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反对票的胜利震动全球资本主义

2015年7月8日 下午 1:14Views: 68

从公投的地震见到工人阶级大胆欧盟及希腊

新开始运动(工国委希腊)2015年7月6日社论

7月5日希腊公投出现压倒性的结果,61.5%反对接受欧元区领袖的要求,只有38.5%接受。希腊统治阶级、大众传媒、欧盟机构乃至国际统治阶级都为赞成拉票。

根据民调,85%年齢24岁以下人士投反对票,71%公私营部门工人投反对票,72%失业人士投反对票,87.3%激进左翼联盟支持者投反对票。重要的是,虽然希腊共产党领导层决定投弃权票,但86.9%希腊共产党(新斯大林派)选民投下反对票。

希腊媒体发动了前所未有的舆论宣传,呼吁投赞成票。加上希腊政府在前几周的所谓“谈判”里犯下不堪的错误,令希腊的银行在公投期间关闭,间接帮了欧盟一把。

大量的反对票令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获得了强大的民意授权。但是,齐普拉斯运用这个结果的方法至今只能惹起担忧。齐普拉斯的第一个措施是,叫希腊总统在“国家团结”的名义下召开由主要政党领袖(除了金色黎明)组成的“国民议会”。第二是要求财政部长瓦鲁法克斯辞职,希望藉此安抚三头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及IMF)。这些措施都不是希腊群众授权及期望齐普拉斯及激进左翼联盟做的。

新开始运动(工国委希腊)认知到公投的历史意义,并在公投期为反对票拉票。新开始运动在五天内派发了10万张传单,售卖了2,700份公投特刊。

赞成派散播的反动及谎话宣传、恐怖谣言以及公然的大话及讥笑,比之前任何一次更多。在上星期公投前,他们挑衅地违反所有选举媒体法例,全无客观性地宣传自己的立场。全球的统治阶级都一起企图恐吓希腊工人阶级,令他们投赞成票。

反对票是清晰的一票,而且是阶级分野的。反对票不是由全希腊人投下,而是由希腊工人、穷人及部分中产阶级投下,以反对希腊富人及资本家的赞成票。

国际主义的反对票

在公投前的三天,全欧洲有250场抗议及集会声援希腊工人。不论在希腊还是欧洲各地,近代史上从未出现过这状况。

再次清楚看到,现在存在两个“欧洲”。一方面,是属于富人、跨国企业和欧元区政府领袖的欧洲;另一方面,是属于工人、失业者、穷人和年轻人的欧洲。

反对票获多数是一场胜利,打开了新的一页,并推进了欧洲及国际工人斗争,为新一轮阶级战争作准备。

对“妥协”和“务实”的尖锐指责

有些左翼常常重覆一点,指与三头马车的决裂和坚定的群众斗争会令左翼从社会上孤立起来,但从反对票的胜利,可见这是错误、不具历史性、不现实的看法。

公投期间激进左翼联盟得到前所未有的支持,比当选前后更高。最后,支持者为了向三头马车战斗,离开“谈判”残局。

但激进左翼联盟政府一定要仔细看看星期日的公投结果。他们在公投前向三头马车作出不可接受的妥协。他们为了与希腊及欧洲人民的公敌妥协,接受在18个月内削减80亿欧罗的开支。

希腊政府不断退让而被迫入墙角,他们在最后一分钟才明白到三头马车的真正目的是嘲弄及羞辱激进左翼联盟,并要令希腊政府倒台。之后,希腊政府才决定面向人民寻求支持。

而且,希腊工人在今次战斗中保卫政府,他们竭力保卫政府的程度连政府自己也不能想像。

在反对票压倒性胜利后,希腊政府会否继续将幻想投放在所谓“合作伙伴”和不同的欧盟机构?会否坚定站在反对票所授予的立场上?还是激左联政府会为了留在欧元区,接受新一份备忘录及更多削支(虽然会比前任的右翼新民主党及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政府的削支温和一点)。

真相是,在资本主义及属于老板们的欧元区的框架下,激进左翼联盟不可能遵守他对希腊人民的宣言和选举承诺。

公投前夕,欧盟高层展示了他们真实、残酷、不人道和冷漠自私的性质。难道激左联政府会想这些所谓欧盟“伙伴”会突然改变,会同情希腊人民的困境吗?

齐普拉斯相信只要召开各大政党领袖的国民议会,解雇财政部长瓦鲁法克斯(因为三头马车借贷人的要求),就可以立即在反对票胜利后与三头马车和解?

如果这样做,齐普拉斯只会发出负面和混乱的讯息,令曾经努力为反对票拉票的希腊人失望。

如果希腊政府想与三头马车在新的备忘录的基础上达成新协议,满足他们的要求,将会背离希腊人民伟大在反对票上的表态。

新开始运动(工国委希腊)坚决拒绝削支,采纳社会主义的纲领(纲领内容另见本刊下一篇文章)。

标签: