去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了刺激股巿,从政府的养老基金调动1兆美元到东京股巿。在1998年,当时数月内下跌了50%的股市,几乎引发了一场货币危机,香港金融管理局大规模托市。北京就曾经为了制造股巿暴涨,改变金融规管措施(例如2012让杠杆融资合化法),又动用官方媒体大肆唱好托巿。这些措施的效果是大规模刺激投机。

绝望中的政策

北京希望利用暴涨的股巿提供资金,从而为负债累累的国企融资,可见政府越来越陷入绝望中寻找拯救中国经济的方案。国有银行自身也需要注入资本,不能再承受这些负担。为了这个原因,股巿必须继续吸引新的“投资”来源,尤其是从私人资本上。这也是为何北京加快对外资开放股票和债劵巿场,进行具野心而“可控”的自由化。一个对外国投机者开放泡沫股市的会增加人民币及人民币资产在全球金融体系的使用率,藉以帮助北京保障在全球外币储备上的优势,更可以减低对美元的依赖。

可是,政府打击杠杆贷款,反映它恐惧狂热的股巿投机正为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多次降低利率以增加流动资产,却不能刺激投资或房屋销售,反而是令股巿泡沫增加起来。国企海通国际证劵集团最近发表报告,指出“资金从实体(经济)流入而进入虚假(的金融资产)。”

北京正处于两面的危险,一方面是不可控制的泡沫,另一方面是市场崩溃(市场崩溃会蔓延至更广泛的经济层面),因此政府的行动就如一个反复踩油又煞掣的司机。这就是为何人民银行在6月27日(星期六)再度减息0.25%,令利率降至历来最低水平,并将银行存款准备金比率降低50点子,明显是为了避免股市爆破。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经济学家沈建光向《金融时报》表示:“如果他们不作出行动,星期一股市会出现恐慌。”

影子银行-又是它!

股市泡沫为影子银行业开拓了可图利的领域、北京一直竭力抑制影子银行,避免它促发更广泛的银行体系崩溃。正如在湖南男子自杀的案例里,影子银行提供的杠杆债务水平超过了政府的限制(不能高于借贷人资本的100%),满足了高风险股市赌博的需求。据官方数字,杠杆债务由今天初的4,030亿人民币,上升至6月份的2.2兆人民币。虽然即使这翻了五倍的情况是值得关注,但据《金融时报》指出,这数字只是冰山一角。今天在股市的高杠杆赌博是源于新一系列的“理财产品”,由银行及信托公司以“结构存款”的形式售出。即使以华尔街“财务巫医”的标准来说,这做法是相当惊险的。过往中国的债务危机是由不可靠的理财产品来驱动,这些产品连系到基建等建筑项目,往往是不理智且建基于高估的地价,但新一系列的理财产品是完全是建基于即将爆破的股市的赌注。

北京股市赌场会引起严重的社会反弹。官媒报道,2015年1月初至5月底,全国新开设了3,300万个新帐户。在媒体大肆宣传下,无数中国平民投入市场。有些业主售卖自己的房屋,兑现投入股市,甚至农民及移民工都加入炒股行列。瑞穗证券亚洲有限公司的调查指出,十个大学生中有三个有炒股票。这是传销的典型现象,市场会逐渐虚耗并内爆,新加入股市的人沦为最大输家。大企业玩家已经从股市泡沫中存起大量金钱,他们有能力玩得更谨慎。他们也能获得政府的内幕消息,普通股民而不知的。

中国股市狂热是经济灾难的先兆。这场灾难是由钜富云集的一党专制政权造成的。只有群众斗争和社会主义政策才能以公众利益为依归来重组经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